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愿赌服输
    宁清秋兴致勃勃的说完话,也想通了道理。

    看着七夜,也不像是之前那么的略带抵触了。

    他确实是竭尽所能的在帮她。

    就像是刚刚的那一番指导,若不是真正的诚心,绝对不会做到这样的地步。

    她之前倒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但是——

    套用一句话,那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七夜心情也不错。

    只要是对她好的事,他总是不吝惜的。

    明远轻轻拍掌,脸上带着发自心底的笑意。

    眼前的这一幕,倒是让他想起了之前两个人相处的情景。

    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想来,却是弥足珍贵。

    只希望,宁清秋可以尽快的好起来吧。

    那他,也就放心了。

    “清秋,一段时间不见,你不只是修为突破,剑意练成,就连这悟性,也是毫不消减......”

    宁清秋有些讪讪的笑了。

    “过奖了。”

    她还是很谦虚的。

    只不过......

    明远怎么会知道她的剑意炼成的?

    难道说是七夜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告诉明远的?

    不应该啊,她今日遇到七夜之后,一直是没有离开他的身边,两个人堪称是形影不离。

    七夜没机会说。

    而且,这样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也不至于就要传音。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那就是明远自己看出来的。

    宁清秋就不得不怀疑一下对方的身份了。

    到底是何等人物,才能够在筑基期的时候就看穿她的武道意境?

    要知道,七夜不一样,他是一个就连陆长生都要甘拜下风的大修士,而明远,充其量,被大家一开始就看作了类似于七夜的小跟班一样的人。

    难道说......

    大家一开始就是看错了他?!

    也是,想一下,明远的身份来历就是不简单。

    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七夜这样眼高于顶的人看在眼里

    。

    至于说她自己,为什么会和这样的两个人牵扯在一起......

    宁清秋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原身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了。

    这样的话,一般都是有些什么了不得的背景的吧。

    不过这对于宁清秋来说不算是好事儿。

    确实,如果有一个非凡的背景的话,对于一个流落异世的少女是有好处的,但是——

    这也带来了更大的风险。

    要知道,若是宁清秋这个人本身家世不凡,那么就说明不是有厉害的爹就是有厉害的师父之类的......

    她生怕自己被发现。

    虽然说即便是在七夜和陆长生他们面前都没露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是全然能够放心。

    一来,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比他们厉害的修士,不过是数量稀少的堪比恐龙,不是那么好遇到的。

    二来,她认识他们的时候,都是以现在的样子认识的,身体不论谁的,至少灵魂是她自己的,但是若是遇到了她穿越之前的那些亲朋好友,那就是惨剧了。

    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目前,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旁边的目光,十分的探究。

    宁清秋没有转眼。

    她知道,是朝阳郡主。

    自从认识以来,她其实经常这样看她。

    就像是想要揭破她的面具和人皮看看里面的本质。

    开始时候,宁清秋还是不寒而栗,如今,已经是可以保持视而不见了。

    只要是她注意一点,和陆长生保持距离,作为元婴大修士的一个堂堂郡主,也是不会和她计较什么的。

    心有所属的女人,最最不好对付,但是同样的,她们也有很容易被看清和针对的一面。

    朝阳郡主的内心,其实是百味陈杂。

    宁清秋最开始,丝毫不在她的眼里。

    但是后来,因为陆长生对她的与众不同,渐渐地,朝阳郡主逐渐重视她,最终视为心腹大患。

    而这一切的改变,是在十分快速的一个时间里面完成的。

    直达今天,她才终于放了心。

    宁清秋有了一个找上门来的准道侣。

    要不是朝阳的修养还算是不错,早就已经是兴奋得不能自已。

    即便是七夜的出类拔萃天下无双让她有些隐隐的不悦,但是终究是别人家的事,只要是不和她抢陆长生就行

    。

    朝阳郡主这一生,汲汲营营,求的,不过是这一个人罢了。

    不说其他,但是绝对是陈得上一句痴情女子。

    然后,在今晚上,宁清秋又让她见识了一下对方的悟性。

    这里面,虽然是有着七夜的点拨,但是若不是宁清秋悟性非凡,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融会贯通。

    其举一反三的能力,着实令人惊叹。

    就连她朝阳,都是有所不及。

    她一向是自视甚高,但是还是不能够睁着眼说瞎话。

    宁清秋要是一直保持着这个水准,那么将来未必没有那么一天赶超她。

    朝阳郡主心里面,已经是升起了淡淡的危机。

    她从小到大,什么都要是最好,因为为了配得上他。

    美眸到底是没有在宁清秋身上久留,云荒九州,天赋绝伦惊艳一时的修士难道说还少了吗?

    但是最终又有几个人,可以证得大道?

    所以,何必杞人忧天。

    真要是等到了宁清秋成为元婴修士的那一天,说不定她已经是心愿得偿和陆长生在一起了。

    那个时候,心魔无碍,化神可期!

    朝阳,有这个信心。

    那边,轰然一声巨响。

    整个蕴灵湖掀起了滔天巨浪。

    水柱倒冲而上,就像是一柄晶莹的长枪,直直的朝着天空插去。

    月色瞬间在无尽的水花里面,支离破碎。

    星星点点,就像是银河落地,群星陨落,熠熠生辉。

    几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的交战中心。

    陆长生负手而立,衣服上都是无一处皱褶,看得出来,游刃有余十分轻松。

    他淡淡的启唇:“你输了。”

    司空摘星已经是成了个落汤鸡的模样。

    满头黑发都被打湿了,凌乱的贴在苍白的额头上。

    他眼神有些暗淡。

    但是渐渐地,又亮了起来。

    修士,本就是不断进步,不断挑战自我,这次输了,不还有下一次?

    只要是比以前的自己更强,那就好了。

    他吐了一口鲜血,唇角上扬:“好功夫,我甘拜下风,愿赌服输,这移形换影灯,是你的了。”(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