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火中巨兽,生死时速
    因为之前已经是经过了陆家修士的加持气息,所以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进入了平日里面绝对禁止外人进入的陆家禁地,镇妖楼。|

    进入的修士,都是随机的被传送到了一块独立的小空间。

    这里极少的人,是单独一个,更多的,就是被打乱了顺序的,随机凑在一起的一个小队模样,六七个人的、或者是十一二个人。

    宁清秋运气大概算是不好的。

    她单独一个被传送到了一个满地都是红色岩石,地底和岩石缝隙中间流动着炽热的高温度的岩浆的小空间。

    炼心剑提起,满脸的警惕。

    她伸手摸了摸心口的玉符,心里面安稳了一点。

    主要是一个人出行,没有人照应,还是面对着未知的妖族......

    很激动很兴奋啊。

    不过,有了个保命的底牌,那就是更好了。

    精致的云靴轻轻地踩在地面上,脚步就像是猫咪一样,轻轻地无声。

    这可是内的疾风靴,水火不侵,快如疾风。

    她这次出行,可谓是把全身家当都带着呢。

    “咔嚓——”

    没走多久,突然,地面就裂开了一道裂缝。

    就像是玻璃的中心开始裂开,然后就像是扩散式的龟裂了。

    她面色倏然一变。

    飞快的跃起身体。

    地面岩石轰然碎裂,漫天飞舞,同时,还有急速的从下方冲上来的火热的赤红色的“喷泉”。

    全部都是炽热的金红色的岩浆组成。

    炽热的温度,离得远远地,都几乎可以把她的身体烤熟。

    宁清秋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和身体,正在飞快的失去水分。

    这到底是哪一个大妖的领地?

    是的,这样的极端的领地,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小妖能够弄出来的动静。

    镇妖楼中,四季如春,正常的情况下,她看到的应该是和外界一般无二的人间仙境,而不是这个火红色地狱。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里生长着一头恐怖的火属性大妖,或者说它本来就是生活在岩浆中的生物,为了自己能够适应,就让环境改变。

    她越想越是心惊。

    该不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吧?

    这样的大妖,看来不可力敌,只能......

    避着走啊。

    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响起。

    整个地面这次不是裂开了,而是整个都是不堪重负的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

    就像是要被撑破的气球,下一秒就会变成碎片。

    宁清秋心不断下沉。

    她飞到了远处,注视着这边中心。

    然后,就是看到那火焰岩浆喷发的地方,首先,冒出了一根黑色的,大概有着两三个成人合抱大小的圆柱形,或者说,是倒立的圆锥形的物体。

    只不过因为它太大,而且顶端的宽度和下方也差不了太多,倒是有些像是圆柱和圆锥之间不伦不类的结合体。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它通体乌黑,上面以她的眼力,可以看见一圈圈的螺旋纹路。

    然后——

    整块地板被掀开,一头火红色的巨兽仰天咆哮。

    它赤红带金色的眼眸盯着宁清秋的方向,口舌张开,里面流出的,是比起岩浆温度更高的涎液。

    滴落在地面,几乎是瞬间就烧透了岩石。

    这里的岩石不必外面,长年经受高温岩浆的流动炽烤,耐热耐高温的强度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一种炼器材料,却这么轻易的就连它的口水都是挡不住。

    宁清秋浑身发寒。

    即便是在这样的高温环境,也还是低挡不住在心底深处散发的寒意。

    原来,之前那个黑色的怪异的柱体,就是这个怪兽的独角。

    这......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金睛兽吧?

    那可是火焰中诞生的恐怖生物,她......能不能行啊?

    眼前这头,明显是成熟期,绝对的金丹荒兽。

    或者说,金丹妖族。

    作为荒兽中的高阶血脉的传承者,金睛兽乃是天生的妖族,最最得天独厚的那一类妖修。

    他们不需要变形草,也不需要什么化形突破,只要是按部就班的修炼,他们会自然而然的在突破筑基期的时候,就可以化作人形。

    修炼,自然更是一日千里。

    眼前这头,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妖族。

    宁清秋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象眼前的恐怖生物的人型,她只是想要知道,自己待会儿能不能全身而退。

    炼心剑横举。

    她眼眸一凝。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面对这样的强敌,只能是抢先出手,看能不能带动对方的节奏。

    这样的话,这场仗,才会好打一点。

    虽然两方的实力悬殊,但是修士有的时候比拼的不是战斗力的绝对值,而是相对值,这个,要看的,就是智慧了。

    她整个人,宛若一道流星。

    成了模糊的幻影。

    唯有最前方,炼心剑的剑尖,化作了一点寒星。

    别看她出手像是太突然,那领悟的剑意,已经是全部都是化在了炼心剑的剑尖上。

    聚齐全身力量,攻击一点,才是最大的攻击方式。

    没有过多的招式,没有花哨的剑法,就只有......

    以力破巧。

    巨兽的眼中,闪过了人性化的愤怒和嘲讽。

    即是愤怒与这个小小的人类修士的不自量力,即便是他被关在这镇妖楼不见天日,但是也不是一个筑基期小修士可以撼动的,她不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先动手,简直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

    嘲讽,就是对于这样的看不清自身和自己的差异的修士的轻蔑。

    作为回报,他就一口,吞了她!

    它站直了身体,张开了血盆大口,无尽的吸引力从嘴里发出,就像是螺旋状的黑洞。

    宁清秋的速度骤然拔高。

    这不是出自她本身的意愿,而是来自于对方的牵引。

    她眸中闪过一道光。

    成了。

    就在越飞越近,千钧一发之际。

    宁清秋就快要落入血口。

    她骤然将炼心剑竖起,直接成了一道弧形横空而起,险而又险的离开了那锋利的牙齿和高温的嘴。

    反而是在巨兽的上颌,用炼心剑划出了一道伤口,带出了一蓬血花。

    “吼——”

    惨烈的叫声响起。

    宁清秋头也不回的朝着远方飞去。

    生死时速,跑呗!(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