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大道漫漫,你并非一人独行
    翌日清晨,七夜就像是昨晚走的时候一样,又是无声无息的回来了。

    要不是宁清秋对这张脸和他的气息无比的熟悉,大概是一睁眼看到这么个人就要吓一跳。

    她站起身,拿起炼心剑,上面的铜铃剑穗微微晃动,但是没有任何声响。

    其实只有听懂了它的固定的波段,才能够解析出这样的声音。

    而目前的话,只有同样的拥有铜铃的七夜才能够听到宁清秋身上的铜铃传来的响动。

    连她自己,也是听不见的。

    七夜便是把铜铃的传送法阵和开启方法传授给她。

    宁清秋记住了,有备无患。

    但是最近应该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至少目前,七夜会和她形影不离。

    用他的话说,遇到一个金丹大妖都是打成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要是真的能够活着走到中心地带,要是真的有什么人在打可能会存在的唯一剑宗和唯我剑法的传承的注意的话——

    那就是危险了。

    所以,他不会放任她离开的。

    两个人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双方都是平静了下来。

    宁清秋回想一下自己昨天的“无理取闹”都还是有点脸红,至于说七夜会不会对昨天几乎是剖白心迹的行为不自在......

    至少从波澜不惊的脸上是看不起什么的。

    “走吧。”

    只是初略扫了一眼,基本上可以确定宁清秋的伤势已经是痊愈了。

    其实不只是因为资阳丹的惊天疗效。

    还有就是战斗过程中,宁清秋毕竟是接连突破两级,明净琉璃火也是重新从丹田燃起,它本来就是有疗伤驱除火毒还有清理肺腑的作用,多管齐下,她的伤,自然是好得极快。

    不过一夜功夫,竟然已经是好了九成。

    其他的,不足为惧。

    宁清秋舒了一口气,跟在了七夜的后面。

    就像是个小跟班似的。

    七夜突然停下脚步。

    宁清秋没注意,撞到了宽阔坚硬的背上。

    满头雾水。

    还有......

    这家伙的身体,莫不是铜墙铁壁铸造的?

    怎么这般硬?

    她又不是真的身娇体软手无缚鸡之力的娇花,她可是筑基高阶的修士好不!

    凡间的刀剑难以伤害她分毫,就算是精钢赤铁熔炼的练气修士用的低阶法器要不是灌注了足够的灵气,也是不可能伤害她的表皮的。

    竟然就这么一下,被七夜的背撞在额头上,她痛得不行。

    赶紧伸手揉了揉。

    人突然转身,不言不语的盯了她一眼。

    然后——

    他伸手揽住她的腰,宁清秋倒抽了一口气。

    星眸大睁。

    这是干什么啊?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大哥!

    七夜道:“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难道你还真的想走着去中心地带的镇妖楼楼下?我带你,事半功倍节省时间。”

    宁清秋想了想,颤颤巍巍的提出建议:“......其实我可以......自己飞?”

    七夜冷冷的撇她一眼,跟看残障人士差不多。

    “呵,就你那个御剑水平......”

    说话的技巧,在于只说一半。

    宁清秋已经在后面补出了好几个版本。

    没有一个是好话。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您随意,随意。”

    她狗腿的笑笑,露出的牙齿洁白,就像是小小的编贝。

    七夜手臂一紧,把人往怀里更加的揽紧了几分。

    乌黑的眸中,闪过了淡淡的笑意。

    下一刻,两人便是消失不见。

    只有风声,还在戚戚迷迷。

    诉说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温柔。

    ......

    宁清秋刚刚站定,就差点被迎面而来的风沙给糊了一脸。

    亏七夜眼明手快,第一时间就是支撑起了一个灵气防护罩。

    阻隔了外界的风沙。

    她极目远眺,都能看到那联通天地的风尘沙暴。

    就像是怒海狂龙,不过这里就是需要把海水替换成沙土就行。

    她惊叹了一声:“这可是大自然伟力啊......”

    “大自然?”

    男人淡淡的疑惑声音在耳边响起。

    宁清秋猛然扭头。

    差点就撞上了他的唇。

    削薄、冰凉。

    即便是没有碰到,她都几乎可以想象出那个触感。

    宁清秋烧红了脸,先是脸往后仰拉开距离,然后就想要往后退,发现他的手还没有放开牢牢地禁锢在她的腰上。

    就像是火热的的赤铁。

    于是她皮笑肉不笑的问道:“这个时候可以放开我了吧,镇妖楼不就在那儿。”

    眼神转向沙暴的对面方向,那里静静地矗立着一座塔楼。

    痕迹斑驳沧桑,带着亘古的幽凉。

    就像是一首古老的歌。

    没有人开口,却也是浅吟低唱。

    距离他们的距离,也就是不过数千米,对于修士来说,真的是近在咫尺。

    七夜也没有过多纠缠,很爽快的就放开了手。

    倒是让宁清秋有些出力一拳结果就是打在了棉花上面的感觉。

    “你还没有回答,刚才在说什么。”

    宁清秋愣了愣,反应过来七夜在问关于沙尘暴的事,便是解释道:“......我是说,这是天地伟力才能创造出的奇迹。”

    也就是沙尘暴连年不休,遮天蔽日,所以才能阻挡住无数的荒兽朝着镇妖楼这边前赴后继的赶过来拯救他们的王族。

    妖族,就是荒兽中至高无上的血脉。

    它们,会无条件的听从命令,并且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愚昧,无畏,敢于牺牲。

    但是就是因为沙尘暴的阻隔,它们只能暂时蛰伏,每等到一个平息期间,它们才能向着镇妖楼这边发起死亡冲锋。

    即便是在镇妖楼留下无数的鲜血,也不能唤起它们的恐惧。

    当然,这个行为是徒劳无功的。

    不然的话,陆家镇妖楼要是这么好攻破,又怎么能成为赫赫有名的镇妖之地?

    七夜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要是到了我这个层次,就会发现这样的事,并不是做不到的,到了化神期的话,更是动动手指就可以让这种程度的沙尘暴消失无踪。”

    宁清秋:......

    好郁闷,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所以说,完全是因为谈话对象不同啊。

    这好好的话题就变成了这样——

    她讪讪的摸了摸鼻尖,笑道:“那我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男人已经提步朝着镇妖楼过去,声音清淡,带着承诺般的意味。

    “大道漫漫,万幸你不是一人独行。”

    宁清秋愣了愣,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倏然睁大了眼眸。

    心中的震动到了极致,前世今生,都没有这一刻来得震撼。(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