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打穿镇妖楼!
    七夜有点不舒服。

    不是身体,是因为宁清秋目光灼灼,他心里有点......

    怪异。

    这丫头,心里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他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宁清秋在他心里,最是会插科打诨,这就罢了,还最是会推卸责任。

    每次有个什么,就是往他的头上推,自己半点儿责任不担,就是知道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看着他装无辜......

    从七夜的心理活动可以看出,他心里还是很有些怨气的。

    他从来都不是大度的人。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修的,就是这样的唯我独尊的道。

    也不要说他修炼到如此程度,怎么还是如此的情绪化。

    说真的,修士修仙,又称为修真,那是修得本我,就是要体现真性情。

    真的是那种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的心境........

    那也要等到他真的成仙的那一刻再说。

    还有,人之所以为人,不只是因为智慧,还有就是七情六欲,圣人都还要斩三尸,天道都要分道魔,所以不可能真的无心。

    真的要做到那个地步......他又不是修的无情道!

    对于宁清秋,他更是斤斤计较。

    七夜决定先发制人,看着这丫头满脸兴奋,炼心剑都是抖啊抖啊的,他还是劝上两句。

    “你自己收敛一下。这么大的动静,气息外泄,待会儿半个镇妖楼的妖族都要围到你这边来。”

    他们是来斩妖除魔,目的是锻炼她的。

    不是让妖族来把她当做是猎物的。

    虽然七夜有足够的能力护着她,但是昨天都已经是说得很清楚了。

    他更希望她自力更生。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修士的强大,最终,来源于自身。

    他希望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人,能够和他并肩而立。

    为了他,也为了她自己,宁清秋都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宁清秋一怔,也是知道自己有些心绪不宁了。

    她深深呼吸一口气,镇压丹田处有些暴动和活跃得过分的灵气。

    压低声音,清悦却带着些微的凝重。

    “七夜,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自从进了这个镇妖秘境就有点不对劲儿?我平时真的不是这么情绪化的人,但是我觉得......从昨天起,很多情绪都像是——”

    “被放大化了。”

    她沉吟了一下,找出了一个自己觉得最形象的形容词。

    七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也是想起了一些问题。

    他嗯了一声。

    “你也发现了?什么时候?”

    宁清秋本来是猜猜而已,生怕七夜觉得她就是胡乱一说希望他大人不记小人过,没想人家也是这么想的,就是不说,让她蒙在鼓里。

    七夜道:“进入这秘境,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宁清秋非常的震惊:“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她几乎控制不住的提高了一个音调。

    既然他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提醒她?!

    逗她玩儿吗!

    七夜皱皱眉,说道:“我也只是隐约感到不对劲儿,就是这秘境中有什么东西在影响修士的心绪,或者说,是为了影响长期镇压在这里妖族的心灵,对我们的影响,只是次级的。但是它到底是什么,我并不清楚,需要进一步的查探。”

    “再说了,我可以感应出,这个东西就像是你说的,只是一种情绪略微扩大化处理,或者说,它只是让你一些可以被压抑的情绪完全的释放出来,但是并没有扭曲,比如说你对我的怀疑,从来都是没有消失过。就像是现在。”

    他最后的声音已经冰冷到了极点。

    宁清秋张了张嘴,却是无言以对。

    七夜真的是深谙打蛇打七寸的道理,这一击简直是快准狠,死死扣住了她的脉门。

    一击致命。

    他太神秘了。

    而宁清秋,到底是个半路出家的修士,或者说她其实不是不信任七夜,而是对于整个云荒世界,都是有着一种怀疑。

    她把自己和世界分割开来,形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个体。

    若是不找到解决的办法,她总有一天,会因为这个问题吃大亏。

    最终,她诺诺无言。

    憋了半天,只有三个字。

    垂头丧气的说:“......对不起。”

    声音细弱蚊蝇。

    七夜眸中闪过深沉的无奈。

    他其实是故意的。

    他知道,宁清秋心里有很多秘密,心思重,压着,什么也不说。

    七夜不愿意逼她。

    但是七夜也明白,这就是心魔的前奏,也就是心魔的根源。

    来自于修士心底深处的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人人都有,人人皆是不同。

    每个修士都几乎是要经历过这一遭,他也不例外。

    但是宁清秋的问题......

    他不知道是什么,却是希望她可以解决。

    至少态度要端正起来,决不能逃避,只能去面对。

    不然等到心魔真正的爆发那一天,她只会一败涂地,没有丝毫的反手之力。

    所以这次感应到了这个镇妖秘境好像是有什么可以激发修士心底一些片面情绪的东西,他就来了兴致。

    故意不说破,一个就是想要宁清秋自己释放一下心里压抑已久的某些情绪,就像是治水,堵不如疏。

    另一方面,就是不想要打草惊蛇,谁知道那玩意儿到底是死的法器还是活着的生命体,到底有没有灵识,所以他就假装一无所知,在最后找到它的踪迹的时候雷霆一击,这才可以有心算无心,顺利到手。

    但是宁清秋都已经是一口说破,他也就摊开来说。

    比起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当然是宁清秋的信任更重要。

    结果到最后,她都只能说一句对不起。

    宁清秋正在垂着头暗自伤神,却有一只手轻轻放在了她的头顶。

    然后,大力的揉了揉。

    “好了,别像个受气包的样子,每次都是你凶了我,反而是做出我对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的模样,我也很冤枉啊。”

    男人带着淡淡的笑意和宠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清秋震惊的抬头。

    那双像是黑洞的眼眸,笑起来的时候却带着月光般的温柔,和太阳般的炽烈,让她几乎沉迷。

    他的手,握住了她捏着炼心剑剑柄的手。

    “打起精神来,把这个镇妖楼打个对穿,我们就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背后搞鬼了。”(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