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猫哭耗子假慈悲
    宁清秋本来以为,这镇妖楼的壁画,怎么说都是要站在人类修士的立场上。

    不说是对于修士的丰功伟绩大吹特吹吧,却也是应该褒扬居多,然后对于妖族大肆抨击,把它们贬落到尘埃里面才能够解气。

    然后——

    原来只是她以为啊。

    这镇妖楼的壁画的画风,显然是走的中肯暗黑派。

    她只看到,无数的昔日辉煌的妖族被逐渐强大起来的修士碾碎,成了曾经弱小的种族称王的踏脚石。

    死伤无数。

    她看着,心中却是波澜不惊。

    宁清秋是个纯正的人类修士,种族立场这种问题,没什么好挣执的。

    就像是你,即便是再怎么善良,也不至于因为有人在你的面前活生生踩死了一堆蚂蚁而深恶痛绝。

    即便是心中略有点不喜,也不会像是因为同类被杀那样的不忍心。

    宁清秋自认这一点,她还是和多数人站在同一战线上。

    妖族,本就是人类的天敌。

    和修士是没有办法和平共处的。

    那么,它们被杀,也不需要理由。

    因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再没有第三条路。

    天道残忍,就在于此。

    只不过......

    高阶妖族和人类修士长得太像,基本上就是没有什么出入,看着它们成片成片的在眼前死去,心中还是泛起了淡淡的惆怅哀凉。

    其实,如今的妖族,比起昌盛的人族修士来说,简直是强弩之末,说是苟且偷生都是不为过的。

    还有着人类那样的长远的让妖族内部衰落的计划,宁清秋觉着,其实没必要对于妖族赶尽杀绝。

    她还是倾向于该杀的杀,犯我者,虽远必诛。

    不该杀的,没什么关系的,那也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互不干涉罢了。

    就像是修士不也是分正邪,论妖魔的吗?

    依然是有着杀人夺宝,背叛、血腥、杀戮,这些都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主题曲。

    只要是有人还有着野心和*,那么争斗,便是永无止境。

    和平是暂时的,战争,才是永恒的。

    不是宁清秋悲观,事实如此罢了。

    反正都不过是天道的棋子罢了。

    何必互相为难?

    当年的万族林立,如今只剩下寥寥几个种族和人类共存于世,除了妖族,其他的几个残兵败将如今已经是数都数得过来的数量,要不就是躲进无尽沙漠,要不就是藏进北极深海。

    只有妖族,还有个万妖城支撑着,却也是独木难支,表面风光罢了。

    如果九州大陆,云荒世界,只剩下了人类修士自己,那会不会是更加残忍的自相残杀?

    对了,大唐,那个封闭起来的中土神州,明远给她描述的那一片奇迹之地,会不会有着不同的情况?

    她还没有去过,也没有问过明远相关方面的事儿,这一次出去,倒是可以看看大唐对于这些外族的态度。

    不过,也就是这么一个想法。

    说到底,她也是自私的,顾好自己便罢,更多的,她管不了,也不想管。

    就这么走走停停,一路看着壁画,她的心境也有了变化。

    都说是人类一思考,上帝便要发笑。

    但是若是不思考,那么还是个人类吗?

    不如做猪做狗,成花草树木顽石砂砾,那不是更轻松?

    生而为人,那么就是有所不同。

    只是看你最后到底是泯然众人,还是超越自我,突破某些狭隘罢了。

    七夜一直没有出声,只是在前面安安静静的走着。

    宁清秋渐渐地,觉着有些怪异。

    她迟疑一下问道:“七夜,你对于妖族......有什么看法?”

    对方淡淡的回眸:“妖族不都是该杀吗?和人类修士天生敌对,这样的种族战争,容不得一丝心软,半点慈悲,否则,就是对自己残忍。”

    宁清秋摇了摇头:“我看倒不尽然,还是要看情况而论,什么样的人该杀,我们心里有着一杆秤,那么什么样的妖该杀和什么样的妖不该杀,我们同样要分而视之,不可一概而论。”

    “若是什么妖族都杀,那不是沦为魔头了?”

    就像是以前小时候看西游记或者是其他的神话故事传说,不也是有些妖是好的?

    又不是所有的妖族都是像荒兽时期一样,对于人类有着嗜血的本质。

    没有交谈,只有生死搏斗。

    但是有一点挺奇怪的,那就是荒兽的等级越高,智慧越高,越接近妖族化形,越是和人类修士相似,对于人类,就没有了那股本能的嗜杀敌对,而只是——

    因为千万年的仇恨累积,所以才互不相让。

    因为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

    所以宁清秋认为,这里面还是有得商量的。

    比如说万妖城里面很多的大妖都是深居简出,也不在人类的底盘搅风搅雨,而是老老实实的修炼,跟你无冤无仇,也没有犯什么杀戮,甚至有些草木妖精,因为本性温和,杀的人说不定比起某些修士杀的人要少得多,你见着对方也是直接一刀?

    那不是有病嘛。

    只要是没有利益冲突,如今的许多修士,对于妖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深恶痛绝。

    人类,总是善于忘记的生物。

    七夜黑沉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眼中像是掠过一丝嘲讽的光。

    他冷冷道:“猫哭耗子假慈悲。”

    宁清秋星眸一凝。

    手已经是渐渐地移到了炼心剑上。

    长剑出鞘,剑锋冰冷雪亮。

    直直的对着他。

    别误会,不是她小气,听这么一句冷嘲热讽便是忍不住要对自己的伙伴动杀心,而是对面这个人——

    不是七夜!

    或许,根本不是人。

    别忘了,在这个镇妖楼里面,除了修士,更多的,还是那些妖族。

    和人类看起来相差无几的妖族。

    只要是不动手,妖气根本就是显露不出来,到底是修士还是妖族,你根本就是分不太清楚。

    “你是谁?”

    她沉声问道。

    对方并没有因为她的质问而流露出什么惊慌失措来。

    就像是她发现或者是不发现,对于他都没有什么要紧。

    反正......

    结局都不会有什么改变。

    信誓旦旦的说着不乱杀妖族的人类修士——

    当真是让人发笑!(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