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小无相功的破绽?一颗种子
    “至于我是什么人......你这话可有意思了,我可是妖族,哪里是什么人?”

    他慢条斯理的笑着,眼中暗光妖异闪烁。

    别说,暗夜中看着这么一对绿油油的招子,看着倒是挺让人害怕的。

    不过也许是知道七夜就在某个地方看着,宁清秋从小又是个不怕鬼的孩子,这下倒是也坦然无畏。

    听他这么说,宁清秋表情有点讪讪的。

    不这么问要怎么问?

    她这辈子加上上辈子一起都没问过你是什么妖这句话......

    感觉分分钟就要出戏。

    还有,你关注的重点,是不是错了啊。

    “我叫做碧鳞,你可以这么叫我。”

    他心念一动,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她。

    宁清秋愣了愣,便是不知道怎么反应,只好礼尚往来。

    “我是宁清秋。”

    说完这句话,两方同时沉默。

    七夜在外面看得是咬牙切齿。

    这丫头,怎么就这么蠢?!

    你刚才还和人打生打死,这么快就开始互换姓名了?

    再说了,名字这东西,是随随便便能告诉妖族的?

    人家万一是有诅咒天赋的,你不就是摊上大事儿了?

    总而言之,七夜气得肝疼。

    那妖族少年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宁......清秋是吧,你刚才说的可是真心话?”

    “什么?”

    她有点不明白。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

    碧鳞眸子微沉:“你是说不该随意的滥杀妖族,这是不是你的真心话?”

    宁清秋心中坦荡,自然是没什么好遮掩的。

    “我是这么说过,便是不会否认。其实现在很多的人族修士,都是对于妖族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激进了,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你们妖族的的圣地万妖城?”

    “你应该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吧?镇妖楼......以外的世界你没有踏足过对不对?所以,你才会对于人类修士的看法这么偏激。”

    宁清秋有些试探的问道。

    循循善诱。

    希望板正这个走了歪路的妖族少年。

    但是显然,对方是不买账的。

    他冷笑道:“你也知道啊,镇妖镇妖,这个镇妖楼就是你们人族镇压妖族血腥残忍的铁铮铮血淋淋的事实,有什么可狡辩的。”

    “万妖城......我们妖族的圣地如今屹立不倒,那自然是因为我妖族强大的实力和深厚的底蕴,和你们卑鄙无耻的人族有什么关系?!”

    “你若是再敢胡说一句,我就杀了你!”

    他的眸子,本是翠绿的样子,如今却是有些转向暗红色。

    看起来特别骇人,很是恐怖的模样。

    宁清秋顿时一堵。

    其实也没有想过,自己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动一个对于修士仇恨之极的妖族。

    这么说,不过是一场试探。

    这个妖族,看起来还很是年轻,从他的字里行间还有说话的态度,行为的方式,都可以看出他的性格。

    有点像是刚出道的年轻的人类修士,还小,性格不定,对于世界还没有形成一个太过稳定的观念。

    也许他的想法很坚定很偏执,但是一旦被打破,也许就是更容易接受新世界的那种人。

    恩......妖。

    她虽然不是三寸不烂之舌,但是暂时的忽悠忽悠还是没问题的。

    宁清秋点点头,率先做出了一个示好的动作。

    她把炼心剑插入了剑鞘。

    “好,我不说,碧鳞......你先冷静一下。”

    碧鳞微微一怔。

    他的名字,自从父亲给他取了这个名字之后,便是因为身受重伤一直是奄奄一息,拖到前段时间,也就是上个镇妖楼开启之日便是已经是撑不下去了。

    从那一次起,他碧鳞便是孤家寡人。

    在这个镇妖楼中,因为他父亲的原因,还有八卦阵图的威慑,没有大妖会伤害他。

    因为碧鳞是皇族,他的血脉天赋天生就高人一等,是未来的大妖,甚至是妖王。

    所以即便是实力不够最强,但他在镇妖楼的地位一直很特别,很崇高。

    但是——

    还不是走不出这个囚笼!

    所以他恨。

    相比起其他的大妖血淋淋的对于修士的恨,碧鳞的恨意很纯粹。

    不是因为鲜血淋漓的残忍的过程恨,他只是对于被困在这里和其他的人包括传承记忆告诉他的结果而恨。

    因此,才不像是金火那样看到宁清秋就是直接动手,杀意澎湃。

    他还有着初见的好奇。

    所以才有困住七夜,假扮他,还有后续询问宁清秋的一系列的事。

    碧鳞的呼吸渐渐地平静,没有了那种极为粗重的像是**一样的声音。

    他的眼睛,也渐渐恢复了平日的颜色。

    就像是碧绿色的一汪湖水。

    清透极了。

    “你要是不相信我,有机会出去了,先不要冲动的忙着杀人,自己去看看,多想想,就会明白的,到时候就知道我到底是不是骗你。”

    宁清秋大略提了一句,聪明的赶快转移话题。

    但是这句话,到底是给碧鳞心中留下了一颗种子。

    “对了,跟我同行的那个人,你能放了他吗?”

    七夜没危险她知道,但是碧鳞的态度还是需要探查,这个关系到之后怎么处理他的问题。

    碧鳞眉一皱:“不行。他是一个元婴,我虽然能够困住他,但是却是杀不了他,也打不过他,所以不可能放出来,而且,他死不了,你担心什么。你老实一点帮我做一件事,我说不定就可以放过你和他。”

    宁清秋心神一震,来了,重头戏来了。

    她问:“什么事?说说看。事先说明,要是带你们出镇妖楼,那是不可能的,我一个筑基修士,做不到的。”

    碧鳞冷笑道:“也没有指望你。”

    一个筑基能够放了他们的话,那这些大妖镇压此地千年,他的父亲带伤而亡不就成了一个笑话?

    碧鳞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小无相功的破绽的?”

    这个问题,很重要。

    涉及之后那件事成败的关键,小无相功绝对不能有缺陷。

    宁清秋道:“因为他不会那样跟我说话。对于妖族,他也不会是那种赶尽杀绝不分好坏的人。”

    她很认真的说道。

    因为......七夜懒得针对妖族啊。

    她想。(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