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各路人马,众生百态
    小纸鹤晃晃悠悠的飞着。

    即便是看着摇晃,但是速度却是恍若流光。

    苏红衣和司空摘星过了前面的阵图,走到骨碑前面,好好地赏了一番宁清秋的剑意。

    两个人便是同行。

    说是同行,其实也不是想要结伴而行。

    不过是懒得分开。

    再说了,一路进来,这简直是一座死楼。

    压根连一头妖族都没有。

    司空摘星那叫一个郁卒。

    还说是和苏红衣暗暗地一较高下来着。

    这一看,连根妖毛都没见着。

    这镇妖楼要说是没什么猫腻,他敢把自己的头摘下来当球踢。

    苏红衣倒是无所谓。

    他这一次来,是找人算账的。

    不过……

    皱了皱眉。

    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这些妖族都是死绝了也跟他没关系。

    只是……

    要是他要找的那个妖族死了的话,那可就不好玩儿了。

    仇人嘛,要是在你报仇的时候发现他自己死了——

    那可就让人不痛快了啊。

    不过——

    在这里,他也算是妖王,好歹没有这么菜吧?

    苏红衣越是想着,越是笑容艳丽。

    走遍九州,想要找到当初的那个妖族,没想到啊……

    竟然是被镇压在了镇妖楼之中。

    难怪,这么多年,都是没有找到他的蛛丝马迹。

    苏红衣的手紧紧地捏着遮天伞的伞柄。

    捏得,青筋暴起。

    眼眸全是一片血色弥漫。

    只是司空摘星站在他的身后一点的位置,压根就没有发现苏红衣已经是压抑不住的暴戾了。

    因为没有碧鳞的幻术障眼法,所以两个人一直是走在宽阔的大厅中。

    只是遇到了迷路岔口。

    苏红衣毫不犹豫,便是选了中间。

    若是正常情况,司空摘星自然是不会和他选择一条道。

    但是——

    镇妖楼看起来有古怪啊,所以想了想,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决定也是走中路。

    毕竟苏红衣看起来胸有成竹。

    他还是挺信任他的能力的。

    即便是对方在他的眼里,跟个蛇精病似的。

    苏红衣半点没在意身后的人。

    但是司空摘星这个人的性格,哪里是能够按捺得了寂寞的人?

    于是便是主动搭话:“你怎么会选择中间这条道?莫不是对于这些情况早有预料?或者是对于镇妖楼还是有些了解,这条中路有什么秘密不成?”

    比如说……

    其他的路,都是死路?

    有什么陷阱啊,机关啊什么的。

    苏红衣冷冷的转头看了他一眼。

    司空摘星当即便是一楞。

    主要还是那个眼神,跟看白痴似的。

    苏红衣淡淡的说:“不过是随便选的,因为不用转弯。”

    走捷径啊。

    他本来就很懒。

    对于实力的自信,让他没有必要选择。

    有什么危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司空摘星长大了嘴。

    傻眼了。

    他觉着,苏红衣果然是个真蛇精病不解释啊。

    哪有这样的?

    他还真的是信错了人啊……

    这个时候掉过头去重选还来不来得及?

    正想着呢,突然,暗处的前方路途中,骤然闪现了一道雪亮的光。

    司空摘星立马示警。

    “小心!”

    苏红衣作为比起司空摘星排名更高的高高手,自然不是废物。

    他也注意到了。

    只是……

    那股霸道绝伦的刀意,充满了唯我独尊的气势——

    这股意境,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

    两个人都是大高手,一眼之间,便是发现了,过来的不是什么暗藏的机关暗器。

    而是一只传讯的纸鹤。

    来自……七夜!

    司空摘星的眼力,同样不差。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手,想要截下这只传讯纸鹤。

    七夜的消息,必定是重大的消息。

    说不定就是提醒他们。

    所以——

    两个人同时出手,却都是落空了。

    那个纸鹤灵活的一转,刀意迸发,然后便是飞快的,冲向了他们来时的路口。

    苏红衣和司空摘星的脸色都很难看。

    两个风云榜的大高手,一个第六,一个第九,却是连一只纸鹤都没有拦下来。

    真的是说出去都是丢人的。

    七夜的刀意,果然是厉害。

    不过,他们要是用了全力,自然是不会连一只纸鹤都是截不下来。

    毕竟不是本人当面。

    他们还没有不济到这个程度。

    主要是……

    一旦是全力出手,那么,这纸鹤也是保不住了。

    能够劳动七夜传讯,定然不是什么小事。

    消息,应该是传给陆长生的。

    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

    良久,司空摘星苦笑着抬起了手:“你说,七夜该不会遇到了什么大麻烦,用传音纸鹤来求助吧?”

    他这话,显然是玩笑。

    苦中作乐。

    最是擅长。

    这个时候,不找点话说,那就是太尴尬了。

    苏红衣冷冷的撇了一眼他的手。

    上面已经是划出了一条口子。

    已经是开始缓缓地愈合。

    只是每当要长拢的时候,便是被什么东西阻挡着一样。

    他们知道,那是七夜的刀意作祟。

    苏红衣冷哼了一声:“你这话,有本事当着他的面去说。”

    司空摘星当即便是垮了脸。

    他惹不起那位杀神。

    之前被捯饬惨了。

    心有余悸啊。

    要不,趁着今天的机会跑了也不错?

    看这情况,待会儿必定是有大事发生。

    到时候,七夜没空来注意他……

    司空笑了一下:“你比起我果然是要厉害一点,竟然是没有被他的刀意伤到。”

    苏红衣不说话,冷漠转身,继续前行。

    他的那双手,宛若好女,修长白皙,没有伤痕薄茧。

    像是精致的工艺品。

    慢慢走着,但是眼角处渐渐地,裂开了一道血痕。

    他抿唇,眼底寒冰凛冽。

    ……

    明远已经是在骨碑下面站了许久。

    他对于宁清秋的剑意,比起苏红衣他们自然是更为熟悉。

    看来,宁清秋的进步真的很大。

    有七夜在,她必定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明远光是一看宁清秋竟然过了阵图,就知道她必定是和七夜已经会合。

    不然她一个人,定然是束手无策的。

    那他就不用赶着去找她了。

    正想着,就看到一只传讯纸鹤停在了他的面前。

    明远当即便是神情一紧。

    七夜的设定,除了陆长生,自然是还有一个人可以触碰传讯纸鹤的。

    他们,才是同伴。

    明远伸出手指,按在了纸鹤的眼珠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