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齐心协力,枪打出头鸟
    无数的流光,在他的眼底浮现。

    不过,也就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

    明远松开了手。

    纸鹤飞快的消失在了原地。

    继续朝着外面飞去。

    明远接收了七夜传递的信息。

    长长的叹了口气。

    宁清秋也是,走到哪里,就是个事故体质。

    不是说要来找什么传承?

    这个时候竟然还牵扯出了什么修罗之臂这样的凶物,实在是……

    算了算了,他还是赶紧的跟着去看看吧。

    不过——

    手在古碑上面一坲。

    还是那八个剑意凛然的大字。

    此乃阵图,擅入者死!

    像是根本没有改变,却也是真的变化了。

    明远微微一笑。

    这个,还是应该处理一下。

    不然的话,要是镇妖楼要是真的出事儿了,波及到陆家就算了。

    要是有人把这骨碑和剑意联想到了宁清秋的头上……

    对她还是不好。

    要是被人攀扯什么她是最先进入这里,变故定然是和她有关之类的事的话——

    那可就麻烦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还是未雨绸缪吧。

    就连会被当做是替罪羔羊的机会,都不要给人留下一丝一毫。

    明远飘然离去。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倒是有了那么几分绝世风范。

    在他身影消失的时候,陆陆续续进来了那么一些修士。

    看样子,都是颇为狼狈。

    这该死的秘境,荒兽都像是疯了似的。

    反正遇到了就是疯狂攻击。

    就像是被什么彻底激怒了一般。

    这些人没有宁清秋他们的这一行人的厉害,自然是应付起来有些困难。

    有的衣衫褴褛,有的到处都是伤口。

    血液斑驳。

    当然,仍然是有着一部分的修士,截然不同,鹤立鸡群。

    他们金缕玉衣,发丝不乱。

    干净整洁得像是踏青归来。

    现场呈现的就是两极分化。

    一边是凄凄惨惨戚戚,一边是优哉游哉像是来游玩的。

    不过所有的人,都是停在了大殿前厅。

    骨碑立在那里,上面的八字箴言还在那里刻着。

    众人的眼睛不是瞎的。

    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

    有的人蠢蠢欲动。

    有的人还在观望。

    有的人嗤之以鼻。

    众生百态,不一而足。

    不以为意的人,总是当着那个出头鸟。

    “什么鬼玩意儿?!阵图有什么了不起的,就让我来走上一走!”

    “对极对极,要是真的这么恐怖,那之前的人又是怎么进去的?”

    树个碑在这里,不过是为了恐吓后来者罢了。

    这是很多的修士心里的想法。

    肯定是有人想要吓退后来者。

    独吞这里面的秘密。

    镇妖楼的古怪,自然是不少人看了出来。

    但是——

    也有许多没有看明白的。

    他们哪里看得到什么阵图?

    不过是以为胡编乱造的人想要骗着他们在这里止步罢了。

    不然的话,以往那么多年,镇妖楼开放,让屠妖大会顺利举行难不成是玩笑?

    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哈哈笑着,第一个就是冲了出去。

    大家都是屏气凝神的看着。

    目不转睛的。

    大家都是将信将疑,有人以身试法,难道不好?

    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那个大汉穿的是一件土黄色的短打,全身肌肉纠结,肌肤古铜,一看就是那种*精血旺盛的修士。

    说不准,还是个体修。

    他大步走了两下。

    屁事儿没有。

    不少的修士开始蠢蠢欲动。

    那大汉哈哈笑道:“我都说了没什么,你们这些胆小鬼就是信了那个立碑的人的邪!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在骨碑上面刻字就能把你们吓住——”

    他冷笑了一下。

    “不管如何,大爷我就先走一步,你们……啊啊啊啊啊!”

    他话还没有说完,不少的修士见他安然无恙,便是不甘心落于人后。

    自然是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然后——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一来就触碰到了禁忌。

    这一下,立刻就像是捅了马蜂窝。

    无数的血色气流带着锯齿般的弧度,切割血肉。

    大汉便是首当其冲。

    他当即便是一阵惨叫,被碾压切割成了碎末。

    惨叫声撕心裂肺。

    众多修士闻之色变。

    其他的那些赶过去的修士,也是当即便是受了阵图的攻击。

    那些血色气流的攻击,就像是来自于虚空。

    骤然出现。

    毫无征兆。

    地面微微的亮起。

    他们这才注意到,地上有暗淡的血光。

    薄薄的。

    “……竟然真的是阵图?!快退!——”

    随着这一声大吼,无数的修士都开始后撤。

    特别是那些已经是差不多进入阵图的攻击范围内的修士,这个时候简直是恨不得爹妈给他们当初多生两条腿。

    跑得不够快的,瞬间就是个死啊。

    即便是反应算快,但是只要是冲出去的修士,基本上死了全。

    留下来的就是寥寥几个。

    有的断了手臂,有的燃烧寿命神魂,有的是重伤垂死……

    总而言之,就是各种惨烈。

    其他的那些稳坐泰山多观察一会儿的修士,不断地在心中庆幸。

    妈哒,还好啊,还好我们不着急啊。

    就像是那个体修,这不是死得又惨又快么?

    要不是因为他是个体修,皮糙肉厚的,防御力极强,哪还有惨叫出声的机会?

    瞬间就是死了。

    所有的人,都是脸色难看。

    有人问:“怎么办?”

    该死的陆家,怎么会在镇妖楼里面有着阵图这么不科学的存在?

    妖族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知道修炼*灵气不懂钻研阵法符箓丹药这些人类引以为傲的法门。

    要是说他们研究出来阵图对付人类……

    那就是开玩笑。

    所以,这铁定是人为的没错。

    就是为了阻止他们进去。

    那么——

    越是这样越是要进去啊。

    如此的大费周章,要不是里面有利益,说什么他们都是不信的。

    陆家?

    不,他们没必要坑他们。

    要知道,这可是幽州乃至于九州都有人在关注的事儿。

    若是他们全部死在了这里,定然是会让陆家被其他的修士和世家宗门群起而攻之的。

    他们不蠢,不会这么做。

    其中一个风度翩翩,一看就是天之骄子的男人站了出来。

    一席广绣修竹青龙袍服,头戴玲珑冠。

    俊逸非凡,一看就是那种很有分量的修士。

    “当今之计,便是我们齐心协力,一起破了这个阵图,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