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上天入地,我必杀你!
    碧鳞本就是怀着坏心而来,这个时候自然是要看有没有什么空子可钻。

    要知道,这个时候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是在陆长生和修罗之臂争斗的那个黑洞处。

    正是天赐良机。

    他怎么可能不抓住机会?

    不然,也是白费了他父亲这么多年的悉心教导。

    每时每刻,都是处在最危险的地方。

    他步步惊心,如履薄冰的走着。

    就怕自己的小无相功无法大成。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计划的是等着这一次的屠妖大会开始。

    到时候碧鳞抓准时机,杀掉一个修为相仿的修士。

    然而,便是取而代之。

    顺利的混出镇妖楼秘境。

    之后,再徐徐图之。

    将所有被困的妖族,全部救出。

    到时候,可以来一个里应外合。

    却没想到——

    人算不如天算。

    修罗之臂竟然突然出现。

    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只能够临时的改变计划。

    而这一次,这盘死局唯一能够活下来的棋子,就只有碧鳞。

    他正在全神贯注的打量着周围。

    全然没有注意,也有人盯上了他。乘着他无心关注旁物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来到了他的身后。

    宁清秋看到了来人。

    惊讶的瞪大了眼眸。

    两人视线相对,都是瞬间明了对方的意思。

    来者,正是明远。

    他倒是没有注意到七夜也是跟在他们身后的。

    之前他顺利的跟着众人离开了秘境,却是完全没有机会掺和到陆长生他们封印修罗之臂的行为中。

    修为到底是太弱了。

    于是明远便也不强求,老老实实的进入了左广场。

    静观其变。

    当然,一直在寻找宁清秋的踪影。

    他知道,她必然是先他门一步进入了镇妖楼中。

    那个骨碑,就是证明。

    也推断出七夜应该是跟在她的身边,不然的话,凭借她自己,难以度过八卦阵图。

    当然,也不排除是其他的能力卓绝修为高超的修士。

    但是既然是带着她一起,必定是怀着善意。

    不然的话,若是劫持她的人,也没有耐心让她一个筑基修士在那里刻画什么提醒碑文。

    所以明远其实是并不太担心的。

    但是秘境都被毁了,他都是没有看见宁清秋。

    自然,七夜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当然,对于七夜他是不担心的。

    这个人形凶器呆在外边的话,要担心的,反倒是别人。

    但是宁清秋只是一个筑基……

    这就不好过了。

    特别是在现在陆家城中修士人人自危的时候。

    说来也怪陆家。

    要说修罗之臂这么个玩意儿是无缘无故的冒出来的,谁信呢?

    铁定是早就在秘境之中!

    要不就是陆家人秘而不宣,这次不过是意外,但是看现在陆家如临大敌比起他们也是好不了多少,万分吃惊的模样,这种情况倒是可以排除。

    要不然……

    就是因为他们也是不知道的。

    可是不知者无罪这里倒是不适用。

    毕竟是陆家的禁地,这么多年下来,竟然是都没有摸清楚自家的地方到底是有没有什么隐患问题,怎么,也是怪不到别人的头上。

    这一次,不论修罗之臂能不能处理,陆家都是吃了大亏啊。

    而且,还要应对之后各方来的责难。

    不过这些都是之后的事儿。

    而且比起眼前的危局,这些都不过是小事儿。

    陆家的底蕴,加上陆长生这么一尊大能,倒是依然是不会伤到筋骨的。

    最多是皮毛受损。

    明远一边琢磨着,一边在人群中搜寻。

    很快地就在左广场的西南方向,看到了宁清秋。

    即便是被人施了障眼术法,在他的眼里,还是拨开迷雾见真章,一眼就是把人认了出来。

    两人一对眼,就是打定了主意。

    明远示意她做好准备,他要出手救她。

    宁清秋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倒不是因为他的修为弱于碧鳞。

    以明远的实力,即便是越阶挑战,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

    虽然说打不过碧鳞是一定的,但是要以有心算无心,暗算偷袭的话,那自然是没有半点儿问题。

    毕竟,他的目的,不过是在于救人罢了。

    明远自然是知道宁清秋不是无的放矢的人,必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便也是沉静下来。

    只是安静的站在不远处。

    这个距离,不远不近,但是有了什么情况,足够让他有时间出手。

    碧鳞倒是全然没有察觉到异样。

    要是平日里,一个修士朝着这边走过来,自然是会引起不小的警惕。

    但是吧——

    这个时候,全城的修士都是挤在了中央左广场。

    那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就差摩肩接踵了。

    要不是大家安安静静都是站在自己的位置,没有大范围的全部都是在走动的话……

    说不得还有什么踩踏事件发生。

    所以他没怀疑,只是瞪了宁清秋一眼。

    “别乱动,也别动什么歪心思,不然的话,没有人救得了你!”

    小声低吼。

    宁清秋倒是无所谓的眨巴眼,示意自己知道了。

    身后的两个男人,全部都是皱起了眉头。

    “明远,你准备一下,待会儿我把这个妖族抓住,我们把他的那些知道的秘密都撬出来,然后立即启程,离开这里。”

    明远一惊。

    带着油然的欢喜。

    “七夜?你也在!”

    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即便是对着自己有自信,但是若是七夜也在的话,那么局势就是全然在掌握之中。

    半点儿担忧都不必了。

    定然是宁清秋故意被那个妖族所擒获。

    只是……

    “你是打算杀了他?”

    没有明说,但是两个人都是知道,他指的是碧鳞。

    只是——

    明远眼眸微深:“这个妖族,竟然与人族气息一般无二,难不成……是修炼了小无相功?”

    要不然就是法宝掩盖气息。

    但是他却是一口说出了碧鳞的修炼功法。

    七夜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大概是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吧?”

    这句话一出,两个人都是一时沉默。

    七夜接着说道,声音清清淡淡,就像是万事万物都是不放在眼里的淡漠睥睨。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只要一点,不要伤害她,否则的话,上天入地,都是没有你的容身之处,我必杀你!”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