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他过得越风光,她越是不会想起他
    碧鳞虽然不是韬光养晦,但是也不是愣头青。

    他知道,对着什么人,要有什么样子。

    欺软怕硬,这倒是在修士的世界通用的法则。

    人人都是这么做的。

    拳头大,实力高,那就是唯一的真理和准则。

    他们循着爆炸声看了过去。

    隔着陆家的修士护卫队,离着那些陆家的高层大概有着百米远的距离,碧鳞拉着宁清秋停了下来。

    到了这里,也是不能够继续前进了。

    陆家那些破魔弩可不是吃素的。

    而且,对于妖族的震慑,倒是比起对付魔气还要厉害。

    碧鳞已经是皱起了眉头。

    眼中全是不悦,脸上一片冰寒。

    陆家,陆家!

    总有一天,陆家再不敢对于妖族出手!

    这么明目张胆的视妖族为仇敌,就连自己家的武器标配,竟然都是专门研制过来对付妖族的……

    任何一个妖族看到,都是会觉着恶心。

    发自内心的厌恶。

    宁清秋也很是不悦。

    碧鳞看不惯陆家,憋着气,她知道。

    但是——

    她的手也不是钢筋铁骨啊,虽说不上是豆腐做的,一捏就碎,但是啊……

    被他这么一个捏法,也是很疼的好不好!

    宁清秋都怀疑自己手腕是不是已经青了。

    要不然……

    还是直接打比较简单?

    她一边想着,一边极力的想要看清陆长生那边的情况。

    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她都希望,他能赢。

    尘雾渐渐散去。

    宁清秋眼眸骤然一亮。

    然后,就是整个广场铺天盖地的欢呼。

    修罗之臂已经是几乎全部落入之前修士们逃出来的黑洞中。

    不过——

    它还不肯放弃。

    五根手指,死死的抓住了黑洞的边缘。

    空间碎裂,碎片在修罗之臂上面穿梭。

    全部都是划出了小口子。

    一股股的魔气,就跟鲜血似的,全部都是涌了出来。

    大部分的魔气都是被遮天伞吸收得一干二净。

    即便是魔气,也是可以被分解的。

    比起妖族来说,人类更加善于使用符箓、法器之类的东西。

    遮天伞就是其中翘楚。

    它本来就是气息方面一等一的法器。

    对付魔气,就是显得格外的游刃有余。

    修罗之臂毕竟是死物。

    而且,先是经历过两道封印,之前又被碧鳞借用了部分魔气来打破秘境,乃至于毁了整个镇妖楼。

    所以——

    修罗之臂魔气巨多,但是吧……

    也是经不起这样的源源不断的消耗的啊。

    看得出来,修罗之臂已经是变得干瘪起来。

    就像是灌满了水的气球,正在被一点儿一点儿放干。

    表皮皲裂,看起来简直是惨不忍睹。

    也格外的狰狞。

    陆长生面色一狠。

    他看着芝兰玉树清俊无双,但是也不是人间的那些只懂拿着书籍摇头晃脑的文人公子。

    他是陆长生!

    陆家的骄傲,风云榜上前三位的元婴大能!

    是惊才绝艳的盖世天骄。

    所以——

    他的战斗力,显然不是盖的。

    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物。

    他说不上心狠手辣,却也是杀伐果决!

    丹田内灵气运转,汹涌澎湃如同潮汐。

    苏红衣淡淡的看他一眼,调笑道:“怎么,是不是不行了?要不然,让我来?”

    陆长生淡淡的看他一眼。

    “你看着就知道了。”

    苏红衣一哽,倒是什么也不说了。

    陆长生双手翻滚,五指在胸前摆印,其间有着金色的细如毛缕的金针在手指尖穿梭。

    他清叱一声。

    五根金针准确的插入了修罗之臂五指之上。

    正好是一个穴道。

    管理的,是肌肉松弛。

    修罗之臂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退回黑洞。

    陆长生眼眸大亮。

    无尽的风,无尽的灵气,汇聚于此。

    雷声咆哮,风雨交加。

    整片天地,都像是混乱了一般。

    他端立不动,眼眸明见万里。

    两手一合。

    就像是把打开的两片幕布合上。

    “结!”

    金相玉质,言出法随。

    声音越来越大,这一声,像是引起了天地的颤抖。

    盖过了雷声,盖过了众人震天的欢呼。

    那个巨大的黑洞两边的空间,开始缓缓地合拢。

    就像是被什么大力牵扯不断地愈合。

    最后一丝裂缝,也是消失。

    修罗之臂放佛是发出了不甘的怒吼。

    纯粹的,像是野兽。

    它没有灵智,但并不是全然的死物。

    上空已经是一片平和。

    然后,风收雨歇。

    天上的乌云开始缓缓散去。

    金色的阳光,洒下了遍地鎏金。

    温暖的光,温柔的风,重新降临了人间。

    刚才的一切晦暗,都像是他们想象出来的错觉一般。

    碧鳞的脸色已经是难看到了阴沉的地步。

    他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力气,才咬住了自己的愤怒。

    牙龈还有喉咙口,全部泛起了甜腥味儿。

    太难受了。

    他们筹划了这么久,因为修罗之臂死了所有的妖族,百般期待,最后——

    却不过是这样的结局吗?

    让他怎么甘心?

    怎么接受?

    他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宁清秋眉目带着全然的喜悦。

    “七夜!你看到了吗?他成功了!”

    七夜很不爽,半天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像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别看陆长生云淡风轻的样子,他不信,他有自己表现得这么的轻松。

    即便是魔气经过了一再的泄露,修罗之臂并不是全盛状态,但是陆长生也绝对没有他表现得这么的淡然从容。

    必定,是硬撑着。

    他和他交过手,对于陆长生的实力,没有人敢说比他更了解。

    但是这些,七夜都是没有告诉宁清秋的。

    难不成,还让她为陆长生担心?

    最好是宁清秋半点儿没有察觉,这样的话,才可以和他一起,尽快离开这里。

    幽州陆家,这辈子,都是不想再踏进这个地方。

    或者说,不想再见到陆长生了。

    七夜反而是希望陆长生过得好的。

    他越好,越是活得风光,宁清秋才越是不会想起他。

    不然的话,三天两头有危险要救命的话,那不是存心的招人惦记吗?

    不得不说,对于这一点,七夜想得很通透。

    所以,即便是宁清秋带着憧憬崇拜的这么说着陆长生的“丰功伟绩”,七夜也是一声不吭。

    才不会说陆长生这会儿多半已经是受了内伤呢!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