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痛下杀手,凌空一脚
    宁清秋本就是雪肤花貌,这一笑,更是显得眉目如画,眸光莹润。

    碧鳞心中一冷。

    主要是一人一妖之前虽然是挟持者和被挟持者的关系,但是一顿唠嗑,感觉相处得还是很愉快的。

    但是她现在这个表现——

    无疑说明了她对于人族的无条件的支持。

    其实,立场已经是非常的明显。

    要说碧鳞把她看得多么重要,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是因为他初出世,对于人族妖族都是陌生的。

    对于这个世界,也是了解不多。

    而且,前脚其他的所有的熟悉的妖族,都是死了。

    也就是说,碧鳞的生命里,已然是一片荒芜。

    这个时候,宁清秋出现的时机那就是非常的巧合了。

    就在他最软弱的少年时期。

    她还比他弱小。

    全然的掌控在他的手里,翻不出半点儿风浪。

    之前宁清秋对于妖族的评价和看法,又是和他一直以来接受的妖族的教育不同。

    这就很特别。

    关键是,她还很美。

    对于蛇族来说,没有什么,比起脸好更重要了。

    妖族信奉的,除了实力为尊,还有一条——

    颜即正义。

    彻头彻尾的看脸的种族。

    蛇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都知道,妖族里面,蛇族、狐族、还有就是花草成精化形的最是容易出美人儿。

    所以他们的颜控症状,还要更明显一点。

    若是换了一个丑一点的,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是去见阎王去了。

    宁清秋作为一枚美少女,所以才有碧鳞怜香惜玉的暂时的留她一命。

    并且,作为开启封印的时候,为他护法的那个人。

    当然,宁清秋做得很好,几乎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碧鳞心里就是有了点亲近。

    但是很显然,这点儿亲近,就像是很快就会被打破的虚假的镜中花水中月。

    现在,虚伪的表象被戳破,他们……是势不两立的种族。

    碧鳞其实是有些偏激的。

    若是其他的时候还好,但是宁清秋眼下的这个笑容对他来说,不啻于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半点儿没有留情的那种。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把宁清秋拖近了一点儿。

    声音变得阴柔。

    “你笑什么……很高兴?”

    “可是怎么办,我一点儿也不开心。”

    像是一开始遇见的那样,阴阳怪气的。

    就差伸出蛇信子,刺啦刺拉的吞吐了。

    即便眼珠还是黑色的,表面上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但是——

    宁清秋隔得近,看得仔细。

    他的眼瞳,开始慢慢变得狭长,变成了竖瞳。

    看起来简直是诡异莫名。

    她背上开始升起寒意。

    但是宁清秋到底不是个怕事儿的人。

    她继续笑着,清风雨润,俏丽动人。

    “我们赢了,我不该开心吗?”

    她反问道。

    她觉着,碧鳞可能是认知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她可以和他好声好气的说话。

    也不一定像是某些修士一样,看着妖族就是要喊打喊杀。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会赞同一个妖族,放出修罗之臂这样的魔物,导致生灵涂炭的后果。

    魔气肆虐之地,那可是寸草不生。

    简直是地狱一样的地方。

    宁清秋即便是没有什么拯救世界为己任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但是看着好好地灵气充沛之地变的荒芜惨淡……

    她还没有那么大的心。

    碧鳞尖锐的牙齿都开始冒尖了。

    他手痒痒的。

    想要一把掐死她。

    还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碧鳞可是妖族中的王族血脉,生来高贵。

    即便是被囚禁,但是源自血脉的骄傲,还是让他无比的傲慢。

    哪里是宁清秋这样一个比他弱小的修士可以挑衅的。

    所以,他动了杀心。

    妖族本就是反复无常,宁清秋倒是没有奇怪这一点。

    “你还记得这是哪里吗?你要是在这里动手,虽说我跑不了,只能够等死,但是……你也是跑不了的。”

    这么多的人族修士,一人一口唾沫,都是能够把他淹死。

    碧鳞鼻腔里面哼了一声。

    带着无尽的讽刺。

    “你说得没错。”

    他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带着冰凉的寒意。

    “但是你不会是忘了吧,在这些人族里面,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我也是个人族修士。而我一个金丹修士即便是杀了你这么一个筑基修士……又有谁会为难我?”

    人族还真的是虚伪。

    不也和他们妖族一样,信奉的是弱肉强食?

    要是不够狠辣,人族也不可能踏着诸天万族的尸体,站上这样的万物灵长的位置。

    却还是虚情假意的喊着斩妖除魔。

    不过就是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罢了。

    也就是铲除异己的手段。

    他们自己,内部还不是照样的血腥厮杀?

    宁清秋面色一变。

    看着碧鳞的眼神都是不一样了。

    没想到啊,这个妖族竟然还是有着这么一分头脑?

    确实是,他说得半点儿没错。

    一个金丹修士杀一个筑基修士,哪里还需要什么废话?

    也没有人会来帮忙谴责半句的。

    除非,她有后台。

    那么金丹修士必然是不会对弱小的修士出手,但是要是杀了你,也是怪你自己命不好。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关心他们到底是有什么事。

    都是忙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碧鳞眼眸一狠。

    虽然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如今修罗之臂已经是没有了用武之地,他却是陷在了这个陆家城。

    若是要出城,必然是不能够继续带着宁清秋了。

    谁知道,她会不会出卖他?

    见着她因为修罗之臂被扔进了空间夹层的笑容……

    碧鳞已经是知道她向着谁了。

    那么,自然是斩草除根。

    不然的话,夜长梦多,镇妖楼那些妖族的死,就是为了保住他一条命,所以,再怎么谨慎也是不为过的。

    他却不知道,即便是他毫不留情,也是奈何不了……

    人家早有准备。

    几乎是他想要杀了宁清秋的一瞬间,一条修长的腿骤然从虚无的空间钻出,将他一脚便是踢到在地上。

    半点儿反抗之力都没有。

    像是孱弱的小孩子,面对着强悍的成人。

    碧鳞半张脸都是青肿起来,因他皮肤柔嫩白皙,上面紫胀淤红,看起来就是极为的骇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