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虽为人族,行的却也是妖魔手段!
    这倒不是陆长生发了疯。

    其实照常理来说,要困住碧鳞,自然是不该让他有着灵气有着修为的。

    但是吧——

    戮神柱作为一等一的拷问囚困的刑具,自然不是一般的法器可以比拟。

    若是不给碧鳞解除封印禁制,不过片刻功夫,他就会受不了的。

    只有他的金丹修为还在,才可以抗住这精神**的双重折磨。

    又不是为了杀他。

    七夜颔首。

    手指尖一弹。

    一缕浅薄的黑色乌光在碧鳞的身上游走一圈。

    封印被破。

    碧鳞恢复了金丹修为。

    他总算是缓过一口气来。

    被七夜踩踏,不只是疼痛,这次都是次要的,最大的感受,就是无与伦比的羞辱。

    碧鳞那个时候,真的是恨不得自己死了。

    现在缓了过来,他却是不愿意去死了。

    他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修炼,那么多的妖族为了他自由甘愿奉献生命,不是为了让他就这么轻易的死了的。

    若是宁清秋知道他现在的想法,必定是会给他念一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碧鳞虽然是不知道,但是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活下去。

    即便是忍辱负重。

    即便是生不如死。

    有的时候,死亡比起活着,要简单太多太多。

    他咳了两声,有着内脏的碎片夹着血腥沫子在他的口腔里面翻滚。

    “你们要知道什么……问吧。”

    他倒是先发制人了。

    即便是成为阶下囚。

    他也绝不折损了,属于妖族的骄傲。

    宁清秋他们面色各异。

    苏红衣暗暗啧了一声。

    “倒是没看出来,这个妖族还有点骨气嘛。”

    七夜倒是面如寒冰。

    “真的是要有骨气,那就不会让我们问了。”

    宁清秋想着,七夜这样的人,这辈子都是没有办法理解什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和忍辱负重几个字。

    陆长生倒是没有发表评论。

    他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我问你答,若是听话的话,我就给你一个痛快,若是语焉不详或者是骗我……你就呆在这儿吧,也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关你罢了。我们陆家,不只是有着镇妖楼。”

    碧鳞眼眸微颤。

    宁清秋暗自叹服。

    陆长生这一下可算是说到了点子上。

    碧鳞最怕的,最痛恨的,不就是被困在镇妖楼那么多年?

    被囚禁的人,有朝一日逃出生天,正是无与伦比的欢喜,却从希望到了绝望,再次被抓了起来,还要再次面临暗无天日的囚牢……

    若是她,也是要疯的。

    碧鳞暗暗咬牙:“希望你,说到做到。”

    他话里面都是带着冰渣子。

    陆长生自然是懒得跟他保证。

    他说过的话,自然是不会食言。

    “你用的是什么,模拟的人族?”

    碧鳞冷哼一声:“我就不相信宁清秋没有告诉你。”

    她什么都知道,自然是不会替他隐瞒。

    宁清秋确实是告诉了陆长生的。

    不过嘛——

    “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要转移话题,也不要拐弯抹角。”

    陆长生言语冰冷。

    随着他的这一句话,柱子上面开始亮起了血光。

    淡淡的微光。

    碧鳞仰着头,痛苦的叫了一声。

    而后死死的咬着牙,再不肯发出半点儿声音。

    只有血沫在喉咙里翻搅的哽咽声。

    宁清秋听得几乎是毛骨悚然。

    她微微侧头。

    陆长生比起他们站得要前面一点,多了半个身位。

    看起来清冷淡漠,若仙人临世。

    却是这么云淡风轻的对着碧鳞进行折磨。

    她心尖微微一颤。

    陆长生,不只是可以救人,他杀人也是不眨眼的。

    他不是菩萨心肠悬壶济世的仁慈的医生,而是号称见死不救脾气古怪生人勿进的陆长生。

    所以,她压根就用不着为他担心。

    跟着七夜他们离开,先是去诛魔谷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他们心心念念的岐江神剑,或者是黄泉魔剑……

    然后,便是回去万湖大草原,看看平安的妹妹,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再然后……

    离开这么久,也该回去青云宗看一看了。

    有些账,必须要算。

    不只是她自己,还有——

    原主的仇。

    那个时候一心只想着好好地活下去,尽快的融入宁清秋这个身份,却是没有仔细的想一想,好好地“宁清秋”为什么会被匪徒劫持?

    那么多的人,满大街都是,甚至是还有着凡人,为什么非要抓她?

    身份比她高的也不是没有,而且,既然是人质,为什么会对她痛下杀手?

    这后面,定然是有着阴谋的。

    而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边凛的未婚妻郑芸。

    既然是对着她下手第一次,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就是不奇怪了。

    多大仇?

    非要置她于死地?

    所以,宁清秋是必须要回去青云宗报仇的。

    如今修为也是飞速上涨,甚至是连剑意都已经凝练而成,这富贵不还乡,那就是犹如锦衣夜行。

    她自然是要回去的。

    再说了,她没忘记,自己还有两个好友还在青云宗。

    沈柔和宁妍,这么久不见,不知道她们好不好?

    继而想起来那个青云宗山下的那个坊市,多宝阁里面的那个老板娘,若是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叫做艳娘吧?

    她做了投资,给了她贵宾令牌,买了她的冰玉莲灵种。

    结果宁清秋还没有在青云宗混出名堂来,转眼就是失踪了。

    那个老板娘,该不会是以为她死了吧?

    说不定,把她当成是失败的投资了……

    宁清秋想着,眼眸中浮起淡淡的笑意。

    陆长生对着碧鳞的拷问还在继续进行。

    “说吧,是什么。”

    碧鳞沉默了一下,开口的时候声音有点发颤:“小无相功,号称……可以模拟万物,模拟一个人族的气息,那就是小儿科。”

    他倒不是怕,是痛到了极处,所以生理自然反应。

    “可是每个妖族都会?或者说……修炼此法有什么条件?”

    若是苛刻,那么就是不足为虑了。

    不然的话,就是需要开始准备了。

    陆长生声音冷绝:“我提醒你,若是你所言有着半丝虚假,我不介意……搜你的魂魄。”

    碧鳞长笑一声,带着无尽的讽刺:“可笑,人族道貌岸然,却原来也是要用搜魂术这样的被你们斥责的妖魔手段……”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