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多情总被无情恼
    朝阳郡主早就已经是不耐烦了。

    她第一时间点头。

    作为最最熟悉陆长生的人,他的每一滴每一毫,朝阳都是再清楚不过。

    可以说,陆长生就是皱皱眉头,她都是知道他在想什么。

    所以,陆长生的身体状况,瞒得住宁清秋,瞒不住她。

    他在封印修罗之臂,把它扔进了空间夹层的时候,确实是受了伤的。

    只不过他不乐意在旁人眼里示弱,这个时候,全然是硬撑着罢了。

    自然,七夜和苏红衣他们修为高超——

    也是看出一二端倪的。

    不过嘛——

    不揭破,就是这么装作不知道才是最好的办法。

    陆长生和他们一样,都是无比骄傲的修士。

    “好,我们先离开吧,这个妖族就是呆在这里多吃一点苦头,之后来问,必定是什么都会说的。”

    说着,就想要去搀扶陆长生。

    他的面色,已经是有点苍白了。

    陆长生冷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倒是把人阻挡住了。

    对于朝阳郡主这样不需要的关心,对于陆长生这样的性格淡漠的人来说,确实是过了。

    让他觉得疲惫。

    他流云袖一甩,迈步便走。

    苏红衣和司空摘星对视一眼。

    苏红衣耸耸肩,一边高唱:“多情总被无情恼啊……”

    一边是大步的离开,红色的袍服角大幅度的摆开,就像是一朵朵的红莲。

    美艳极了。

    却也危险极了。

    朝阳郡主僵立在原地,眼泪珠子便是在眼眶里面打转。

    美人盈泪于睫,自然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特别是朝阳郡主这样明艳似火的美人儿。

    这一哭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司空摘星那可是怜香惜玉的人啊。

    当然,是指在这一行人之中。

    他叹了口气,拍了拍朝阳郡主的肩膀。

    若是平时,朝阳心高气傲,见他这样不打招呼就是敢碰她,早就是一鞭子甩过去抽他个惨不忍睹在说……

    现在嘛——

    完全是成了一个没有反应的木头人。

    司空见好就收,也是大摇大摆的走了。

    “陆长生性子本就是有点冷,你自己要学会心里调节啊……”

    后半句话没说。

    要不然你就来追我啊。

    我司空摘星可是惜花之人,必定是不会对你这么冷漠啊。

    何必喜欢陆长生那么一个大冰山?

    对于男人还好,对于女人简直是像人家欠了他百八十万灵石,还是极品的那种。

    也就是对宁清秋好上一点。

    咿,不对啊。

    这么想着,司空摘星总算是觉出不对味儿的地方来了。

    陆长生对于女人一向是不假辞色。

    也就是对于宁清秋和颜悦色许多。

    而且,救人,赠药,指导修为,之前苏红衣说这些的时候,眼神怪怪的,他当时还没有回过味儿来。

    现在这么一想,几乎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会吧……

    也不是司空摘星迟钝,主要是他几乎是在脑子里面形成了一个刻板的概念和印象。

    宁清秋属于七夜。

    就是这么简单。

    简直是没有哪里有问题。

    看七夜护着她那个眼珠子的样子,简直是当成了宝贝。

    虽然是现在修为还弱,但是宁清秋的天资确实是极佳,剑道天赋,也是他生平仅见。

    修士的寿命本就是漫长,虽然说高阶修士向来是看不上低阶修士的。

    但是也要看什么样的人。

    宁清秋这样的有前途的,还有着七夜这样的准道侣,在修仙界横着走都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司空摘星从来是没有想歪过。

    即便是宁清秋有着一张清丽脱俗,出尘若仙的美人脸,他也是半点儿没动心。

    朋友妻,不可欺。

    而且七夜大大真心的惹不起啊。

    他可珍惜自己的小命了。

    美人儿到处都有,九州大地修士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儿,当然,天资极佳的美人儿就要少点,但是基数太大,这个数量也是不小。

    所以,选择这么多,何必吊死一棵树?

    所以他自个儿没想,却忘了别人想不想。

    陆长生英雄救美,还是照顾了宁清秋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要是发展点什么感情,那么还真的是不奇怪。

    毕竟那个时候七夜也不在啊。

    不过宁清秋自己也该是清楚啊。

    要避嫌……

    等等等等,好像之前在说她神魂受损,所以把七夜和明远给忘了。

    这么一想,简直是没有更糟糕了啊。

    司空摘星脑海里都是搅乱。

    陆长生和七夜下一刻就要拼个你死我活一般。

    他们这些人到时候劝架不成,反而是把自己牵连进去的话……

    他还没有活够,不想英年早逝啊。

    他的命,怎么就这么惨。

    这样的事,想通了还不如没明白啊。

    司空摘星心里都是翻江倒海了,但是面上半点儿没有露。

    大步走了出去。

    宁清秋倒是一脸古怪:“我没有看错吧?刚才司空摘星好像是……同手同脚的在走路?”

    明远满脸忍着笑的表情,眼眸中宛若春风拂过一般。

    “确实是,说不得,在练什么了不得的功法呢。”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

    这话就是故意促狭了。

    那个修士练的功法非得要同手同脚?

    惹人笑**吗?

    别逗了……

    朝阳郡主一脸的倍受打击,就连宁清秋都觉着陆长生有点过了。

    但是转念想想,既然是没有那份心,还不如斩钉截铁的拒绝。

    不然的话,朝阳郡主要是不死心,对于陆长生而言,也是一种负担。

    若是以后陆长生有了真心喜欢的女修士,那么朝阳郡主的存在,就是真的非常的麻烦和尴尬了。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还希望朝阳郡主能够尽快的想通吧。

    爱情这回事儿,还真的是麻烦啊。

    她一晃三摇头的,七夜倒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清秋一脸苦相的往外面走。

    心里那个炯炯有神啊。

    这眼神,灼热得都快把脸皮给烧出两个洞来。

    又不好意思让人别看了……

    只能是装傻充愣。

    主要是她自己心里都没有琢磨明白呢。

    走到牢门口,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她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还绑在那柱子上的碧鳞。

    那一双碧绿眼眸依然是青翠欲滴,美丽得像是碧海蓝天。

    但是人已经是破败不堪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