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单方面的喜欢,没有回应的义务
    碧鳞也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

    其实,从他们离开的时候起,他的眼神就是没有移开过。

    看到宁清秋看过来,他露出了一个近乎是血腥的笑容。

    宁清秋眉头一皱。

    便是离开了。

    之后拷问他,她不想再观看了。

    这一次之后,大概是见不到这个妖异的妖族少年了吧。

    她这么想着。

    司空摘星走到陆长生身边。

    他是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的。

    在他的肩头拍了一记。

    冰澈透骨寒凉的眼神扫了过来。

    司空摘星近乎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然后他就是梗着脖子说道:“兄弟啊,我跟你老实说了吧,不要想着那些得不到的水中月镜中花了,还是惜取眼前人吧,朝阳郡主长得美,有实力,有背景,对你更是一片痴心天地可鉴,你就从了吧。”

    陆长生冷冷的看了他半晌。

    只把司空摘星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看得是毛骨悚然。

    “干什么?”

    他护着胸口,把自己装得像是个小媳妇一样。

    陆长生眉毛抽了抽。

    然后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来者是客,还是不要暴力对待。

    不然的话……

    司空摘星睚眦必报。

    他这要是下了他的脸,之后他不可能是时时刻刻的守在陆家,所以要还是到时候司空摘星回来报复,偷空了陆家的宝库——

    那就麻烦了。

    他不想全天下的追杀他,耽误自己的事儿。

    所以他很是认真的告诉他:“我不会将就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修仙一途,若是没有合心意的人,我自己一个人走未尝不可,不需要为了道侣和双修之事,强迫自己去退而求其次。”

    这话倒是说得太决绝了。

    身后跟来的朝阳郡主当即便是身体一颤。

    听听,他就是这么想的。

    他不愿将就,觉着她不合心意,宁愿一个人走,也不要她这个退而求其次……

    真的是把朝阳郡主的脸皮,给扒了下来。

    一脚一脚的踩。

    这下子,不要说是朝阳郡主,就是宁清秋都觉着这话即便是拒绝,也是太冷酷了一点。

    关键是私下里对着朝阳郡主说还好。

    这样当着他们所有的人面……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

    就是她这样的,大概都是会羞愧不已。

    更不要说朝阳郡主这样心比天高,骄傲无比,最是在乎面子的人。

    立时就要崩溃。

    而且——

    她还是深爱着陆长生,听着自己的钟情对象这么说,几乎是给了她致命的打击。

    即便是陆长生以前多么的冷酷慢待,都没有这一次,给她的羞辱大。

    特别是当着宁清秋。

    朝阳郡主几乎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飞快的走了。

    只有一道红影,在众人眼前一闪而过。

    陆长生并没有去追。

    这本就是他希望看到的。

    自然是不可能自己破坏这样的情景。

    但是宁清秋还是看清楚了她脸上那连串的泪珠不断的滑过。

    再骄傲,也不过是个女修。

    “还有。”陆长生面对着朝阳郡主的泪奔显然是无动于衷,转而对着还在傻眼的司空摘星说道,“我没有兄弟,我们陆家,我的父母,只有我陆长生一个。兄弟一说,就不要随便提起。”

    他很是严肃,一本正经。

    那个表情,一看就是没有开玩笑。

    司空摘星嘴角抽了抽。

    呵呵哒,还真以为谁稀罕当你陆长生的兄弟啊。

    这上纲上线的。

    活该像是个木头人。

    但是你要是说人家这样的不解风情的木头竟然还是有着朝阳郡主的这样的大美女倒追,到底是这些女人的眼光有问题,还是说……

    他司空摘星太不受欢迎了?

    司空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人生。

    苏红衣又是一声笑,长叹道:“真真儿是朗心似铁啊,美人垂泪竟然无动于衷,真的是可惜了朝阳郡主一片真心。”

    不过,他的这个感叹,显然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他对于朝阳郡主那样的眼高于顶的女修,向来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即便是骄傲得如同凤凰又如何?

    论骄傲,他苏红衣又是比起谁差了?

    最让他不满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会经常地和朝阳郡主撞色儿。

    衣服的颜色经常一样。

    苏红衣忒不爽。

    对于这一点,宁清秋已经是无力吐槽了。

    两个人都是喜欢红色的衣衫,这样天天穿,怎么可能不撞色儿?

    不撞色儿才奇怪了……

    宁清秋走过去:“你就别说风凉话了。”

    “那个,你要不要跟着去看一看?”

    宁清秋打量了一下陆长生的表情,小心翼翼的提了一个建议。

    照理说,这两个人的感情的事儿不好管。

    但是啊——

    朝阳郡主那就是一个破坏狂啊。

    见人就抽的那种。

    这个时候要是放任她一个人出去晃荡,要是看着谁不顺眼,给人一鞭子,那还不是要陆长生最后出面去收拾烂摊子?

    再说了,那些饱受折磨的无辜的修士多惨啊。

    这好不容易修罗之臂带来的魔气只不过是虚惊一场,这下子又是被朝阳郡主仗势欺人一鞭子……

    太委屈了。

    心里脆弱点的,可不得怀疑人生。

    陆长生眼眸极为的冷淡。

    他的眼眸,是琥珀琉璃一般。

    看起来在阳光下颜色极浅。

    都快和光晕同化。

    看人的时候,就显得极为的专注和深情。

    当然,这只是错觉。

    要知道,人生三大错觉,其中之一,不就是他喜欢我嘛。

    朝阳郡主想必也是深受其害。

    说不定还是脑补出了什么陆长生就是喜欢她,不过是言辞内敛表情淡漠,所以才一直不说出来。

    所以她就要热情似火的捂暖他的心。

    但是——

    错觉就是错觉啊。

    宁清秋错开了眼。

    陆长生眼眸一冷。

    然后他说:“我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去安抚一个不喜欢的人,我该说的都是已经说清楚了,她要是还想不通,那也是跟我没关系。”

    对朝阳,他自认已经是仁至义尽。

    但是——

    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情感绑架。

    她喜欢他,难不成他就必须回应不成?!

    可笑!

    他胸口隐隐作痛。

    想来,应该是内伤发作。

    自己便是医生,这个时候,自然是打道回府,找个僻静的地方闭关修养。

    转身便是走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