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百炼钢也成绕指柔
    最开始听到边凛的事,还是在百花城外。

    他们当时正好是准备吸收帝流浆。

    七夜记得非常的清楚。

    只是……

    当时也只是听过就算。

    没想到——

    那个时候哪里能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陷得这么深?

    于是,对于边凛的事儿便是如鲠在喉。

    即便是当时宁清秋已经是解释过了。

    但是啊……

    还是不好受啊。

    明远倒是见到情况不对,这个时候,已经是不太适合他在场了。

    若是宁清秋对于七夜无意,那么这个时候作为朋友好像是不该弃她而去,不然的话,要是七夜恼羞成怒……事情就不太妙了。

    可是吧,显然是郎有情妾有意啊。

    宁清秋对于七夜显然是不同的。

    所以——

    他觉着自己还是就看着吧。

    最多,情况不对的时候帮她一把。

    虽然是看样子宁清秋还是有点没有开窍的样子,好像是自己都没有想明白自己的心。

    他自然是不会越俎代庖。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慢慢聊。”

    明远给了宁清秋一个安抚的眼神,带着微微的暖意还有打趣。

    宁清秋喊了他一句:“哎,明远……”

    那人背脊挺直,蓝色的仙鹤祥云纹路随着他的动作,摇摆不定,绚丽流光。

    美不胜收。

    她梗了梗。

    在心里骂了他一句。

    这种时候,怎么能够二话不说甩手走人?

    七夜不知道怎么的,身周气场都是一变再变,虽然是没说话吧,但是那张脸冰寒沉凝,怎么看都是吓人啊。

    她苦着脸,缩了缩自己的小肩膀。

    面上有些讪讪:“那我……也走了?”

    七夜挑眉:“你也有事?”

    声音不咸不淡。

    显然是不乐意。

    宝宝心里哭啊。

    宁清秋觉着自己真的是欲哭无泪。

    那——显然明远也没事儿啊,这就是个托词啊托词。

    怎么明远就是百试百灵,她说出来从来就是没有成功过啊。

    于是宁清秋便是沉眉肃目道:“可能是……有——还是没有啊?”

    看着七夜的面色不对,大有下一刻就是拔出森罗刀的意思。

    她的那颗心也是拔凉拔凉的。

    虽然说知道七夜不太可能对着她刀剑相向,但是光是想想就是足够的骇人了。

    于是她怂了,话到了后半句便是全然变了。

    “如果你有什么话要说,那我必定是没有事啊,有事我也可以拖着,你说吧。”

    她那个样子吧,简直是壮士断腕一般。

    要是配点音乐,这个时候大概就是豪迈哀凉的慷慨悲歌。

    七夜被她逗笑了,神情也不像是开始那样的——沉重?

    像是一不合心意,就要找人出气。

    他问道:“你说的那个宁心莲我也是有印象的,即便是跑了也是不要紧的,她要是敢出现,有我在你身边,随时都可以杀了她,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你不要耿耿于怀。专心修炼便是。”

    “至于说……她提到的那个什么边凛,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关系?”

    七夜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大有不给一个满意的答复就是不放人的意思。

    宁清秋沉默了一下。

    恨不得伸手抹一抹自己头上可能存在的汗水。

    还不忘确定下一下:“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个?”

    竟然还折腾这么一副架势,她还以为怎么了……

    七夜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这个对他来说,可是大事儿。

    宁清秋只好回答道:“我跟他……并无太多的来往,也就是旁人以讹传讹,就是非要把我牵扯到他身上,像是恨不得把我给抹黑似的,关键是有眼睛的人都是不会相信的,毕竟我们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但是吧,他有一个未婚妻准道侣,听说在筑基期之后,两个人就会举行大典,但是他那个未婚妻自己天赋高不说,还有个位高权重过的父亲在青云宗门,对我心怀恶意,像是相信了那些传言,然后……我就被设计了,一路阴差阳错,就是来到了百花城外,遇到了明远,之后的事儿,你都知道了。”

    这么一顿解释下来,她觉着自己有点口干舌燥。

    但是就怕七夜还是扭着不放,所以解释得特别的认真。

    七夜舒坦了。

    但是还是追问了一句:“所以简而言之,你和那个男人就是……没有什么关系?”

    宁清秋:……

    然后她点点头,犹豫的说道:“也是可以这么说的吧。”

    话说,她自个儿倒是可以保证,但是这个身体的原主……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想的。

    这个的话,大概也就只有边凛清楚一点。

    “但是,我因为他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却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所以,我依然是要返回宗门,对付郑芸的,如果他要维护自己的道侣,那我们就是敌人。”

    宁清秋说得很肯定。

    郑芸,她是一定要报复的。

    不只是为了她自己,还有这个身体曾经遭受的死劫。

    修士总是有直觉的,她觉着,这件事多半是和郑芸脱不了干系。

    七夜眸光冰寒:“她竟然敢害你?那么除了死之外,好像是没有第二条路给她选了。”

    说着,他薄唇挑起了一个薄薄的弧度。

    冷漠、讥嘲。

    之前听过就忘,但是吧……

    现在宁清秋的事儿,那就是他的事儿。

    宁清秋的仇,他自然是想要替她报复。

    “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不要随便插手啊,不然的话,这个仇若不是我亲手报的话,可能是会有着心魔滋生。”

    她说这话不过是为了吓吓七夜,提高严重性罢了。

    那点子恨意,还不到阻碍她的仙路的地步。

    七夜却是信以为真。

    他有些讶异:“你竟然是如此在意那个郑芸?那好,我不会出手,我就在一边给你护法。”

    宁清秋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一起回青云宗?!”

    七夜点头,黑眸流光溢彩。

    “怎么,你不同意?”

    宁清秋心里苦啊。

    这是她不同意他就不会做的事儿吗?显然七夜这个表情,是早有预谋啊。

    拒绝不了,那就是只能认了。

    这个男人,好像是招惹了就没有办法甩掉的样子啊……

    “那我先回房了。”

    七夜点头:“你去陆长生那里的时候,需要我陪着吗?”

    宁清秋赶紧的摆了摆手:“用不着用不着,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去找你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