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世事难两全
    宁清秋第一反应,就是吓了一大跳。

    朝阳郡主那是什么样的女人?

    也就是在陆长生面前低声下气了一点,在别的方面,那不单单是霸王花可以形容的,简直是一朵食人花啊食人花。

    这个时候,食人花……哦不是,朝阳郡主竟然是这么跪在地上?

    谁能信?谁敢信?

    她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的。

    但是听着朝阳郡主那些话,渐渐地,就是明了对面挡在屏风后面的人是谁了,他们这个角度就是只看得到朝阳郡主跪在地面上,和一个木桌子。

    旁边有两个实木椅子,红色的漆光微微发亮。

    上面一个羊脂玉瓶,上面有着天然生成的浅淡的青翠符文,其中斜斜的插着一枝红梅,花瓣妍丽,香气扑鼻,带着淡淡的冷香。

    屋内的风格,也是清幽雅致。

    朝阳郡主泪如雨下。

    声声宛若杜鹃啼血。

    “陆伯父,陆伯母,我知道,朝阳提出这件事,定然是让你们为难了,但是我是真心的倾慕长生,愿意和他共求长生大道。我求你们,就成全我吧!”

    她的额头抵在地面上,半晌未动。

    良久,传来一个幽幽的叹息。

    “朝阳,我们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对于长生的心意,我也是知道的,但是你也知道,长生的性子冷,对你……”

    “即便是做父母的,也是不能强求。”

    女声温婉柔媚,宁清秋瞬间就是反应过来,这是……陆长生的那个大美人儿母亲。

    没想到啊,还以为朝阳郡主受了巨大的打击,这个时候不知道跑到了几千几万里之外呢,结果就是转眼到了陆长生母亲这里哭诉?

    还真的是——

    小强一般,越挫越勇啊。

    宁清秋都是有些佩服她了,如此的敢于言爱啊。

    就是有点可怜自己。

    之前还因为朝阳郡主得罪了陆长生呢,早知道朝阳郡主如此经得起伤害,她就不该多嘴啊。

    还是明远说得对,不要多管陆长生和朝阳郡主的事儿。

    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吧。

    只是,苏红衣就是带着她来看这个?

    这得有多无聊啊?

    不过……

    她倒是挺好奇后续发展。

    继续竖着耳朵听着。

    满脸的专注八卦。

    苏红衣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狭长妩媚的桃花眼里面,带着微微笑意。

    宁清秋的本性,他也是不会看错的。

    一样的好奇心重。

    若是她自己,定然是不会跑来偷听,但是既然是苏红衣带着她来了嘛,那就是不听白不听啊。

    朝阳郡主哀哀的唤了一声:“伯母……”

    如泣如诉。

    宁清秋简直是震惊。

    朝阳郡主那是多么的骄傲的人啊,这么跪着,这么哀求,声音这么凄婉……

    该让陆长生来听一听。

    简直是铁石心肠都是要动摇的。

    朝阳自然是知道,陆长生那里是走不通的。

    这么多年下来,她也是心灰意冷了。

    今日他的毫不留情更是伤害到了她。

    以前的话,陆长生即便是不接受,拒绝她,也是碍着两家人的情分,到底是冷言冷语没有用,便是转身躲她。

    如今——

    朝阳郡主也是越发的心慌意乱了。

    他变了。

    他的眼神,渐渐地停驻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陆长生不爱自己不要紧,他只要是等着她的爱,她的靠近就好。

    他也不能喜欢别人的。

    朝阳郡主现在需要一个保证。

    否则的话,她就会永远的,失去他了。

    所以她转眼,便是过来求陆伯母。

    陆长生情感淡薄,但是对于父母,依然是很孝顺的。

    男人沉稳的平静的声音响起:“朝阳,你若是喜欢长生,我们做长辈的自然是不会阻止,但是道侣乃是相伴一生的最重要的人,我和你陆伯母对你自然是非常的满意,但是长生……这件事,还是要让他自己来跟我们说。到时候,我们必然是不会横加阻拦,相反,我们会好好地待你的。”

    宁清秋更是惊讶,原来陆长生的父亲也是在的。

    这话倒是说得好听,循循善诱的。

    只不过……

    要是陆长生会同意,还用得着朝阳郡主来跪求?

    她的意思很明显,想要长辈出面,给陆长生压力,让他同意这件事。

    但是宁清秋觉着她这完全是病急乱投医了。

    陆长生什么样的人?

    骄傲已经是融进了他的骨子里,宁折不弯,强迫不得。

    朝阳郡主这可是出了一手烂棋。

    陆父这也算是委婉的拒绝了。

    毕竟,当父母的比起任何人都是要了解自己的儿子的。

    再说了,其实朝阳郡主也是知道陆长生的性格,只不过……山穷水尽,也是没有办法了。

    宁清秋突然有那么一刻,为这段单相思难过。

    朝阳郡主沉默的跪在那里,背脊颤抖,像是风中的落花,被雪雨霜寒摧折。

    良久,陆母温柔说道:“朝阳,你先离开吧。这件事,我真的是没有办法答应你,但是你是我们陆家看重的人,我是支持你的,也愿意为你大开方便之门,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但是长生那里,还是要看你自己。我会要求他尽量的在家里多呆一段时间。其他的,只能够靠你自己了。”

    有个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喜欢自己的儿子,样样般配,陆母是乐意的。

    虽然说,长生路可以一个人走,但是未免太过孤单。

    他们修的是道,却也不是无情道!

    归根到底,陆长生本就是性子淡漠,这样的心态无疑是最适合修炼的,但是他也太淡薄了,对于这些没有什么追求的**,若是没有强烈的动力支撑他,陆家父母还是担心陆长生会误入歧途。

    而且——

    陆父也是有野心的。

    陆家和天南王府向来是同气连枝,天南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爱若珍宝,关键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继承传承的徒弟,就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是寄托在了朝阳郡主身上……

    若是娶到了她,就是连带着得到了整个天南王府,而且朝阳确实是样样出色,关键是,她对于陆长生确实是一心一意,一旦是有了什么危险,必定是愿意用一切来保护陆长生,这样的买卖,谁不愿意?

    但是陆长生却是半点儿没有松动的迹象。

    陆父想到这里,便是叹了口气。

    世事难两全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