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闹翻,狐假虎威的威胁
    机缘机缘,只有抢的,哪里有让的?

    至少苏红衣自认为自己做不到。

    宁清秋无奈的笑了笑:“你这话,倒是真的看错我了。只是这天南王府盘踞仙人洞府已经是百代有余,即便是无主之物,现在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也差不多是属于天南王府的了。”

    这倒是修仙世界通用的惯例。

    总不可能你辛辛苦苦抢了半天的宝贝,用了很久很久之后,人家还是光明正大的来抢,还要说一能者居之吧?

    就像是苏红衣自己的遮天伞,要是上一辈的前任使用者有个后代跳了出来,说这是我家的东西,难不成还是要还回去?

    显然不行。

    总而言之,修士有着规定俗成的规矩,不过最重要的决定性的因素,还是在于又没有足够的实力。

    要是没有的话,那就小心点把自己有宝贝的事儿藏着掖着掩盖好了。

    天南王府之前就是做得很好,至少连天机阁的人都是没有发现他们还藏着这么大的隐秘。

    但是可惜了,出了朝阳郡主这么一个为爱痴狂的不肖子孙。

    历代天南王要是还没有转世投胎的,估计都要从地底下爬出来,清理门户了。

    至于说朝阳郡主为什么不怕陆父不认账,听了她的消息,就是翻脸不认人,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考量。

    当然不是因为两家的交情。

    交情这回事儿,有用的时候,才叫做交情,真的是有着巨大的利益冲突,就是血脉骨肉都会自相残杀,交情算是个什么东西?

    陆父就连自己那一瞬间都是起了贪婪之心。

    但是他也想明白了。

    他到底是比不过陆长生的,即便是有机会去吸收那仙元液,也不过是和当初的天南王差不多,而且他依然是修炼到了元婴期,那一半的仙元液也不可能让他突破到化神期。

    而最有效果的仙元晶,十倍百倍的超过了仙元液的效果,但是——

    有命吸收,没命享受啊。

    他天资不够,而且,已经是过了最佳的吸收时期了。

    最坏的可能,就是他爆体而亡。

    当初的天南王吸收仙元液的时候年富力强,正是最年轻的时候,自然是巅峰时期,现在的陆父自然是不行的。

    只有陆长生,可以完美的吸收炼化。

    利益才可以最大化。

    陆父很短的时间,就是做好了决定。

    而且,朝阳郡主也不可能为了陆长生以外的人,打开秘境。

    或者陆父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儿,这好东西几乎都是一半都交到了他的手上,要还是把天南王府有着仙人洞府的事儿包括仙元液和仙元晶说出去,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大能修士云集于天南王府,那就是把宝贝拱手让人。

    即便是陆长生有着一争之力,但是那显然是要困难上无数倍。

    所以朝阳郡主也是不担心这件事会传出去。

    再说了——

    那边他们还在讨论,到底是要怎么说服陆长生关于和朝阳郡主结成道侣的事儿,陆家父母已经是把朝阳郡主当成了自己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她做到了这个份儿上,对于陆长生的未来有着无限的好处。

    做父母的,自然是极为喜欢。

    赶紧的把人从地上搀扶了起来,他们继续商量着,在陆长生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是其乐融融,像是一家人似的。

    当然,宁清秋和苏红衣即便是没看到这个场景,也是猜测得出。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你准备告诉七夜?”

    苏红衣有点酸溜溜的想着,果然这个时候远近亲疏就分出来了,一目了然。

    不要他抢,却是把好东西留给了七夜。

    啧啧,还真是让人不舒服啊。

    宁清秋知道他想歪了,却是没有打算纠正。

    七夜也许不一定看得上仙元液仙元晶,日月神宗和悬空山,这样的两大圣地,难不成还找不出比得上仙元液仙元晶的东西?

    而且,七夜作为天之骄子,这些东西若是有的话,定然是紧赶着给他用,倒是不可能对于天南王府的那些极度渴望。

    只是——

    她到底是自私的。

    “毕竟是朝阳郡主说出来天南王府传承这么多年的秘密,到底算是别人的东西。她没有对我们做出什么对不起的行为,我们也不能太下作。所以你还是再等等吧。”

    “若是陆长生有意的话,我希望你就当做今天什么都是没有听到,若是他不愿意,你要去抢天南王府的传承至宝,我也不会拦着你。”

    宁清秋到底是欠着陆长生的,抢别人的东西,她其实是没有什么心理障碍的,但是她现在不过筑基马上就要结丹,倒是远远用不着仙元液这样高端的东西,所以她没有什么太急切的心态。

    以后又不是遇不到更好的,要是着眼于眼前的话,未免太狭隘了。

    关键是天南王府与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又没有和她结仇,宁清秋倒是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就去抢人家的东西,那脸皮也太厚了。

    若是有人对她出手,或者双方是敌对关系,那么她自然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半点儿不会犹豫。

    说白了,宁清秋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还之!

    这一点,倒是和七夜一个脾气。

    苏红衣都快被气笑了,他向来是目中无人,看上的东西都是要抢过来,倒是无所谓这些。

    只不过他没有发展成为土匪头子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不过是因为看得上眼的东西太少。

    这一次,是真的无价之宝。

    所以他还是非常的渴望的。

    这个时候倒是真的后悔带上了宁清秋一起去偷听,有着七夜镇着,他还真不好对着宁清秋动什么手脚。

    只不过——

    有点憋屈啊。

    他眼眸中闪着寒光,冷冷的看着宁清秋说道:“你还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做点什么?”

    不过就是个筑基小修士而已,要不是碍着七夜——

    他这会儿就是转身去天南王府了。

    实力越高,他才会越自在,才可以把万妖城搅得天翻地覆。

    宁清秋说道:“稍安勿躁,我知道我现在是狐假虎威,但是我跟你保证,你要是不老实的话,我就转眼告诉七夜,到时候碍着你抢宝贝,那就是——对不起啦。”

    她脸上倒是没有半点儿对不起的表情,就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