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区别待遇——让她留下,你走
    苏红衣拂袖而去。

    两个人这一次,倒是真的不欢而散。

    宁清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背后已经是全部密布着冷汗。

    苏红衣的眼神中深藏的杀气,不是没有看见。她明明可以说得更婉转,或者是这里把他敷衍过去,然后转头去向七夜和陆长生告密。

    这件事依然是同样的效果。

    碍着他们,苏红衣也不会轻举妄动。

    至于说为什么非要选这样一个直观的得罪人的方式——

    大概是自尊心作祟?

    不。

    是因为她终究是把苏红衣当成是朋友了。

    一路走过来,陆长生性子冷淡,跟她的交流其实并不多,大多数是指导一下她的丹药方面的缺陷不足还有就是修炼方面的歧路。

    朝阳郡主自然是不会搭理她。

    童童就是个孩子性格,白长了年纪,就是身体不长大,智商情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一点儿不成熟。

    虽然有的时候听着他扯东扯西的挺有趣,但是终究是不是同一个年龄阶段的对话,有的时候,还是没有那么舒服。

    只有苏红衣。

    他天马行空,有的时候确实是不按常理出牌,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下一刻又要做什么,心思无比的沈城面上却是春光灿烂,但是和他在一起,非常的新奇,会学到很多的东西。

    她失忆的时候,大多数的常识和趣事,都是在童童和苏红衣嘴里听说。

    童童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苏红衣不一样,他有条理得多,而且非常善于揣摩人心,你想要知道什么,他像是会读心术一样,都告诉你。

    而且讲着他四处游历的那些经历,宁清秋真的很喜欢听。

    就像是精彩纷呈的冒险故事。

    只不过,苏红衣抹去了太多的旁人看来血腥无比的事,对于那些杀掉的人,一笔带过,然后就是重点讲着那些风景,人性。

    宁清秋真的,很感谢他。

    她知道,苏红衣其实待她不错。

    不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或者是因为像是路上遇到了一个小猫小狗,逗趣儿般的说话,或者只是缺少一个诉说的倾听者,都是没有关系。

    她学到了很多。

    结果而言,她是受益的。

    她也知道,苏红衣有着自己的秘密。

    他不说,她还有陆长生他们都是不问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保留心里一块隐秘的无人踏足的土地的权利,只是给自己看着。

    抱歉了,威胁你,苏红衣。

    但是请你相信,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

    陆长生在这件事上,确实是有着优先选择的权利。

    即便是我们都知道,他的答案是否定。

    还有,宁清秋到底是为朝阳郡主感动的。

    虽然是怎么都是无法认同她这样的做法,但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让她有着足够的时间,把她自己规划的美梦做完吧。

    若是苏红衣去天南王府抢夺,那么朝阳郡主大概会崩溃吧。

    做了决定,背叛了生她养她的天南王府,却是还没有告诉陆长生,就是被人听到而后给天南王府带来灭顶之灾——

    她大概是接受不了的。

    所以,宁清秋即便是威胁苏红衣,也是希望再等等。

    这也是她能够为朝阳郡主和陆长生的这一段单方面的感情,做的最后一件事。

    也算是还了陆长生不小的恩情了。

    她知道,若是陆长生知道苏红衣偷听了朝阳郡主为了挽回他说出的秘密,转而去对付天南王府,定然是不好受的。

    所以,她——

    宁清秋闭了闭眼,从秋千架上站了起来。

    苏红衣这次真的是生气了。

    只希望他气得久一点,不要冲动跑去抢劫就行。

    月明星稀。

    黑色的夜,像是沉重的幕布,宁清秋迈步而出,打算去陆长生那里看一看。

    往陆长生的清风居走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朝阳郡主出来。

    她愣了愣,心里暗叫不好。

    怎么这个时候,偏偏遇到了她?

    朝阳郡主本来就是看不惯她,结果现在宁清秋还在晚上来找陆长生,更是心里堵上了一块石头。

    “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条路就是直直的通向清风居,宁清秋站在这里,去往那里已经是不言而喻,朝阳郡主自然不是多此一举的非要问,她是想让宁清秋识趣一点,知难而退。

    宁清秋条件反射的说道:“我有点事需要找他。”

    这个他指的是谁,大家都是一清二楚。

    朝阳郡主的眼里,闪烁着凶光。

    宁清秋赶紧的补救,没看到她手里捏着的瓶子都快碎了吗——

    太吓人了。

    这人连家族父母都可以出卖就是为了陆长生,她这个炮灰还是躲远点吧。

    至少不让她误会下去。

    “确切的说,我是来向他辞行的。”

    朝阳郡主面色一变,显然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着这样的意外之喜。

    “你是说,你们要走了?”

    她有些迟疑的问道。

    希望的事儿来得太快,真的是反应不过来。

    宁清秋点点头,笑得无比的诚恳。

    “是啊,毕竟是陆神医救了我一命,还是要登门道谢的。”

    “辞行为什么非要等晚上来?”

    宁清秋囧了一下。

    修士不就是白天黑夜都是混着用的?他们连睡觉都不睡,半夜经常出去杀人夺宝修炼疗伤什么都做,还在乎晚上不晚上的?

    宁清秋自己都是被同化了。

    就想着陆长生白日里大概是在为自己疗伤,这个时候找他的人应该很少,所以她没事儿就打算去登门拜访,却是遇到了朝阳——

    “我就去说两句,很快就走,我们一早就要离开,时间可能是比较赶。”

    管他的,先是把朝阳郡主忽悠过去再说呗,到时候时间改一改,有的是理由。

    朝阳郡主脸色缓和了一点:“你有什么话,我帮你带给他吧,长生现在没空,我刚才去给他送药他都没有开门,说是让我明日再去,你还是回去吧。”

    宁清秋愣了愣。

    朝阳郡主撇撇嘴,准备直接拉着她走。

    陆长生的声音却是不高不低不咸不淡的传了过来:“你过来吧,朝阳,你可以走了。”

    朝阳郡主面色当即便是铁青。

    她们站在距离清风居不远的地方,陆长生自然是早就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

    自然是能够挺清楚她们在说什么。

    只是——

    宁清秋竟然是这么快就要走?

    所以即便是知道这样朝阳会记恨,他也是出言留下了宁清秋。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