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月光琥珀
    宁清秋觉着,朝阳郡主那一刻的眼神,简直是堪比挖骨钢刀。

    让人不寒而栗。

    但是她还是硬着头皮的走了。

    朝阳郡主恨恨看着她走进了清风居的门。

    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的讨厌一个人。

    看着,就是发自内心的厌恶。

    要不是有七夜和陆长生护着她,朝阳郡主想,她早就杀了她,划花那张勾引人的漂亮脸蛋。

    她狠狠地一跺脚,转身走了。

    宁清秋直到清风居的大门关上,才是舒了一口气。

    太吓人了。

    早知道朝阳郡主是个疯子,但是陆长生干什么还要刺激她。

    真是的。

    不用说,铁定是恨上了她。

    不过嘛,朝阳郡主对她的态度从来都是不会好的,宁清秋也是无所谓了。

    清风居,是陆长生住的地方。

    临水而建,清新雅致。

    有着纱幔,薄如烟雾,天青色朦胧,在夜风中凌乱飞舞。

    清浅的柚木檀香徐徐扩散,宁清秋闻着,顿时觉着心旷神怡。

    心中为之一清,精神也是倍感振奋。

    识海都像是被涤荡一空。

    这是什么香啊,这么好闻——

    陆长生清清淡淡的声音像是萦绕在耳边:“傻站在那边干什么,过来吧。”

    宁清秋微微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着陆长生的状态和声音有点和往常不一样。

    若是因为伤势的缘故的话——

    宁清秋面上浮现一点担忧,快步朝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走过去。

    拂开了纱幔,眼前一亮,看到目中所及的画面,当时便是傻眼了。

    窗门大开,陆长生就这么随意的靠着窗沿坐着,轻薄的雪白蝉衣就是这么如水般的散落一地。

    他取下了抒发的羽冠玉簪,满头黑发流泻于肩头,宛若流觞曲水。

    手中执着一清透碧玉的酒壶,微微仰头,便是灌下一口透明的琥珀色的酒液。

    应该是酒水吧,有着淡淡的酒香弥漫在空间。

    然后,他的背后,就是一片璀璨星空。

    明明前面的路径看着今夜虽然是月华如水,但是星辰却是隐匿不出,稀稀拉拉的就那么几颗闪烁微弱的光。

    怎么就陆长生这里如此的星光璀璨华美无双?

    像是漫天银河倒挂在他的身后。

    等等——

    该不会是幻术吧?

    这么说来,陆长生还真的是有闲情逸致啊。

    喝美酒,看美景,赏美人儿......

    咳咳不对,最后一样没有。

    但是吧——

    他是不是傻啊,就是因为把心仪自己的朝阳郡主拒之门外,才有这样一个人喝酒的苦逼生活啊。

    不懂享受,不解风情。

    啧啧——

    注意到宁清秋的动静,他微微侧头,眼眸乌黑,羽睫如鸦羽,长长的,一侧头,便是在眼底投下浓重的阴影。

    让她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微微挑起薄唇,露出一个笑来。

    当真是风华无双,冰雪融化一般的让人呼吸停止的美好。

    五官精致,犹如雕刻,特别是一双眼,清透极了。

    宁清秋像是被蛊惑了一样,走了过去。

    就是席地而坐,在他的对面,看他的时候吧,需要微微的仰起头来。

    陆长生问:“你要走?”

    简单直接,一击即中。

    半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宁清秋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她还记得悬崖下初见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他,就是震惊于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人,惊艳时光,温柔岁月。

    像是山上雪,云中月。

    那个时候还以为自己才穿越——

    很怕他赶走她,虽然是一直没说,但是宁清秋当时确实是想着要巴上他一段时间的,特别是知道这不是什么封建古代,而是一个光怪陆离无奇不有的修仙世界。

    外面的世界多危险啊,还是在他的身边才有一丝丝的安全。

    如今想来,也是会心一笑。

    却是心里带着酸软。

    其实还是舍不得的。

    陆长生像是哥哥或者是亲人,她信赖他依赖他,但是到底是——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即便是多么的舍不得。

    但是都是有着各自的人生要走。

    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一起。

    “嗯。”她狠了狠心,点点头,“我已经恢复记忆了。”

    陆长生饮酒的动作一顿。

    两个人视线相对,各自的心绪都是万般的复杂。

    她看不清他的眼底神色。

    只是看着那里面风云翻滚,最后沉淀的是一片喜悦。

    衷心的喜悦。

    “恢复记忆了?真好。”

    陆长生为了她的失忆也是愁得不行,但是神魂损伤可是大难题,特别是宁清秋这样情况比较特殊的。

    若是普通的神魂受损,那就是补足就好。

    她这个却是表面看着好像是查不出问题,但是吧又确实是因为神魂损伤导致的记忆丧失。

    又不像是凡人,要是在哪里磕着碰着撞个包有点淤血就是把那根神经堵住了,所以就失忆了。

    修士失忆,可是陆长生知道的第一例。

    所以是束手无策。

    这个时候,宁清秋竟然告诉他不药而愈。

    陆长生即便是心里百般滋味,但是还是为她高兴的。

    “恭喜你。”

    宁清秋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难道要说谢谢吗?

    她看着陆长生又是饮了一大口酒,便是皱了皱眉,劝导他。

    “我听七夜说,你受伤了?伤势如何了?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喝酒了,酒性烈,伤身。”

    月光夜色中,她的声音温柔得像是早春的落花。

    清淡而香。

    陆长生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难过。

    “只是小伤,不碍事,白日里打坐服了药之后,已经是痊愈了。这酒叫做月光酒,乃是灵药仙草凝练,是我母亲酿的酒,味道清淡,对身体有着滋补的作用,喝点儿没事——你要试一试吗?”

    “月光琥珀,真的是好名字。”

    月光酒看着就像是清透的琥珀液体,这么想起来,还和万湖大草原的那个万湖的湖水有那么点像啊。

    “不过,我就不喝了。”宁清秋心里还是有点不得劲儿,就只有一个酒壶,难道是要接过来直接喝吗?

    倒不是嫌弃陆长生喝过,而是——总觉得有点太过亲密。

    他们若是同饮一壶酒,到底是不合适的。

    “我来找你,就是想要问你一件事,顺便,让你帮我再检查一下身体到底是有没有什么问题,记忆虽然是恢复,但是七夜说神魂方面不一定完全的恢复如初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