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唯有这一刻,陆长生不愿求长生
    陆长生仔细的回忆了一下。

    皱着眉头道:“没有,最先发现你的是童童,我看了,当时就是只有你一个在那个防护罩里面,没有其他人。”

    宁清秋面上的表情有点失落。

    “你仔细想想——或者可能是她离开了,你没有发现?”

    陆长生摇了摇头。

    “若是她不过是你说的练气筑基的修为,我不可能没有发现的,在落崖山底,若是突然多出了一个大活人,我不会不知道。而且,她单凭自己不可能逃离那里,除非她像是个鬼魂一样一直跟着我们,然后在我们用传送阵出来的时候,她跟着一起离开了。”

    落崖山底也就是那么大,自然不会有什么能够逃出陆长生的法眼。

    而且,宁心莲即便是再厉害,在陆长生这样的大高手面前,也不可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至于说鬼修——

    这玩意儿已经是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宁心莲也没死,好好的呆在她的储物戒指里面,怎么可能是成为了鬼修?

    宁清秋直接pass掉这个想法。

    陆长生看着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中微微一动。

    眼眸微深,却只是垂下了眼帘,问道:“怎么,这个人很重要?或者说,非常的不好对付?”

    宁清秋摇摇头:“倒也不是,就是——有那么点麻烦。不过不要紧,既然是没有发现,那就是算了吧,以她对我的敌意,即便是我不去找她,她也会满怀恨意的自己找回来的。”

    “或者说,我宁清秋在哪里她就会去哪里。”

    最后一句,显然是有点自嘲。

    陆长生倒是记在了心上。

    “你去哪里惹的这么不死不休的敌人?若是下次抓住,该问的问清楚了之后,还是直接杀了吧,或者是废了她,让她再没有东山再起死灰复燃的可能。”

    宁清秋想,陆长生看着再怎么清淡如水寒冷如冰,其实说起话做起事来也是一样的杀伐果断雷厉风行啊。

    或者说,风云榜前面的这些修士,都是同样的画风?

    也是,要是不够狠的话,也走不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

    宁清秋觉着自己有点像是给老师保证再也不会犯低级错误的小孩子。

    主要是陆长生太严肃了啊。

    不怪她老老实实的听话。

    其实她面对着七夜的时候还经常地对着干,阳奉阴违把人呛的事儿没少干,但是对着陆长生——

    大概是因为救命恩人和人格魅力吧,老是觉着自己矮人一头。

    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陆长生见她不说话,乖乖的低着头,心里有些什么东西像是下一刻就要喷薄而出,但是他到底是忍住了。

    有些事,不能开头。

    某一步踏出,就是回不了头。

    他不会让自己落入那样的一个境地。

    很早的时候,在朝阳郡主死死的缠着他的时候,陆长生就觉着,自己终其一生,都不会变成一个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他微微侧头,看着星空。

    月光酒,凉,清甜。

    这一口喝着,却是有点苦。

    她既然已经是恢复了记忆,应该是想起了和七夜的点点滴滴吧?

    在她的过往的人生中,已经是有无数的人来了又去,而他陆长生,大概也是其中的过客。

    只有七夜,会永远的陪着她。

    陆长生问:“你们已经是定好了时间明天便走?是因为有什么事赶得急吗?”

    他的手指,微微的痉挛了一下。

    明明想的是不要问的。

    却还是脱口而出。

    宁清秋一愕,然后便是说道:“那倒不是,我们确实是有事,但是也不赶时间。我就是——刚刚就是忽悠朝阳郡主的。不扯点理由出来,她才不会善罢甘休。”

    说着,便是撇了撇嘴。

    可是还是被陆长生这一喊给毁了。

    早知道就不编了。

    到时候明日不走,朝阳郡主也不会非要问你们怎么还不走吧?

    她明天就是跟着七夜一起,寸步不离,她就不信,朝阳郡主还能把她怎么样!

    乌溜溜的眼睛,古怪精灵的转了转。

    陆长生微微的笑起来。

    “那就好,要是不急的话,你们可以多呆一段时间。毕竟——陆家现在是百废待兴,你们要是留下来,倒是可以帮帮忙。”

    陆长生这话说得自己都是好笑又不信的。

    陆家有什么事严重到需要他们帮忙的地步?

    不过是为了——多挽留她一会儿罢了。

    修仙世界太大,九州广袤无垠,他们这一走,倒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陆长生想,他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准备。

    宁清秋一听,便是点了点头:“好,没问题。”

    答应的爽快,心里却是泪流成河。

    七夜要是知道了,不会剥了她的皮吧。

    才说要走,这么嘴皮子一碰,就是非要留下。

    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因为朝阳郡主想要“逼婚”的这件事,以及天南王府的仙人洞府遗赠的事儿,他们确实是还得留下来看看呢。

    陆长生不知道她这纠结的心态,反而问道:“清秋,你有没有什么对于未来的打算?”

    宁清秋一愣。

    “什么具体的打算倒是没有,左不过就是练剑、游历、修炼——若是有朝一日,仗剑天下,威震九州,那就是做梦都是会笑醒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是这么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也不怕陆长生笑话她。

    她眼眸晶亮,面颊带着微微的红晕。

    有些羞赧,有些激动。

    事无不可对人言!

    即便是她还弱小,但是她的道心还是非常的坚定的。

    就像是那句话说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对她来说,那不是万一。

    只要是不死,就会继续走下去。

    陆长生有点震惊,有点欢喜。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的沁凉的柔滑的发丝。

    温柔一如月光。

    “会实现的。”

    他这么说。

    宁清秋抬着眼眸,杏眼瞪得大大的,眼睛里面是他的影子。

    陆长生思维有些散漫的想着:也许就是这一刻,也唯有这一刻,陆长生其实不愿求长生。

    只要这一刻凝固化作永恒。

    宁清秋磨蹭了一下,到底是呆不下去了。

    总觉得气氛有点微妙。

    她微微偏头,躲过了他的手,装作是不经意的样子。

    “恩,时间很晚了,我就先走一步,有事儿明天在说。”

    然后就是一溜烟儿的跑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