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原来从最开始,我就想要绑住你
    说来这天地异火的前十的火焰,宁清秋都是快要见识一小半了。

    七夜的幽冥冷火,她自己的明净琉璃火,还有就是他口中提到的已经是被融合的水中火。

    水中火、石中火、木中火,堪称是三大奇葩的火焰。

    光是从名字就是可以看出的。

    不可能中呈现的可能。

    特别是水中火,乃是此三种双属性火焰里面,最厉害的一种。

    水火相克,分属阴阳,这两个极端之中竟然生出了火焰,即便是在天地异火里面,都是一等一的难得与稀罕。

    水中火,两种极致的对立属性都是和谐共生,那么这个火焰属性温和,威力却是爆炸般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也是水中火与其他的异火最容易融合的原因。

    没想到啊,七夜竟然是有着这样的机缘,竟然是走过路过都是能够顺走水中火?

    还是把它顺利的融入了自己的幽冥冷火中。

    难怪说怎么白变黑了,这水中火可不就是黑色的嘛。

    阴葵之水,就是玄黑色的。

    据说,这水中火向来是万里海域和无数海族的圣物,寻找了亿万年都是找不到它的下落,结果搞了半天,倒是跑到了陆地上?

    当初还有神兽玄武守护水中火,这异火又没有长脚,到底是怎么来的?

    莫非是人族的哪个大能做好事不留名,把它带到了罪恶之城?

    宁清秋百思不得其解。

    这枚水中火显然是一枚成熟的异火,不然的话,不可能是和七夜培养大成的幽冥冷火如此的融洽。

    “这样说来,你自己都可以列出引子,还需要无垢火吗?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我的实力不够,而且异火也远远没有成熟,到时候你——”

    宁清秋挺担心自己搞出什么纰漏来。

    “我就是希望你到时候把琉璃火祭出,我把水中火剥离出来,暂时的和你的琉璃火成为一体,到时候,属性和能量强度大概是和我的地狱火完全的对立,这样才算是完美。水中火毕竟不是纯阳火焰。”

    宁清秋明白了,他这水中火到底是欠缺了一点阳属性,生怕到时候阴阳不平衡,那时候就糟糕了。

    “好吧,你既然是有了安排,我都听你的。”

    七夜笑了,将脸凑近。

    “真的什么都听我的?”

    宁清秋伸出一根手指,戳在了他的额头上。

    “你即便是长得美,也不要想得太美了。”

    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七夜的脸立马就是拉了下来。

    声音阴测测的:“你说什么?”

    他最是讨厌对他的相貌评头论足的人。

    他明明是靠着一身卓绝的修为和强悍的战斗能力走天下的好不好!

    但是每每看到宁清秋有的时候止不住对于他的脸的痴迷垂涎,他又觉得还不错。

    第一次为自己长得好觉得愉悦。

    喜欢他?那就一直看着他吧。

    七夜完全不明白,这个世上喜欢一个人的脸,和喜欢这个人的区别。

    为宁清秋同学,点上三根蜡烛。

    “清秋,以后不准说男人长得美明白吗?”

    但是错误还是要纠正的。

    他这脸,哪里是长得美了?明明是半点儿女气都没有。

    宁清秋看他这么较真嘴角抽了抽,缴械投降,他说什么是什么吧,没有必要争。

    然后她突然灵机一动:“这么说来,若是找到一个阴阳属性和融的闭关地点,那么你这次突破向来是更为顺利吧?”

    七夜点头:“那倒是,不过阴阳大道可不是随处可见,与其费尽心力的去找那么增强一两成成功率的闭关地点,还不如你赶紧的培养琉璃火,至少,要加强对它的掌控力度。”

    宁清秋这下倒是笑了:“哪里还用得着费心去找?我就知道一个好地方。”

    说着她又有点迟疑。

    主要是提起那里,怕七夜有所误会啊。

    七夜爱答不理的哦了一声,没有多少的兴趣。

    结果宁清秋一看他这样就是来气,然后就是提起了之前他们回陆家之前的在槟城那个灵石秘境里面找到的关于阴阳和合宗的传承之地。

    虽然是被苏红衣个封印了起来。

    她当时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主动地想起要回去故地重游。

    但是事有凑巧,七夜就是需要这么个地方啊。

    虽然是宁清秋压根就是没有进去看过,但是也知道这个上古传承的宗门最主要的大道就是阴阳大道。

    也是少数的几个能够传承这门大道的宗门。

    那么想必里面应该是有提供阴阳和融的修炼场所吧?在那里闭关的话,想必对于七夜来说是事半功倍。

    危险性就是又要小上许多。

    为了突破化神期,怎么准备都是不为过的。

    只是当时遇到的他们几个都不是什么非要追逐此道的修士。

    他们要不就是道路已定,要不就是宁清秋这样的专注于剑道,对于阴阳双修从不感冒的修士。

    反正最后还被苏红衣损人不利己的给封印了。

    不过,若是七夜前去,那点封印倒是拦不住他。

    也算是错有错着,倒是为他们留了一片清净地。

    其实七夜可以选择回去日月神宗或者是悬空山突破。

    想必即便是没有条件,也会创造条件让他突破的。

    宁清秋把疑问问了出来。

    七夜傲然的挑唇:“若是没有办法了,我也不会强撑着,但是如今单凭我自己便是可以做到的事,为什么要回去找人帮忙?”

    说白了,就是傲气,他只想要靠自己。

    宁清秋有些好笑:“那你为什么盯上我的?”

    不就是一开始打着让她帮忙的主意?

    这个时候却言辞凿凿的,也不怕人笑话。

    七夜倒是目光深幽的看着她,里面藏着无数的惊涛骇浪波云诡谲。

    “也许——”他轻轻的说,“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没有把你当做是外人。”

    就是这么理所当然且理直气壮地想法。

    他还没有弄懂对她的感觉的时候,在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就已经是用那种惊人的敏锐和直觉,牢牢地把人锁定在了身边。

    堪称是快、狠、准的典型代表。

    宁清秋脸一点一点红了,无辜的睁大了眼。

    然后,拿起自己的炼心剑,狠狠地用剑柄戳中了他的手背。

    不安分,就是要动手。

    往哪儿摸呢!

    七夜倒是半点儿没有被抓包的羞愧。

    他直接一把把人抱了个满怀。

    “所以说,我对你很可能是一见钟情?我自己都是没有想过啊。”

    他有点开心,像是个大男孩。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