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舌灿莲花,莫须有的婚约
    宁清秋他们自然是来得最晚的。

    前厅很宽阔,虽然说陆父陆母包括苏红衣他们一行人都是到场,但是总共就只有几个人,前厅里面还是显得分外的空旷。

    阳光投不进帘幕,室内显得有些冷清。

    陆父陆母端坐首位高堂。

    朝阳郡主今日仍然是一席红衣,腰带却是织金的,上面星星点点的点缀无数的宝石,简直是将月色星光就这么活生生的扯下来一段做成腰带一般。

    绚烂夺目。

    宁清秋一进门,就差点被晃花了眼睛。

    说实话,陆父现在心里很是不舒服。

    怎么这关起门的家里事,这些人来来往往的都要来凑热闹?

    本来陆长生言辞冷漠的拒绝,就已经是让他颜面大失。

    结果还有这么多的看热闹的。

    陆父觉着自己一世英明,都是毁了。

    其实也不怪他不敢多说什么,其他的下人也不敢拦着。

    这些可是和自家少主一个档次的人,哪里是他们这些小虾米拦得住的?

    若是平日里,陆父自然是不会不舒服。

    在修士的世界里,拳头大,那就是一切。

    所以,只要是有实力,不要说参与他们陆家的家事,即便是真的要做点什么,他们也是没办法的。

    但是若是不给陆家人面子,他也不会轻易的放过就是了。

    头可断,血可流,但是陆家人的名头和节气不能丢。

    这个时候既然不是什么威胁陆家的生死存亡的大事儿,陆父自然是没有理由驱赶他们这些“外人”。

    好歹昨日也是帮助陆长生保护了陆家城的人。

    欠着人情都没有还,这要还是把人赶走了,那不就是恩将仇报了?

    以后大概是没有人会到陆家来做客交好了,特别是眼前的这些人大概是要得罪完了。

    所以陆父只能是忍气吞声。

    生怕他们察觉出什么猫腻来。

    这话又是不能明说。

    天南王府的那一切都是隐秘中的隐秘。

    他敢保证,这里的这些所谓的陆长生的朋友,要是听说了这件事,立马就会对他们陆家刀剑相向。

    仙人洞府、仙元液、甚至是仙元晶。

    这样的诱惑实在是太大。

    大到没有人舍得放弃。

    大到什么交情都是转眼是云烟。

    所以陆父绝对不能说。

    儿子向来是有主见,但是这次就是不能听一听他的话?

    做父母的什么时候会害自己的孩子?

    他握着茶杯的手,青筋暴起,看着立在那里跟个万年冰山似的儿子,恨铁不成钢的心滚滚沸腾。

    “从小到大,父母也没有要求过你什么,就这一件事,当年是答应过朝阳他们家的,你就履行婚约,和她尽快的选个良辰吉日结为道侣,我和你母亲才对得起天南王府。”

    “你就直说,答应不答应!”

    之前陆母已然是苦口婆心的劝了。

    但是不论是怎么说,陆长生就是一个态度,不合作。

    简直是让人操碎了心。

    他这个时候心里也是满满的愤怒。

    看向朝阳郡主的眼神像是夹着冰渣,冷得彻骨。

    朝阳也是没了办法,昨日的那样明显的区别待遇,她已经是愤怒又恐慌。

    就怕陆长生忽然就明了自己的心意。

    他若是做了决定,就不会回头。

    那么这一生,她就没有办法了。

    所以才要快刀斩乱麻。

    陆家父母昨夜也是思考了一晚上。

    这婚事答应不答应?

    肯定是要答应的。

    这么好的事儿,简直是打着灯笼也是找不到的。

    他们一边哀叹着天南王生了一个不孝女,但是一边也是高兴自己儿子遇上了如此的惊天机缘。

    若是事成,便是一步登天。

    就连陆母,都是觉着这桩婚事简直是无一处不妥帖。

    即便是没有朝阳吐露的隐秘,他们其实都是满意自己的儿子和她在一起的。

    就是愿望并不强烈罢了。

    若是可以自然是好事儿,若是儿子不开窍,那也就是算了。

    多少修士都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修炼,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要结为道侣的。

    找道侣一个是因为修士准则法财侣地,一个就是因为为了突破瓶颈,要找一个人和自己共参大道。

    极少的一部分,是因为感情在一起。

    对于修士而言,有感情的往往要不就是修为太高或是太低,们不当户不对的。

    要不然——就是那些合适的可以做道侣的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反正要圆满的很少。

    陆家父母也不强求。

    但是既然是有了仙人洞府这一茬,那么陆长生就必须得成婚。

    这可是通天大道。

    做父母的自然是要推着儿子走了。

    陆父声音吼得再大,对于陆长生来说,都是跟过眼云烟似的。

    他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就像是眉目已经是被冰霜封住,冷寒至极。

    他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一反常态,以前他们虽然也是支持朝阳郡主对他的纠缠,但是也不会这么强硬,这一次,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们凑成堆。

    但是他陆长生可不是听之任之的人,他们想要玩什么把戏他不管,朝阳郡主给出了什么样的条件让他父母宁愿说谎也要逼婚他也不在乎,他不会奉陪!

    对于陆父的质问,他冷冷的吐出三个字:“不答应!”

    跟冰刀子似的,全部都是往陆家父母还有朝阳郡主的心口插。

    半点儿没留情。

    陆父捏碎了手里的杯子,热水倒了一地。

    “你!”

    简直是气得心口疼。

    好说歹说,十八般武艺都是用尽了,奈何儿子不配合,他就是不松口。

    他们容易吗?

    三人一商量,知道陆长生这里别的办法行不通,只有一点,他是个言必诺行必果的人,一言既出,那就是千金不易。

    所以他们就编纂了一个莫须有的婚约出来。

    就希望陆长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事儿给应了。

    反正继续拖下去,也是找不到什么好办法,而且夜长梦多,要是陆长生听到了什么消息跑路了——

    所以立马就是急急忙忙的把人叫来。

    没想到陆长生半点儿不配合。

    陆父说:“长生啊,你知道我们陆家和天南王府多少年的交情?这个婚约你要是不履行,那么天下人会怎么看我陆家?所以你还是好好想想,朝阳她很好,有哪点儿配不上你啊!”

    硬的不行就是来软的,也算是没办法了。

    陆长生冷笑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婚约?莫不是临时杜撰拿出来哄骗我的吧?要是有了婚约一说,朝阳郡主怕是早就传得人尽皆知了吧?哪里还会留到现在才说。”

    他这话里话外,都是把朝阳嫌弃到不行。

    朝阳脸皮再厚,在心上人的面前,也是一戳就破,立马就是通红了脸,也是通红了眼。

    虽然他说的这是真话,但是陆家父母敢应吗?

    说不得下一秒陆长生便是拂袖而去。

    朝阳咬着唇道:“我想要让你真心的喜欢我珍惜我,所以才按住婚约不提,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没办法了,就望你看在我一片痴心的份儿上,履行当初的婚约吧。”

    宁清秋当即便是抖了一抖。

    当真是——舌灿莲花啊。

    不过显然陆长生是不会相信更不会感动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