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绪极端化,事不宜迟
    宁清秋被七夜这毫不客气的说辞给哽了一下。

    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

    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陆长生好歹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啊。目前他们也是在人家的家里做客,你修为高自然是不把这些世故人情放在眼里,她宁清秋就是个筑基修士,得了元婴修士的救命之恩维护之情,竟然还敢拒绝人家要求同行的建议,还是在陆长生都说了路上所有的机缘宝物都是分文不取的情况下……

    这样的事,换了七夜之外的另一个修士听到,都是要指着宁清秋的鼻子骂她不识好歹的。

    但是宁清秋知道七夜的脾气,可不像是陆长生自持身份,气急了也不过就是拂袖而去面容冰冷罢了。

    不认识的时候,这样的高冷人设自然是挺吓人的,出场就是自带三万米隔绝气场,可是吧,熟悉之后就知道这人发起脾气来,也最多是个冷漠以对罢了。

    当然,宁清秋在这一点儿上实在是有了误解。

    陆长生虽然性格清冷,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脾气好。

    陆长生的脾气古怪,整个九州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然的话,杀人名医的名气和规矩不会这么广为传颂。

    要是不了解陆长生的为人的,可以参考一下他的救人的规矩。

    杀一人,救一人。

    这么多年,没有人可以让他改变规矩。

    就连宁清秋,最开始的时候,陆长生不也是打算见死不救吗?

    后来有了平安用生命化作的那个禁忌防护罩,他才算是出手救人。

    当时没有想到,这一救,就是救了个大麻烦回来。

    只是无论如何,多少年后,陆长生回想起来,总算是没有后悔过的。

    宁清秋自然是想不到很多年后的事儿,她听了七夜的话,心里面虽然是半点儿不赞同,不以为意,但是面上自然是有些为难的模样:“这样不太好吧。”

    七夜冷冷道:“有什么不好的,陆长生要是识趣,就不该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和他交情不深,除了他机缘巧合救了你一命,没有更多的情分,就这么空口白牙的想要和我们一道去找岐江神剑和黄泉魔剑,亏他还真的是有脸提出来。”

    话中全是讥讽。

    宁清秋完全的被七夜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给惊呆了。

    陆长生哪里知道他们是要去找什么?

    “他都说了,即便是同行,无论是什么机缘宝物一概不取……”

    宁清秋到底是想要为他的人品据理力争一下。

    但是就在七夜冷冷的瞪视中,声音越来越低。

    在看着说下去就是要吵架的节奏,宁清秋自然是要转移话题。

    “好歹还是要面子上过得去,再说了,陆长生本来就是对这些事一无所知,我看这次他也不过是想要赶紧的离开陆家躲过朝阳郡主逼婚的事儿……我拒绝了,人家也没有强求不是吗?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她说话温声细语的,见着七夜的面色沉凝,便是说了几句之后话锋一转。

    “不过我们这一趟确实还算得上机密,若是陆长生加入进来,到底是难得磨合,他不一道,也算是好事儿,而且,你的功法隐患到了不得不治的地步,我们还是尽快的启程去槟城,先把道心种魔的突破成功了再说。”

    这话倒是说到了七夜的心坎儿里面。

    字字句句都是为了他在打算。

    别提听在耳朵里多么的舒坦了。

    于是他的面上露出一个笑来,恍若云破月开,乍暖回春。

    特别的俊逸风朗,萧疏轩举。

    “我就知道,你最关心的,还是我。”

    陆长生那个小白脸,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

    七夜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段时间太过情绪化,而且一点点微妙的情绪都是按耐不住的表现在了明面上。

    对于陆长生更是从来没有一个好脸色。

    其实他的性格沉冷,即便是对于陆长生不喜,也是不会表现得如此的出格。

    也不是说七夜就会面上不动,心中记恨。

    他的性子骄傲,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对陆长生的不满,是因为他和宁清秋之间的那种气场和张力,即便是陆长生救了宁清秋,但是就是冲着他对于宁清秋的那种特殊,就足够七夜警惕。

    他不会这么幼稚的吃醋,只会懒洋洋的表现自己对于陆长生的不屑。

    这样的直白的表现,吃醋吃得这么厉害,多半还是道心种魔的种魔作祟。

    宁清秋表面笑语盈盈,心里却是提高了防备,七夜的状态,已经是不可以拖下去了。

    然而她还不能明说。

    说了的话,七夜要是意识到了,说不定情绪起伏还会更为严重,要是被种魔钻了空子,她就是后悔都是来不及了。

    于是宁清秋见着七夜的脸色好转,气场也不是那么杀气腾腾了,便是提出了一个让七夜十分欣慰的话题。

    “既然都是拒绝了陆神医,我看我们也不好继续赖在陆家不走了,在说如今的陆家家务事闹着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结局,我看我们还是今早的启程离开,明天就出发前往槟城你看怎么样?虽然是那个阴阳和合宗的传承之地被苏红衣封印了,但是到底是有没有人闻风而来去解除封印就不得而知。我们还是要快一点,以免被人捷足先登。”

    开始不在意那个地方,自然是万事不管,这个时候需要用到,自然是要担心的。

    宁清秋这么一说,七夜简直是不能更赞同。

    他早就想走了——若不是宁清秋一直非要留在这儿,他又不想逆了她意思。

    他的声音都是带着愉悦的温度:“好,我们明日便启程。我待会儿给明远传个讯。”

    宁清秋点点头,她本来是打算亲自去说的,既然七夜都是决定了,她就不多跑一趟了。

    话说回来,提到苏红衣她差点忘了一件事。

    “对了,你还记得那个被抓起来的碧鳞吗?”

    “那个妖族?”七夜蹙蹙眉,声音有些低沉,那个妖族三番两次威胁宁清秋,还动手动脚的,他留他一命,已经算是法外开恩,手下留情了。

    宁清秋点头:“苏红衣好像是有事要找那个妖族,我们走的时候和陆长生说一声,那个妖族要是没有什么用处的话,我们走了之后既不用交给我们也不要杀了,直接留给苏红衣好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