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重重心魔劫
    宁清秋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梦境。

    迷离的、绚烂的,超出人类想象极限的美丽。

    她的意识像是一叶扁舟,悠悠荡荡的进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但是头顶蓝天如穹顶,白云柔软,阳光暖暖。

    她近乎微醺。

    即便是没有喝酒,整个人也是飘飘欲仙。

    也许,就这么一直的醉下去也是不错的事儿。

    她想。

    只是……

    躺在一池湖水边上的宁清秋皱起了眉,七夜和明远都是极为关注她的动静,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是发现了。

    她身下是七夜拿出来的寒冰玉塌,可以保持修士心如冰清,有着宁神镇气的作用。

    为了宁清秋的顺利,这样的宝贝,七夜眉头都是不会皱一下的就拿出来。

    她醒了吗?

    他还没有怎么遇见过——其实宁清秋之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由胎息状态凝结金丹的案例。

    她的重要性又是决然不同。

    所以他一时半刻紧张倒是可以理解的,想到这里,面上便是微微苦笑,都说是每逢大事必有静气,他倒是入障了。

    两个人几乎是屏住了呼吸。

    然后,天地灵气骤然狂聚而来,就像是飞蛾扑火,百川归海,那叫一个义无反顾九死不悔。

    玉塌上风华绝代的少女,沉静下来的时候,就像是沉睡的美人,等待着有缘人,将她唤醒。

    有那么一刻,七夜甚至是觉得……她会一直沉睡下去,不再张开眼睛。

    不过下一刻,这种无来由的恐慌就是已经离他而去。

    宁清秋极为缓慢的,掀开了眼帘。

    她在那梦境中无忧无虑就快这么真正的睡过去的时候……她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个问题。

    她是谁?

    之前在做什么?

    怎么就是无缘无故来到了这么美丽的地方?

    就是这么一瞬间,她的意识便是清醒了过来。

    然后,便是电光火石的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她记得自己和七夜还有明远找到了灵石秘境之外,然后……

    就是这么失去了意识,还差点彻底的迷失?

    这是幻境?还是心魔?

    她这个时候要是清醒,就会发现自己几乎是立即出了一声冷汗。

    这样的事,想想都是后怕。

    若是宁清秋没有在彻底的陷入沉眠之前,反应过来的话,大概这个时候依然是香消玉殒了。

    这一惊,就像是惊蛰时分的第一声响雷。

    春雷声声,简直是让人即便是垂死病中惊坐起了!

    宁清秋骤然清醒。

    然后眼前便是一阵场景变换。

    无数的财宝,金光闪闪的累积一地,晃花了人的眼睛,但是宁清秋就是这么淡漠的看着,然后,手上就是出现了一柄三尺青峰剑,看其外观,却和她的炼心剑没有任何的差别。

    她低头看自己的手,纤细优美,却是半透明的状态。

    宁清秋心中了悟,自己现在约莫是灵魂体的状态,而之前……大概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受控制的开始了自我的修炼进阶。

    对这个,宁清秋还是有所了解的,她虽然是没有老师教导,但是说来不论是明远还是七夜,都算得上是她的半个老师,对于修炼上的疑问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都有着半师之谊。

    在赶来槟城之前,除了和七夜探讨一下关于到时候她具体如何使用琉璃火进行对他的辅助进阶,其余的时间,都是在询问一些关乎进阶金丹的有关事宜。

    也算是好学了。

    其实主要是宁清秋心里没底儿,她一路上的修炼,可以说,都是个半吊子,后来丫丫虽然是给了她具体的修炼方法,太阴真解也确实是天下一等一的顶尖功法,可是都是没有人具体的给她普及基础知识的。

    所以,她悟性好,机缘佳,修炼速度向来是跟火箭式的往上冲,但是吧……这个基础打得不算是太牢固,所以一直以来,不管是陆长生还是七夜明远,都是对于她忧心忡忡。

    当然,陆长生那个倒不是对于她以前的经历有所了解,主要是他救下来并且接受的就是个对于修士和修仙完完全全的外行人,一窍不通,就是白纸一张,所以就不得不经常地耳提面命。

    当然,这也就是宁清秋有这个待遇。

    别的人就是想要还要看陆长生给不给这个面子呢。

    修士为了自己的修为的增长,实力的变强,那可是不折手段,基本上什么都是能接受的,被高阶修士冷言冷语的说几句,那几乎是祖上烧了高香。

    总的来说,宁清秋的各个修士进阶的相关知识和对于九州世界的认知,基本上是从其他的人身上东拼西凑出来的。

    不过好在她借鉴的几个人都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顶尖修士——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专家中的专家,权威中的权威。

    当然,若是普通修士可能就是有点糟糕,因为这几个都是绝世天骄,那有的事在普通的修士看起来那就是要了老命了,是攀登不了的珠穆朗玛,但是换个人看看,也就是个小山坡,或者就是个小沙堆,腿一抬,也就过去了。

    所以说起来都是不怎么凶险。

    好在宁清秋也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

    但是对于眼前的场景那还是很清楚的。

    就是凝结金丹的时候遇到的心魔劫。

    这个和七夜那个所谓的心魔比起来可就是天壤之别了。

    她的这个,充其量说白了就是个伪心魔,基于修士的一些负面情绪的累积,或者是修士在修炼过程中的因果缠身,然后就是诱发了内心的一些魔障般的情绪。

    总而言之,只要是道心坚定,这一关,其实是并不难过。

    当然,也是有那些执念深重的修士,说不得便是身死道消的结果,所以在金丹这一关,因为心魔劫难而的修士着实不在少数。

    或者说,这样的修士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修士也是人,就是有着七情六欲,还有那些贪嗔痴怨,所以心魔这东西,可以说是每个修士都是必然遇到的。

    宁清秋挥剑一斩,幻境破碎,然后便是有着她依然是修炼到了元婴期,仗剑九州,人人来拜的场景;或者是她灵根破碎,修为全无,由高高在上的修士变作虚弱的凡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