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无极太极,阴阳两仪
    ……

    修士都说,闭关无岁月。

    而这一次七夜要想突破化神,不知道到底是要耗去多久的时光。

    明远不急,他只需要等待便可。

    明远在小湖旁边,修了一个小木屋。

    其实依照他的本性而言,其实更喜欢的是那种袒露天地,以天地为师的情怀。

    不过嘛……

    这一次,他可不是主角。

    七夜的成功突破,才是他们三个人心中统一的目标。

    某种程度而言,三个人虽然说不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也可以称之为一条船山的人。

    都是同伴,甚至是可以说上一句至交,那么其中哪一个进步取得巨大的成就,其他的自然是与有荣焉;若是哪一个出了事……其他的即便是千难万阻也是要报仇雪恨的。

    说得简单点,就是这么个情况。

    如今,宁清秋和七夜都是进入了闭关的状态,而他自然是担负起了守卫的重任。

    有的人修炼,求的是纵横天下;有的人修炼,求的是长生久视;有的人修炼,求的是大自在大逍遥。

    众生百态,不一而足。

    明远想,自己需要成为的是一块坚硬的盾牌,或者说,沉默无声的山峦,也许并不是他们这里面最耀眼的,但也是绝不可少的。

    若不是足够的信任,七夜和宁清秋也不会这么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

    有的话,即便是不说出来,也是可以心领神会的。

    ……

    湖底,水色幽幽。

    因为七夜的灵宝定海避水罩,说是罩子,其实长得和小梭子差不多,通体幽蓝,上面有着繁复的刻纹,精致绝伦。

    大概是半个巴掌大小,但是宽度却是只有一半。

    看起来倒是像个精致的手工艺品。

    但是修士却是可以一样看出其中的不凡。

    这定海避水罩感应灵气气息,在二人对坐的方圆十丈之类,没有任何的水和其他的生物可以靠近。

    号称定海避水,自然不只是单独一个避水的功能。

    不然的话,哪个修士自己施展一个防御法术不行?

    这都是相当于一个防护灵宝了。

    七夜对于自己的突破早就已经是明心见性,对于自己的前路道途看得无比的清楚,说白了,在他的眼前,没有什么挡路的曲折,只有一片坦荡的大道。

    闭着眼睛走,都是可以走得更远。

    当然,七夜不是那种闲置时光的人,他一刻也没停下。

    即便是他已经是几乎领先了一个时代。

    在他的这个年龄,无数的凡人还在麻木的活着,生命短如朝露,还有无数的已经是踏上了修仙路,却不过是在练气筑基打转的修士。

    而他,已然是要进阶化神。

    一开始,就是没有回头路。

    不可回头,也不愿回头。

    他生来,就是为了顶天立地,为了颠覆着庸碌世界。

    古人都说,生来不凡者,必然是头角峥嵘。

    七夜,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或者说是,无人能及。

    宁清秋有点紧张,但是看着七夜平静如水的样子,却又瞬间被抚平了心绪。

    她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七夜自己都是如此的成竹在胸,胜券在握,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他?

    他赢了,为他欢欣鼓舞,若是败了……也不过是重来一次罢了。

    明净琉璃火慢慢的祭出,从丹田处飞出,这一次却不是宁清秋主动地驱使,而是因为七夜的地狱火的牵引。

    或者说,现在应该是地狱火和水中火的结合体。

    那苍白色的火焰外围是一圈纯然的黑色。

    看起来极为神异。

    七夜心中无数的明悟闪过,没有半点凝滞,就像是百川归流,如此的顺畅,就像是天经地义一样。

    他的积累太雄厚,虽然说他的时间和其他的元婴修士比起来,实在是太短太短。

    但是有的时候,修士的修炼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

    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他倏然睁眸,一双黑瞳乌眸,无尽的光晕开始旋转。

    宁清秋几乎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却是反应过来,不是七夜自己睁开了眼睛,或者说,他的意识这个时候并不是完全的清醒并且由着自己控制。

    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日月重瞳,乃是七夜的本命道体,也是这方世界最最恐怖的体质之一,突破的时候有点异像,好像貌似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地方……

    宁清秋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他的身周的气势一点儿一点儿收敛进了体内,渐渐地,不像是个有着恐怖修为的元婴修士,像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甚至是孱弱无力的婴儿。

    就像是这个时候她伸出一根小指头,就能把眼前的以往坚不可摧的男人给戳到。

    她心中诡异的想到,真的要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修士都是要疯狂的吧?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弄死一个绝世天骄,盖压一个时代,或者说不知道多少时代的传说……啧啧,这不少的心灵扭曲的修士,多半都是抵抗不住这样的诱惑。

    好在——

    宁清秋心灵善良啊——她自己想着。

    自己人,怎么下手?

    再说了,即便是不认识,她也不会趁人之危的。

    不为其他,只为了对得起自己的本心。

    七夜双眼之中日月旋转,黑瞳外的一金一银的两轮光圈开始不停地交相辉映,简直是世间奇景一般。

    那里面,山川河海,草木虫鱼,有天翻地覆,有日月轮转,有着生灭循环。

    简直是大道鸣音,至理浮现。

    宁清秋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捡了大便宜,七夜的突破,她这么近距离的观察,甚至是之后还可以参与其中……对她来说,这是一场天大的造化。

    七夜,也必然是有意为之。

    不只是为了他自己,更是为了他。

    也许没有宁清秋,没有了阴阳调和,七夜的晋升会麻烦很多,有可能会按耐不住入魔,可是只要是修为上涨,真的成了化神真君,以后还是有着补救的办法。

    她并不是必需的那一个。

    但是七夜如此的执意要她在身边,也不不过是想着晋升的时候,拉她一把。

    这份儿心思,天地可鉴。

    黑白色的地狱火和几乎是透明化的明净琉璃火交缠在一起,渐渐地,化作了一个太极图案。

    无极太极,阴阳两仪。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