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金丹剑修
    明远带着她直接冲出了秘境。

    正好之前进来的时候,七夜斩开了一个通道口,如今即便是已经合拢,但是那个地方比其他的空间节点都要薄弱,堪称是最好的突破口。

    明远何等记忆力?他一直是个有心人,自然是记住了这里,抱着宁清秋可不是像无头苍蝇似的乱飞,而是有目的的冲着那个最薄弱的节点冲过去的。

    毫无阻碍。

    若是其他的空间节点,以他金丹期的实力,却是打不开的,毕竟不是人人都是七夜那种恐怖的实力和修为。

    若真的是那样,他这个时候都可以单枪匹马的去闯万妖城了。

    宁清秋见明远没有停下,绣眉一蹙,却也是安静下来不说话任由他作为。

    体现了真正的信任。

    明远向来不是什么自作主张的人,做什么事都是有着他的理由,既然听到她的话都是没有反应,必定是有着他想法,最好的选择,就是静观其变。

    他们隔得秘境远远地,都是可以感受到秘境中那股霸道绝伦的气势,堪称是天下无双。

    天空上方,已然是一片黑沉。

    比起之前在陆家城修罗之臂出世的时候也是不遑多让,光是看上一眼,便是让人胆战心惊。

    乌云滚滚,闪电雷蛇跳跃流窜,像是酝酿什么磅礴的招式一样。

    许许多多的修士开始朝着这边涌来,却是远远地就停住了脚。

    这是来观看渡劫的修士,这千年以来,这应当是九州大陆第一位修炼到了化神的修士,不来看看怎么行?

    在槟城附近的修士还算是好,遇到了这样的千年一遇的机会,自然是紧赶慢赶,至于说什么关于比斗啊阴阳和合宗的传承之地啊什么的,都是被暂时放到了一边。

    事情总是有个轻重缓急的。

    若是这个时候都是分不清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那么真的是该去洗洗脑子了,那叫做拎不清。

    在修士的世界里面拎不清的人,下场都是无一例外的十分的凄凉。

    犯蠢的人,没有几个。

    即便是真的不懂得,看着别人都是怎么做的,自己也会在心里掂量一二的。

    明远带着宁清秋也是稳稳当当的站在了远处的一棵大树上。

    脚尖稳稳地踩着树梢,周围有修士看过来的几眼,两个人都是八风不动,根本就是看不出什么异样来的,更不会让人猜测两个金丹修士和前面那位正在进阶化神的大修士有何关系。

    都以为是一样的赶过来看渡劫的修士。

    唯一可以引起注意的,就是这两位一看就是年青一代的修士,如此年纪便是如此修为,当真是惹人注目。

    两人故意没有进行任何掩饰修为的手段,就是微微遮掩了一下气息。

    前者是为了震慑,不然的话,在修士的世界里面没有实力,那么不论是什么阿猫阿狗都会爬到你的头上来,那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说后者,同样是为了避免麻烦。

    低调了不好,高调了也不行。

    要是有什么人看出蛛丝马迹来,以后要是追踪他们那不也是无从着手?

    宁清秋也是从明远的传音里面明白了他的意思。

    分化一下众人的注意力,而且,七夜那边已经是稳稳当当,他们若是隔得近了说不得他还会束手束脚,那不就得不偿失?

    甚至是两个人在看到有人朝着这边飞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对视一眼,反而是朝着来的时候的方向慢悠悠的飞了一小段的距离才最终的选择了这棵大树作为观察点。

    也是为了个其他的来人一个错觉,就是他们也是和其他的人一样,“急匆匆”的赶过来的修士……

    细节决定成败。

    果然,没有任何人怀疑他们。

    其实即便是不这么处心积虑的考虑细节都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这个时候四面八方的修士所有的注意力基本上都是贡献给了渡劫的中心地带。

    人人都想着可以从元婴晋升化神的场景里面,学到一些东西,若是能够蹭到那么一点大道纶音或者是洗礼之花那就是再好不过。

    滚滚雷劫轰轰而下。

    修士讨论的声音充斥她的耳朵。

    “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前辈高人在此渡劫……非要在这个地方,莫不是和我们槟城有什么莫大的关系?”

    光是听声音,就可以想象说这话的人多么的眉飞色舞。

    想想也是,若是槟城走出去的修士成就化神……对于槟城的修士而言,那简直是大大的长了脸,走出去都是虎虎生风啊。

    说不得槟城这么发展一段时间,就会成为巨无霸一样的超级修仙大城,他们这些槟城修士不只是与有荣焉,还会有着方方面面的好处。

    另一个立马就是反驳了:“你这话倒是想得太美,人家大能渡劫,说不得只是随便的选择一个地方,进阶化神的元婴修士,数来数去多半就是来自于九州风云榜上的那些绝世高手,我可没有听说你们槟城哪个修士上了榜的。”

    带着冷嘲热讽,却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酸溜溜。

    宁清秋微微的瞟了一眼,前面的说话的修士也是一位金丹,不过看起来普普通通,没什么特点,倒是后面说话的这位,锦衣华服,还拿着一柄极为华丽的细剑,看起来倒是比前一位年轻许多,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俊美风流,就是眼睛细长,带着点薄薄的讥嘲。

    正好与她的视线相对,便是微微一笑。

    宁清秋一愣,转而便是不动声色的偏移了视线。

    前面说话的那位气红了脸,但是一看就知道后者来头不小,便是讷讷的闭口不言。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自然是观看大能渡劫,吵吵什么?

    旁边也有着和事老出来和稀泥,也有人说道要吵走远点,总而言之,便是偃旗息鼓了。

    明远倒是笑道,轻声说:“没想到啊,竟然是会被人误会成了槟城的修士……不过那个人后半句话倒是没有说错,看来还是有点水平,应该是出身世家宗门。”

    宁清秋微微点头,却是不再关注。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修士也是用剑的,她自然是不会多看一眼。

    剑修不常见,大多数磨砺苦修,或者是仗剑行天下,却是挑战者居多,像是那个骚包男那样的倒是少之又少。

    就是不知对方到底是不是正宗的剑修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