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正邪,不过人心
    韩越倒是不知道自己无心之中确实已经讨好到了最大的boss。

    所谓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了。

    也是宁清秋他们都是心里明白,韩越这番话确实是心里话,没有半点儿故意的拍马屁的意思,然而这样的无形马屁才是最致命的。

    七夜这样的层次,也就是这样的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实力的夸赞,才是发自心底的,值得信任的。

    所以他算是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了韩越这个自来熟的热情。

    主要是看出了人家确实是有事儿找上他们,虽然是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儿,却可以直接的排除是单独冲着宁清秋来的可能性了。

    于是就是大地回春,数九寒冬,变为了三月暖风和煦。

    韩越便是越发的谈性大发。

    宁清秋出来也有一段时日了,和其他的修士打交道的时间并不算多,而且韩越还是目前他们遇到的第一个来自于济州的修士,她自然是非常的感兴趣。

    凌云宗,她虽然是没有听过,毕竟济州很大,她当时不过是刚刚接受了修仙世界的设定,从宁家出发前往青云宗,对于其他的宗门世家,还真的是知道的不多。

    她可不是明远或者是七夜这样的家学渊源,从小便是接受相关教育和知识,对于云荒世界的了解不知道比起她高出多少倍,堪称是掌握着这个世界真相的那一小批人。

    但是没听过没有关系,只要是淡淡的略带欣喜的露出他乡遇故知的表情,加上一句,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韩越就是非常识趣的接下了讲述的后续任务,对于宁清秋的感慨便是合盘接收,侃侃而谈:“宁姑娘过誉了,我凌云宗虽然不过是刚刚入阶的六品宗门,但是底蕴还是非常的深厚,近千年来发展也是极为的迅速……若是之后姑娘回了济州,路过无量山附近,还希望到我凌云宗来做客,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极为浓重的自豪骄傲的情绪。

    确实,出身六品宗门,这样的身份,已经算是足以自傲了。

    而且,韩越身份一看就是不简单,宁清秋虽然是出自青云宗,还是老牌的六品宗门之一,门内高手如云,典籍如海,高深功法传承更是数不胜数,但是她必然是没有那么一份底气在外面如此骄傲。

    因为她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罢了。

    当然,现在要是回去,解释清楚相关失踪的事宜,只要是宗门认可了她的身份,便是可以立即晋升内门核心,说不定还能混一个真传弟子当以当。

    宁清秋虽然不是盲目自大的人,但是可以相信,若是没有哪个青云子弟有着惊天机缘,那么便是不可能在这一届的修士里面有人胜过她了。

    她的进阶之路,自从离开了青云宗,被刮进了后山禁地之后,便是走向了一条诡异的路。

    无人同行,只能一个人摸索。

    不过迄今为止,还是没有什么纰漏的。

    当然,少不得要感谢一路上遇到的贵人。

    明远、七夜、还有陆长生,每一个人,她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当然,还有平安。

    他为了她舍生忘死,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她都是承了这份情。

    若不是知道平婉那边,有着林惊风和花英的出手,而且身后还有着青云宗的大修士出手压阵,她说什么也是要先回去上鬼涧愁会一会那位少宗主,把平安在这个世上唯一血脉相连的亲妹妹救出来。

    如今便是一心一意的和七夜还有明远继续在幽州游历,前往诛魔谷。

    宁清秋想,韩越怎么说在凌云宗的地位都是不低,不然不可能可以这么信誓旦旦的说着让她去了凌云宗便是他来尽地主之谊,说得像是自家的地盘一样,若是没有两把刷子,这话倒是不可能这么脱口而出。

    只是……凌云宗在无量山脉附近?

    那么,岂不是非常的靠近黄泉魔宗?

    宁清秋可还是记得这个诡异的魔道宗门对于自己的紧追不舍,三番两次派人追杀她不说,竟然是宁心莲加入的魔道宗门,他们勾搭在一起,对于宁清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于是她便是问道:“凌云宗在黄泉魔宗附近,想必时常会有摩擦吧?“

    这话问了相当于白问。

    谁不知道正魔不两立?

    虽然说魔道六脉里面,只有无生道的魔修人人得而诛之,非常的嚣张跋扈无恶不作,其他的魔修都还算是低调,毕竟如今的修士世界,还是正道为尊。

    比如说幽州,这个魔修邪修的大本营,不就是因为修士里面邪魔占了一大半,所以惹来了其他的大州的敌视羞辱吗?

    这件事,在幽州呆久了,人尽皆知。

    宁清秋倒是没什么想法,其实功法何必分正邪?只在人心罢了。

    不过她的想法不重要,不过是沧海中的一滴水,怎么可能影响大势?

    她也没有这么自不量力。

    只是宁清秋一提到黄泉魔宗,韩越便是立刻警醒。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宁清秋,像是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提起这个魔道宗门。

    “没错,我们凌云宗和黄泉魔宗毗邻,但摩擦倒不算是很多,这个魔道宗门的修士,比较深居简出,这些年来,少有他们的活动踪迹。“

    这话一出,宁清秋便是心里打了个突。

    韩越这话却是意味深长了。

    魔修虽然是总体实力比不上正道修士,做事也没有魔道昌盛的时候那么高调猖獗,但是魔修本就是顺心而为肆意无比的,要说他们变得深居简出……倒是比起丧心病狂更让人难以相信和理解。

    事有反常必有妖。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而且还不小。

    韩越问道,像是不经意般:“宁姑娘怎么会对黄泉魔宗有兴趣?“

    他反将一军。

    宁清秋笑了笑,倒是坦荡:“和他们有点旧日恩怨,倒是不值一提。“

    韩越顿了顿,心里忖度了一下,便是说道:“提到黄泉魔宗,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不知道宁姑娘是不是知道了——济州青云宗,姑娘可曾听说过这个宗门?“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