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蛮族,精血演化法
    韩越呼吸都是粗重了几分,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男人在喘什么呢......

    “宁姑娘是否看出端倪来了?”

    他目露精光,脸上的表情神秘兮兮的,声音也是压得很低。

    即便是设置了隔音法阵,他也是下意识的小声说话,当然,在这里的几个人个个都是高手,作为金丹修士还不至于连小声说话都是听不清楚。

    宁清秋觉着自己有点头疼。

    额角抽了抽,看着面前的鬼画符,她表示......完全看不懂啊。

    她怎么接话?

    难道要说自己看不懂?

    这就是学渣的悲哀了啊,虽然说宁同学已然是修炼到了金丹期,不大不小在修士世界也算是个不可多得高手了,但是吧......对于什么阵法符箓包括秘闻,知道的还真不算多。

    对于地图这玩意儿,更是看不懂。

    弯弯曲曲歪七扭八的这么些线条交缠在一起,怎么看都像是一团乱麻......能看出什么来?

    之前关于岐江残图还好说,虽然说具体在什么地点,那也是完全看不出来,他们只能是根据猜测和一部分历史传说,推断那地图上的地方应该是处于诛魔谷中,但是具体的还是要等他们真的进入诛魔谷,才能看到底是找不找得到那个地图上的地方。

    但是宁清秋可以确定,岐江残图上面画的看起来才像是地图,只要是看到了相似的地形,怎么也是可以认出来的。

    可是这羊皮古卷就是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种族的杰作,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的绘画方式,要不是韩越信誓旦旦,明远也是看得全神贯注若有所得的样子,宁清秋还真是要怀疑一下所谓的地图是否准确。

    说不定人家就是个抽象派的绘画艺术来着......

    韩越兴致勃勃的看着宁清秋,但是——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非常的严肃,看着羊皮古卷的表情也是十分的凝重,但是......就是半天不接话。

    可把韩越急得不行。

    怎么?该不会他们想要暴起杀人,抢夺地图吧?

    不会,韩越自己也是有着底牌的,他拿出来的东西,是地图,但是没有钥匙,他们也是进不去那个地方。

    若不是知道自己不拿出一点重量级的东西出来,人家也是不会相信,韩越怎么也不会这么直接袒露这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嘛——即便他们知道了,韩越也是很有把握,自己可以掌握一定的主动权,毕竟那个地方可不是实力高就是可以畅通无阻的,要是没有知情人,去多少个金丹修士都是个死字。

    他这么自信满满,却不知道自己彻底的低估了宁清秋一行人,当然,对于宁清秋除了实力之上有点低估的之外,其他方面说不定还算是高看她了。

    要知道宁清秋若是搁在现代,这样的情况就是属于严重的偏科。

    实战能力一等一,有了剑意加持的剑修,那可是杀伐无双的战斗派。

    但是吧,理论知识,除了渣就是渣,知道的东西不少,但是绝对是不全面的。

    她的知识库,都是从好几个人那里拼凑出来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就是没有个系统化,而且细节方面,简直是惨不忍睹。

    所以——看不出这个什么鬼地图,还真的是不能怪她啊。

    宁清秋轻轻地吐出一口气,面色凝重,叹道:“竟然是这个地方......啧!”

    简直是一唱三叹,情绪极为的复杂。

    七夜眸光含笑。

    差点就没忍住,这丫头,怎么这么可爱。

    她不懂,也没有装懂,就是说一半留一半,等着韩越这个傻子给她接上去呢。

    也许是因为明远和七夜的加成作用,还有宁清秋这个年纪都是修炼到了金丹期给了韩越一种错觉,他以为人家是真的看出来了。

    半点儿没怀疑。

    明远倒是对于这些有所研究,这卷羊皮古卷上面的绘画方式,来自于一个战斗力强悍的民族——蛮族。

    蛮族,也称作蛮人,说是人,其实也只是和人类极为相似的一种种族,他们天生的战斗力强悍,特别是他们不爱借助外物,最是仰仗自己强悍至极的**力量,据说最厉害的蛮族,最光辉的时刻,竟然是号称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可想而知,他们的**力量多么恐怖。

    个个都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气汉子。

    只是这么厉害的种族,在万族战场上,最后还是无力回天,终究是淹没在了历史的尘埃里面。

    如今,便是只剩下传说了。

    蛮族这样的注重**,向往的最高境界就是肉身不坏,金刚护体,这样的形容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没错,有传言说,蛮族就是人类修士里面体修这一脉,最初的来源,他们淬炼**,以肉身抗刀兵雷霆。

    在修士里面,体修也是强悍的代名词。

    号称是近战无敌,只要是距离拉近,即便是剑修这样的一等一的攻伐修士,也是要束手束脚,比不过这样的近战狂人的。

    他们把**当做是兵器来练,每一个成功的体修,都是有着大毅力的人,意志钢铁,说的就是他们。

    宁清秋有的时候听着七夜或者是明远他们偶然提起一些关于体修的修炼方法,都是为那种骇人听闻的训练方式感到牙疼震撼。

    ——详情参照普通人听说关于雇佣兵啊、特种兵啊、杀手之类的残酷训练方式的心情......

    明远自然是知道宁清秋压根就是没看明白,虽然说韩越以为宁清秋看出来了,正在那里瞪着一双瓦亮的眼睛等着宁清秋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便是立刻当做是救火队员救场了。

    “这是蛮族的精血演化法,这些蛮族号称是**永恒万载不灭,所以这样的用精血作法绘画的方式,在蛮族大行其道,他们捕猎荒兽,制作羊皮古卷,记载某些重要的东西......若不是使用的蛮族精血,也不可能如此岁月悠悠沧海桑田下来,这份地图还是保存得如此完整。”

    明远也很是感叹。

    七夜却是嗤之以鼻,再怎么厉害,这蛮族还不是手下败将?不然的话,怎么会轮到他们人族成为万族灵长,成为这方世界唯一的主人?

    成王败寇,这所谓的肉身永恒,他觉得偏了,蛮族偏执极端,哪里像是人族博采万族精华,学习、领悟、创新,才有如今的百花齐放,无数修炼方式都是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穷则变,变则通!

    不断进步,才不会被淘汰。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