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路遇,是人还是鬼?
    宁清秋一边享受着这样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堕落生活,一边在心里叹息自己也是被糖衣炮弹给腐蚀了。

    但是半点儿没有想要改正的想法啊。

    大概是因为韩越这个人吧......宁清秋对着他那张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的样儿觉得没有什么太多的戒备之心。

    之前的合作已经是开诚布公的谈好了,宁清秋自然也是某种程度把他当做是半个伙伴。

    这个人没有坏心,至少现在没有,那么还是可以信任互动的。

    若是韩越一开始便是有什么异心,哪里还能在他们面前活蹦乱跳这么久?早就被七夜给大卸八块了。

    正在这个时候——

    “咯吱——咔嚓......”

    两三声脆响声清晰的传入耳朵里。

    宁清秋他们几个人顿时都是停住了动作。

    七夜不慌不忙的收回了森罗刀,只是光芒微不可查的一闪,便是已经烙印进了右手手腕处,一个深紫色近乎纯黑的美丽图案。

    像是缠绕着荆棘的刀剑。

    韩越不小心看到,嘴角又是一抽。

    他都不知道七夜的兵器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准了,据说只要某些特殊的血脉修炼的功法,可以让自己的本命武器被熔炼进入身体,他第一次看到七夜的武器烙印的时候,差点没有把眼珠子瞪出来。

    却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武器是可以随时随地轻而易举的融入身体,那就是神器。

    ——还好他不知道。

    不知者不罪,无知者无畏。

    七夜以前是喜欢将森罗到刀放进某一处空间夹层里面,四维层面上,他随时可以在任何的地方从虚空之处,将他的刀取出来,比什么储物空间都是好用。

    只是近日突破化神,得益的不只是他自己,还有森罗刀也开始了进化。

    照理说它早就可以凝聚出器灵,但是森罗刀作为绝世凶兵,其上的杀戮血腥之气简直是盖过一切,倒是有这个环境也是没有办法生出灵光,更不用说让器灵成形并且拥有不输于人的智慧了。

    虽然说森罗刀比起那些有了器灵的神兵利器还要更加恐怖许多,但是有得必有失,七夜也不强求。

    再说了,他的刀,只要是指哪儿打哪儿就可以,这样才得心应手,如果真的是产生了独立的人格和智慧,即便是依然奉他为主,言听计从,终究是让他不怎么舒服。

    这点,大概就是和他唯我独尊的性格有关。

    所以——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兵器,七夜和森罗刀,正好是绝配。

    他淡淡的抬眼,朝着黑暗幽深的丛林处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却没开口。

    早就发现来人了,不提醒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这些人威胁不到他们,没有必要。

    就像是大象休憩生活,难不成还要因为自己睡觉的地方有一堆蚂蚁,所以要慎重的换一条路吗?

    说出来都是可笑之极。

    而且,刚才这些人的行走路线明明不是朝着这边,怎么突然半路转向?

    七夜很有些兴趣。

    他进阶化神成功,身上的懒癌差不多也算是痊愈,也没有像是之前那么大狗狗似的超级粘人了,虽然还是在宁清秋左右寸步不离,眼神也是灼热,但是却高冷许多。

    至少表面风度还是回来了。

    ——哪个女人不爱强大的男人?天天撒娇怎么给人安全感?

    七夜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所以性格虽然淡漠高傲了些许,但是该有的好奇心他一点儿不会少。

    之前对于蓬莱入口只是没有点燃他心中的那个好奇点而已,就像是冥河小忘川,他不就是燃起了兴趣?

    宁清秋也是默默的瞅着树林深处,这个时候心跳开始慢慢加快,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全身血液流速的加快......这个云荒修仙界,该不会有鬼吧......

    月黑风高,丛林幽幽,还有突如其来的声音......

    怎么看都是鬼片标准配置,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了镇妖楼中遭遇碧鳞的那个时候,也是毛骨悚然。

    她看了看身前的篝火,金红色的光芒带着温暖,还有明远七夜他们都是在,心里的慌张好歹下去了许多。

    这么多年,鬼修这玩意儿都是隐匿无踪,他们该不会运气逆天就是这么撞上一个吧?

    正想着,来人却是露出了真面目。

    宁清秋立马便是松了一口气。

    月光下有影子,首先不是鬼,然后便是看到了几个人就是这么走了出来——也好,不是什么野兽。

    其实要是荒兽,是不会这么轻易的被人发现的,它们属于夜间顶级的掠食者,捕猎有着独特的一套方式。

    其实即便是修士,也不可能犯这么大的错误。

    只说明一点,刚才踩碎树枝弄出声响......他们是故意的。

    也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是表明了态度,虽然不知道过来到底是干什么,至少可以确定一点,没有恶意。

    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打个“招呼”了。

    和宁清秋一样,韩越也是松了一口气,说白了,在场的四人组里面,就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可能还是有点担心的样子,七夜那是刚刚进入化神期,这个时候还是有那么点独孤求败高手寂寞的感觉,正想要好好地打上一场,若是来人找死,他也不介意送上一程。

    但是可惜......

    出来的几人不知道怎么的,当即便是身体一寒。

    打头的是个穿着深紫色锦衣的俊朗青年,五官俊美,黑发竖在紫金冠中,添了几分潇洒风流。

    他们一行七八个人,个个都算是修为不凡,今日乃是路过这里,却是奇怪的发现了大晚上的竟然远处有光亮。

    这说明了有人烟。

    兴冲冲的走近,才发现不是什么聚集的小村庄或者是小型部落之类的,就是旅客在野外升起的篝火。

    几个人当时便是有点傻眼。

    要知道,野外晚间多么危险,只要是个修士,出门游历之前必定是要被耳提面命,若是散修,自然是更清楚这里面的厉害关系,这可是前辈们的血泪史给出的经验教训。

    竟然还有人这么大大咧咧的升起篝火?甚至是他们还闻到了烤肉的香味......一路风餐露宿,这一下口水都是要流出来了。

    他们虽然是达到了筑基期,可以辟谷,但是干巴巴的没有啥味儿的辟谷丹哪里有这样的灵气充沛的烤肉来得诱人?

    带队的乃是一行人的大师兄,当即便是拍板走了过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