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有求于人,身受重伤
    于是宁清秋热情招待了远道而来的东海龙庭的一行人。

    别误会,她倒不是有着什么别的想法,单纯就是为着自己刚才的打量过分所以才别的方面弥补一二。

    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怎么也不好才见面,就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敖烈倒是见惯了大风大浪。

    他什么样的人族都是见识过,而且年纪阅历和实力地位在那里,眼光自然是和这些偏激愤慨的小年轻不一样。

    所以自然而然的便是接受了宁清秋的好意,带头和一群半龙人坐了下来。

    看得出来,敖烈在这行人中间,非常的有威望。

    刚才的那个少年本来是怒气勃发的,结果他只是淡淡的一个眼神,不久彻底的让人老实了下来?这安抚力还是数一数二的。

    只是那少年坐下来的时候,还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过,怎么觉着篝火闪烁中,有点别致的妩媚啊?

    仔细看去,那个少年面如冠玉,白皙皮肤,精致五官,要不是看着喉结和胸部一样的平坦,宁清秋都要以为那不过是个女扮男装的漂亮姑娘。

    大概......是个小受?

    而且还这么听这个敖烈的话,该不会是一对吧?

    宁清秋想着想着,思绪就有点飘了,但是好歹是维持住了表面的待客之道,没有让任何人看出她歪到了十万八千里去的诡异思维。

    篝火这么围上几个人,便是彻底的坐满了,这么看着,还有点拥挤的样子,宁清秋想了想,便是和韩越一起,把篝火堆弄得更大了许多。

    周围也更加的亮堂了。

    那漂亮少年便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大晚上的在荒郊野外的弄得这么明亮,生怕没有什么荒兽出没吧?找死也不是这样的啊......”

    后半句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已经是看到了敖烈扫过来的眼神,冰冷的,带着警告。

    于是立马就是怂了。

    在东海龙庭,敖烈的名号在年青一代,那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不只是崇拜憧憬,还让他们敬畏服从。

    敖烈可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虽然说对于年轻弟子也是照顾有加很是护短,但是吧,能够做大师兄,不只是实力,还在于权威。

    他是一个赏罚分明非常的有魄力的人,一旦是做了决定,那么就是只能服从听话。

    其他的弟子都挺怕他。

    于是漂亮少年圆圆的眼闪烁了一下,嘴唇微微蠕动,到底是把后面一大堆的嘲讽吞了回去,什么也不敢多说。

    心里还有点委屈。

    该不会是大师兄看到这里有个漂亮姑娘,所以才非要停下来的吧?

    要知道,他们出来可是有着正经事要干的,路上甚至是还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可怕怪物,他......

    宁清秋看着那少年表情万分纠结,便是觉得可乐。

    其他的几个修士都是默默无言,她一看就知道,对于敖烈马首是瞻。

    而且这个姓氏......宁清秋小时候可没有少看神话,东海龙王那一家,可不是个个都是姓敖?不知道和这云荒世界,有没有什么牵连?

    这么一想,思绪又是跑偏了。

    她收回不着边际的猜想,对着敖烈微微一笑:“阁下从东海龙庭远道而来,与我们相遇,便是缘分,只是......”

    她话尤为尽,收尾受得突然,意味深长的样子。

    端看对方怎么理解了。

    敖烈知道,这是要求自己先表态。

    到底是偶遇旋即分离,还是有备而来冲着他们来的。

    敖烈自己清楚,自己这还真的是偶然巧遇,但是他接受邀请留下来,自然是有着他的目的,不然的话,打了招呼,便是走了便是,何必要趁着火光走过来?

    他也没有想到,万无一失的筹谋了这么久的事,承担着龙庭给予的重大责任,竟然会在路上出了如此大的纰漏。

    他万万没想到,如今只能是极力补救。

    “相逢即是缘分,实不相瞒,我们这一次出来,是宗门有任务交代,姑娘大概也已经看出,我有伤在身,几个师弟虽然实力不错,但是终究不过筑基,我有心无力......”

    “见几位实力高强,我内心万分喜悦,希望看在大家同为人族的份儿上,路上让我们与几位结伴而行,待我伤好,我们便是立即离开。当然,姑娘放心,我们自然会给予报酬,绝对不会亏待几位。”

    敖烈说得十分的认真恳切。

    萍水相逢,自然只有直接坦白,才能最大限度打消对方的怀疑。

    敖烈心里苦笑,这也是不得已啊。

    宁清秋他们半点儿没有奇怪。

    个个都是少见的高手,宁清秋的鼻子也很灵,早在敖烈坐下来的时候,她便是隐隐闻到了血腥气,要知道明净琉璃火最是纯净无垢,她的身体被潜移默化,早就到了冰肌玉骨纯洁无暇之境,稍有异味,便是瞒不住她。

    即便是敖烈已经是极力遮掩,仍然是被宁清秋感应出来。

    其他的人,也是各有手段,早就看出敖烈一行人,只有他一个金丹修士,其余的几个虽然是气血浑厚精力十足,也不过是筑基期的修士罢了。

    敖烈这话一出,东海龙庭几人当即便是变了脸色。

    纷纷朝着他看过去。

    那个漂亮少年更是声音都吓变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敖烈,这个在他们这些弟子眼里的强者,竟然会受伤?

    “大师兄?你受伤了?怎么可能......”他几乎要扑过去,却被敖烈一手拦住,呵斥了一句。

    “小夏!这里还有着几位刚认识的朋友在,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

    大师兄的威严,尽显无疑。

    那个被唤作小夏的少年当即便是身体一僵,漂亮的黑眼镜蒙上了一层水雾,更显莹润。

    宁清秋心里古怪的一突,更是觉得这个少年太过女性化。

    莫不是用了什么法器道具遮掩身份?

    不过,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没去管,只是看着敖烈。

    敖烈拱手道:“还望见谅,这是我家小师弟,平日里没规矩惯了,几位就不要和他小孩子一般见识。”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脸上带着温和,显然是对于这个小师弟很是维护,而宁清秋他们,自然是不会和一个筑基修士为难。

    虽然说宁清秋还没有晋升金丹期多久,但是她已经开始熟悉如今的身份地位了,在修仙界,有多高的修为,就有什么样的相应的地位,要是反其道而行之,不遵守规矩来,反而是让人看低了她。

    而且,宁清秋还不至于小气的和一个关心自己师兄的人计较什么。

    敖烈也是会顺杆爬,顺便就是解释了最开始那个叫做小夏的少年对他们的隐约的敌意。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