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断然拒绝,形势突变
    宁清秋摆摆手,笑道:“阁下多虑了,你这位小师弟天真烂漫率直随性,对你更是真情流露,我们自然是不会怪罪了。”

    她这么说着,却是自己也忍不住冒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明远眸光微漾,顿觉好笑。

    他最是了解宁清秋不过,想必这么文绉绉的说话,她定然是十分的不自在吧?

    于是,恶趣味发作,他就是不接话,看着宁清秋和这些东海龙庭的人交流。

    也算是给她一个锻炼的机会。

    七夜不会在她遇到生命危险之前出手,他也要收敛一下自己过于旺盛的保护欲。

    宁清秋是一个杜林的个体,她不会喜欢无微不至的保护,即便是出发点是好的,也不应该强加在她的身上。

    明远作为朋友,自然是希望她可以走得更远,在这条路上走得更稳,只有她自己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并且多经历世事,她的路才会更加的平坦。

    不然的话,像是上次突破遇到的心魔劫,就是个大问题。

    明远会提供帮助,但是从不会帮宁清秋做任何决定。

    不论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敖烈微微一笑,带着点感激。

    这很让人心里舒坦。

    但是宁清秋并不会放下戒备。

    说实话,就连人族都是不可轻信,更不用说和这些立场极为微妙的混血人族相处。

    东海龙庭虽然势力不凡,但是宁清秋和他们一个在沿海,一个在内陆九州,说白了,没有什么交流,也没有必要真的答应敖烈的要求。

    即便是他信誓旦旦的要给出丰厚的报酬。

    没看到人韩越要求和他们同行,给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吗?

    那可是蓬莱入口!

    不管到底是真是假,只要是有关那个地方,拼搏一场并不奇怪。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罢了。

    当然,敖烈所谓的雇佣,自然是比不过韩越和他们的深度合作的,要知道,为了达到那个地图上的地点,他们自然是要摒除一切,鼎力合作的。

    敖烈的雇佣,最多就是一段时日,并不要求他们用命守护。

    他也买不起宁清秋他们这样的年轻有为的金丹修士的人命。

    可是侧面说来,也可以看出他伤得有多重。

    要知道作为半龙人,他们的**精血比起人族旺盛不知道多少倍,当然,七夜这样的类似的怪物自然是要排除在外......这样的伤,竟然是不能痊愈,而且也不可能单单的靠着灵丹妙药治疗,便知道敖烈这次必然是栽了大跟头。

    若不是迫不得已,他怎么会坦言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且要求雇佣宁清秋他们?

    除非他已经是没有更多的选择,只能是病急乱投医了。

    宁清秋这个时候突然就想起了陆长生,不为其他,只要是这位大神医在的话,想必敖烈的事就很容易解决了。

    举手之劳罢了。

    可惜,那位远在陆家城,倒是没办法了。

    她却不知道,陆长生和苏红衣都是离开了陆家城,出了丰饶平原。

    韩越当即便是抢先出声:“敖兄客气了,只是我们也是有着要事在身,接受你的雇佣一事,只能说是抱歉了。阁下最好还是另请高明。”

    本来嘛,好好地东海龙庭的人,就是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呗,干嘛屁颠颠的跑到九州内陆来?

    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要是敖烈还是全盛时期也还好,只要不是遇到好几个高阶的金丹修士出面,他还是安然无恙的,如今身受重伤,那么这一行人在许多的人眼里那就是香饽饽了。

    龙族最爱收集宝藏,据说每一头龙都是有着堆积如山的珍宝,它们个个都是守财奴,却又有着强大的实力和漫长的寿命,所以在龙族有着无尽的财富和宝藏。

    而作为龙岛的下属实力的东海龙庭,虽然是得到了人族正统的认可,但是,很大程度他们也和龙岛有着斩不断的联系,人族也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即便是龙族强大,也是在云荒翻不出什么浪花。

    ——更不用说还留着一半人血的混血人类了,他们只是一个夹缝求存的势力罢了。

    东海龙庭发展艰难,在两族中间艰难的寻找平衡,龙族的特性也在他们的身上呈现......总的来说,龙庭的人有钱。

    所以敖烈说什么报酬不会亏待,那必定是一笔非常丰厚的报酬。

    可惜,他们现在有了更重要的目标。

    再说了,以七夜和明远的身份实力,要什么没有?不过就是为了自己寻宝探险,找到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而乐意罢了。

    就像是韩越提出来的要不是蓬莱入口且地图甚至是牵扯到了蛮族,还和他们要去的目的地基本重合,宁清秋他们就没打算要同意合作。

    结果才谈得好好的,突然就冒出了一队东海龙庭的半龙修士,开口就是要雇佣他们......

    韩越没有当场翻脸,已经是和蔼可亲了。

    煮熟的鸭子,还能让它飞了?到口的肉,他韩越还能吐出来?

    别开玩笑了!

    不亏待?报酬丰厚?能有蓬莱入口牛叉吗?

    没有就别说了!

    韩越心情不好,说出来的话即便是表面客气,但是字字句句都是带刺的。

    说白了,就是很冲。

    这个时候,东海龙庭的人正是因为大师兄竟然是身负重伤深受打击,被这么一刺,便是当即就是恼怒不已。

    这就好比请他们护卫已经是让这些龙人大丢脸面,竟然还要遭受冷嘲热讽?怎么能忍受?

    本来情绪就是不稳,修士也不是什么讲道理的种类,立马就是有了剑拔弩张的架势。

    形势一触即发。

    宁清秋扶额叹息,嘴角抽了抽。

    怎么一个不留神,就是变成了这样的状况?

    韩越他能不能长点心啊,她也没有表露出自己要答应的意思啊。

    事情都是有个先来后到,既然是同意了韩越的合作,自然是不可能转头就和另外一方达成协议。

    再说了,即便是半龙又是如何?不论是他们提出了什么样的报酬,难不成还真的能够诱惑她改变主意?

    只要是她不改变注意,难不成七夜和明远还会因为什么利益不尊重她的想法?

    那不可能!

    要不是因为目的地凑巧,都是诛魔谷,宁清秋便是会就拒绝韩越的提议的。那她就更不可能因为其他的原因,转身和这些压根不熟的来自东海龙庭的修士走。

    说到底,蓬莱入口虽然是传说之地,宁清秋也并不会因此违背曾经对于丫丫的承诺,岐江神剑的剑灵,她是一定要找到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