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欠人情债总比情债好
    说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宁清秋觉着明远被什么推销人员附体了。

    她默默地,抖了一抖。

    有点尴尬。

    这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既视感......

    真的是让人不由自主的——

    想要挡住脸啊。

    但是很显然,在场的除了她自己和一直是隐匿在黑暗处,默不作声的七夜外,所有的人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特别是听到了明远说出来这丹药的名称之后,更是呼吸浑浊,目光死死盯着天河星辰丹,眼珠子都快给瞪出来了。

    简直是看史前生物的眼神。

    宁清秋有点莫名其妙,这个......有这么夸张?

    她很是怀疑。

    这瓶丹药,是陆长生在她告别那晚临走的时候,给她塞的几种丹药之一。

    不像是她经常跟啃着糖豆一样的天香玉露丸那么熟悉,而是第一次拿到手的丹药。

    其实就连名字,陆长生说过一遍,她也是有点傻傻分不清楚。

    她只知道这一瓶带着暗黄色的丹药瓶里面装的,是治疗修士内伤的一等一的圣药,特别是对于来自于其他修士的特殊真气伤害,包括剑意刀意这样的武道真意造成的持续性伤害有着奇效的丹药。

    可是——

    效果虽然厉害,但也就是口头说说,具体能治疗什么阶段的修士受到的什么样的伤害,她还真的摸不准。

    说实话,虽然是跟了陆长生几个月时间,但是前半段一直是在刚刚苏醒恢复身体,最多也就是经常泡在炼丹房里面,认一下基本的草药图鉴,还有某些陆长生要炼制的丹药的填炉步骤——

    咳咳,这里说明一下,所谓的填炉,就是指在适当的时候,放入相当分量的草药,这些药材都是有着定制的,比如说炼什么丹药就要放入相应的药材,而且定量品质还有时间顺序都是出不得任何差错......

    要知道,炼丹师爆炉的话,产生的爆炸的威力,可是不小。

    同等级的丹药,甚至是比起同阶的火法修士释放的爆炸类型的术法都还要厉害,范围更大,爆裂时间更短,爆炸威力更为强悍。

    所以填炉也是个技术活儿。

    即便这只是炼丹师的助理打下手的工作。

    所以,炼丹这件事,它不只是个技术活儿,还需要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合。

    但是炼丹一途多么的浩渺无极?所以对于这些具体的丹药名称,除了少数几样她经手过的,宁清秋还真的是一问三不知。

    并且,因为陆长生的侧面影响,导致她对于丹药的认知,也是有点偏离大众。

    这倒不怪她。

    就像是和七夜、明远、陆长生他们待久了,她就以为九州的修士水准虽然是不可能达到他们的这个程度,但是怎么想,也不可能太低。

    但是这个水准线要是画出来,一准比起真正的平均线要高出不知道多少。

    陆长生的态度云淡风轻,所以她拿这些丹药的时候毫不手软。

    朋友的一些赠礼,她也接受坦然。

    就像是天香玉露丸,她跟嚼糖豆似的,半点儿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吃法要是被旁人看到了,不知道得惹起多少的红眼病。

    天河星辰丹,在她的眼里,也就是那么回事。

    知道疗伤效果好得很,但是具体怎么个好法,也不清楚,这个疗效的恐怖代表了什么,她也不清楚。

    宁清秋不是不懂思考的傻白甜,主要是周围围绕的都是一些某种程度的“变态”,于是她的参照物变得十分的诡异,所以某些认知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偏差,还真没办法。

    只有慢慢的改变了。

    就像是现在——

    看到了东海龙庭修士包括韩越在内,过于扭曲和震撼的表情,就像是眼神活生生的出现了那一个化神修士那么恐怖震惊不可思议.....她才觉得,可能不是人家大惊小怪,而是她宁清秋表现得太不正常。

    所以现在才觉得,陆长生那么轻描淡写的提起的丹药,说不得,还是非常的了不起外加珍贵。

    她之前也知道陆长生出品必属精品,知道这些丹药是好东西,但是怎么个好法......眼前的这些人的表现,给了她一个答案。

    于是——

    暗暗骂了一句陆长生。

    这家伙,给她这么多的好东西,她以后要是再见到他,怎么抬得起头?

    想想之前拿了人家那么多的东西,还欠着救命之恩,竟然还拒绝了陆长生想要同行的要求......这个时候都是恨不得回去戳死自己。

    要说还真的不是她宁清秋白眼狼啊,主要是有着七夜这么个人在,她还真的不敢把陆长生带进队伍里面。

    两个人要是针锋相对,弄得鸡飞狗跳的,受罪的还不是她?她受了气不说,还是对两个人都是打不得骂不得,还要哄着供着......

    想想都是苦逼。

    所以宁清秋很没出息的对着更好说话的陆长生采取了吃干抹净不认人......啊呸呸呸,是过河拆桥的手段,断然拒绝。

    现在想想,都是觉着自己有点不仗义啊。

    还有当时就是有点害怕,要是把陆长生给顺走了,陆家对她的看法态度还另说,主要是朝阳郡主那个爱得疯魔的神经女人,会不会对她恨之入骨?

    想起郑芸,不就是因为边凛和她的那些似是而非的传言才变得无比的可怕的吗?对着她一个炼气期不到的小修士,竟然就是狠心的让她去了后山,宁清秋可以想象,自己要是活着完好无损的出去,还不知道那个女人有着什么后招等着她——

    这么一想,出来反而是好事。

    这么一类比,朝阳郡主实力更高、背景更强,而且她宁清秋虽然说自问问心无愧和陆长生清清白白,但是相比于边凛的那种空穴来风的传言,她也知道陆长生好像是真的对她好过了头......于是更加的避之不及。

    一个七夜她都是应付不过来,陆长生那里还是敬而远之吧,不然的话啊,有了救命之恩杠在那里,做什么多是束手束脚,都是错。

    只能相信,距离产生疏远了。

    宁清秋想着,就觉着自己愁肠百结......就是肠子都快转筋了啊。

    那边东海龙庭的修士已经是回过神来。

    韩越更是没忍住,惊讶问道:“这真的是传说中的天河星辰丹?”

    这可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救命丹药,对于修士而言,意味着的是第二天命啊!

    他都忍不住想要拜服于这样的惊人的美丽,然后——动手去抢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