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施恩不图报
    两个人并肩,默默地朝着营地......也就是昨晚生火的地方走。

    明远有些担心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的表情看不出多少的神伤,便是知道好歹不是七夜不辞而别,至少是好聚好散的走了......呸呸呸,这个词可不该这么用。

    宁清秋有些无奈:“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还有,放心,七夜是真的家里有事,不是想要和我们分道扬镳。”

    所以,不要想东想西,还用这么一脸怕我被抛弃,然后便是失落颓丧的一蹶不振的表情啊我的哥......

    明远想想也是,就七夜那个性格,要不是因为万不得已的原因,怎么会离开宁清秋?

    就是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后悔,要是之前知道自己会迫不得已的离开,会不会答应陆长生和他们同行的事?

    毕竟人家也是个大高手,七夜对于宁清秋的安危想必是十分的重视,这下自己作为保护者要走了,若是宁清秋身边有着陆长生这样的大高手加上大神医在的话,无疑是更加的稳妥。

    可惜啊可惜,现在后悔也是晚了。

    只是明远也没有太多的担忧,他也就是这么想想罢了。

    说实在的,没有哪个高阶修士,是在安稳的环境里面修炼有成的,需要不断地战斗战斗战斗,当然,若是你足够妖孽,也可以不断地突破突破突破,并且常常隔三差五的来一个顿悟,那么即便是不战斗,也许你也可以立地成仙。

    真的天才,从不需要解释。

    只是明远觉得,有了实战经验,才能更好的安身立命。

    保护是一时的,不是一世的——

    也不对,要是七夜和宁清秋成了的话,保护她一世,好像是不怎么难完成的任务,只要是七夜和她形影不离,那么还真的没有几个修士胆大包天的可以去伤害她。

    明远一路发散思维,可谓是为了宁清秋和七夜的事殚精竭虑。

    “那七夜留下的那些设置空间传送法阵的东西......”

    明远什么身份?难道还贪这些小便宜不成?

    只是最近他却是稍微有一点捉襟见肘。

    布置空间传送法阵的那些东西,他本来自己备有许多,但是吧,之前一路从济州赶到幽州,为了搜寻宁清秋的踪迹,他可是设了好几个空间传送法阵,这一下,再多的材料都是告罄了。

    最后他们还不得不去了一趟罪恶之城,顺道大采购了一番,然后转道来了幽州,不也是在某个地方停留一瞬,采买部分需要的材料。

    司空摘星那个家伙,就是那个时候被他们给抓了的。

    好好地神偷,非要扮作车马行的人,活该他倒霉,遇上了他们......

    宁清秋便是直截了当的回道:“给出来的东西,难不成我们还要还回去?你就拿着吧,总有用得着的时候,再说了,除了你七夜也不会设置空间传送法阵,留下这些设置阵法的材料有什么用?”

    留着发霉啊?

    说到底,宁清秋对于七夜这个家伙还是有些怨气的。

    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要等到离开之前来撩她一把,真当她没脾气啊?

    搞得都快内分泌失调了。

    等那个家伙回来,不好好的折腾他一下,宁清秋都是对不起自己。

    七夜倒是不知道有她在念叨他,一路回去,心情都是保持高度愉悦。

    这一次,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解决了,回去之后,便是再也不离开她。

    宁清秋和明远一到,便是和东海龙庭的修士碰了个正着,当面的就是敖烈。

    该说天河星辰丹不愧是疗伤圣品,经过服用和一夜的修整,敖烈的脸上不要说苍白了,那个血气充盈,精气旺盛,一看就是极为强悍的修士,只是丹药效力还没有完全的挥发使用,他看起来整个人都跟个人形大补丹似的,一眼看去,特别的打眼。

    她挑挑眉,怎么,这些家伙还没走?

    这是打算软的不行来硬的,赖上他们不成?

    这么一想,心里便是有些不愉快。

    可是宁清秋好歹还是在云荒九州历练了两年,如今也不是当初那个刚刚穿越六神无主还有点傻白甜的修士了。

    她微微一笑,矜持礼貌,却带着距离感和疏远,态度立场表现得非常的明显。

    昨天七夜走之前,还叮嘱了她一句,尽量离这些东海龙庭的修士远一点,具体因为什么,他却什么也不说。

    宁清秋觉着莫名其妙,虽然说并没有打算和东海龙庭的人一起,也不打算接受敖烈的雇佣,但是七夜多此一举般的这么一提,她心思就多了。

    七夜可不是什么闲的没事儿的人,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深意的,无缘无故他不会在走之前提这么一句。

    到底是因为什么?

    要说七夜是看不上这些混血种族,宁清秋第一个不信,他并不偏激,对于看不上的人那可是真正的目中无人,敖烈一个金丹修士和几个筑基期的弟子,如何入得了他的眼?

    更不用说刻意疏远了。

    一定是他看出了她看不出的东西......

    宁清秋无比笃定,有什么是被她忽略了。

    所以当敖烈带着师弟们过来道谢的时候,她一言不发,就是这么盯着他们默默研究思考了一会儿。

    敖烈被她看得头皮发麻。

    要是他知道科学怪人,生化试验之类的事,这个时候就明白自己心里的感受了。

    但是归根到底,他还是有点不得劲,便是斟酌了一下用语开口。

    “宁姑娘?是否在下身上有何不妥之处?”

    宁清秋愣了愣,才发现自己实在是有点夸张,便是轻轻一咳,摆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就是看看你的伤势如何,如今看来,恢复得不错。”

    “恩,很不错。”

    她还加重了声音,点了点头,煞有介事的模样。

    敖烈脸上再次浮现感激的笑容:“说来还是要再次拜谢宁姑娘,天河星辰丹不愧是闻名云荒的圣药,我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好,如此重伤,竟然是完全治愈,并且就连我的灵气都是更为精纯了一丝,实在是多谢宁姑娘的救命之恩。”

    “我敖烈和东海龙庭,必然是会铭记姑娘的恩情,从此之后,你就是我东海龙庭的朋友。”

    敖烈这么一说,没有人反对。

    宁清秋一愣,倒是没有想到他如此感恩。要知道,修士世界,即便是救了的人也可以背后捅你一刀,所以她施恩不图报。

    随心而为。

    可是,做好事,有人感激,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于是看着敖烈都是顺眼了许多。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