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不在状况中的人
    不论是东海龙庭还是宁清秋他们,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既然谢也谢过了,伤也养好了,那么接下来自然是道别了。

    敖烈昨日已被拒绝,自然是不会再提出要同行的要求。

    光看宁清秋既然是可以毫不在意的掏出天河星辰丹这么珍贵的药物给他一个素不相识偶遇的陌生人......

    便是知道人家那可是真正的财大气粗。

    即便是东海龙庭出来的有钱人,遇到这样的神豪,还是没有任何的优越感,自然是不好提起所谓的丰厚的报酬了。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敖烈向来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人。

    他爽快的带着人走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更不要说他们本就是受了人家的恩惠,这个时候,自然是不可以待在这里继续讨人嫌。

    宁清秋对于这一点很是满意。

    虽然也有点心痒痒的想要和东海龙庭的这一行人一起走,毕竟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不赶着去诛魔谷了,那么只要是大方向一致的话,绕点路和他们一起,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

    主要是七夜那句提醒,有了点反效果。

    越是不要她去做,宁清秋越是动心。

    但是她也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她心里也是有着自己的一把尺子,分寸寸量。

    于是看着东海龙庭修士离去的背影,她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

    她真的很想跟上去,看看到底是因为什么,竟然是七夜都会提醒她敬而远之。

    要说是因为这些人的实力......别开玩笑了,加起来还没有他们三个金丹修士厉害。

    即便是敖烈天赋异禀,比起寻常的金丹修士强悍太多,宁清秋也是凌然不惧的。

    要知道,她的剑,也是锋锐无双,剑客攻伐之术,从没有比起任何一道差,它反而是最强的。

    结果走到半路,那个漂亮的小少年......不对,应该是夏夏小姑娘跑了回来。

    她挑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小姑娘看起来有些刁蛮任性,其实就是个小孩子的脾气,而且看样子是因为以前因为混血血脉的原因,遭受了一定的伤害,才会如此。

    这也是敖烈偷偷地给她解释了两句。

    生怕宁清秋对于夏夏小姑娘有恶意和看法。

    宁清秋很是大度的表示没关系,她可不是什么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

    因为为了出门方便,以及保护这个小师妹,大家都称呼夏夏小姑娘为小夏,只是......这个小姑娘初次出门,还是没有多老练啊,很多时候都是表现得太明显了,即便是有着变装法器和功法来掩盖气息,这样的女扮男装也是错漏百出。

    好在她还有敖烈护着。

    不然的话,早就穿帮被人抓了。

    她呼呼的喘着气,小脸粉嫩漂亮,看起来确实是雌雄莫辨,好在年纪小,即便是男生女相,也是不会让人觉得太娘。

    反而是有种小少年的漂亮,就是过于精致了些。

    白日里看起来倒是比晚上更不容易发现她的身份。

    其实也是因为昨日敖烈受伤给夏夏的冲击太大,于是忍不住情绪流露,也顾不得遮掩自己的身份,而宁清秋同为女子,这么近的距离自然是看出了猫腻。

    夏夏盯着宁清秋,眼神有些复杂,但是最后还是展颜一笑:“宁姑娘,谢谢你救了我师兄,我非常非常感激你,昨日不礼貌的行为,抱歉。”

    说着,她深深地便是弯腰行礼。

    宁清秋一愣,用灵气将人扶起来。

    “不用这么见外,不是说了我和你们东海龙庭友谊长存万年青?朋友之间,举手之劳,用不着千恩万谢的,见外了。”

    她其实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

    虽然说情绪化,有的时候还显得冲动幼稚,但是她自己也不是个多么成熟老练的人啊。

    特别是有着明远和七夜护着,有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就像是七夜提醒她跟着这群人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她却听进去的同时还有些兴致勃勃的想要唱反调的**......

    她比起夏夏高上半个头,摸摸她的头,笑道:“好好陪着你的师兄吧,喜欢他就和他说,不然的话,这么好的师兄被人抢走了你就要哭鼻子了。”

    她这句话用的是传音入秘,说得只有对方一个人能听见。

    夏夏小脸当即就是红了,看了她一眼,抿唇道:“谢谢......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声若蚊喏,一溜烟儿的就是跑了。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害羞了。

    只是......

    宁清秋有些哭笑不得,她这是——

    被发了好人卡?

    她摇摇头,想起了远在济州青云的宁妍,她对夏夏这么亲切友好,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觉着这个小姑娘身上有着宁妍的影子,爱屋及乌,她不自觉的就分了一点关于好朋友的感情在她的身上。

    再说了,夏夏这个小姑娘脾气虽然不算小,但是对于亲近的人自然是掏心挖肺的,这样的人,再坏也是坏不到哪里去,这小丫头,本质上还是善良的。

    所以便是和颜悦色了一点。

    结果一个转身,便是看到韩越傻逼兮兮的瞪大眼张着嘴,看着她,一脸懵逼。

    这家伙怎么了?

    吃错药了?

    她和他擦肩而过,就听到韩越结结巴巴的声音:“你你你......”

    宁清秋眉一蹙,真心觉得对方宛若一个智障。

    她瞥他一眼:“做什么?”

    韩越咕咚咽了一口口水,觉着对方是真的烈士。

    要知道,七夜是多么的恐怖的人物,即便是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何身份,修为几何,但是光是看一眼他,就是觉着心惊胆战......即便是七夜并没有气势外露,几乎是全部收敛在了体内,他也能够感觉到那股危险。

    宁清秋竟然是敢去挑逗美少年?

    ——还是那么小一只。

    这口味,也太猎奇了吧?

    讲真,他这个时候还真的是怕七夜一个按耐不住,就是跳出来把他们给杀了灭口。

    只是——

    怎么没什么动静?难道说那位不在?

    确实是,昨夜后半夜就是没看到宁清秋和七夜,想必是去过二人世界了?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结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宁清秋竟然是对着那个叫做小夏的小少年如此的温柔似水?还摸摸头......

    没错,韩越压根就没看出夏夏的身份,当然,也没人乐意提醒他。

    宁清秋嘴角一抽,抚平了太阳穴蹦出来的青筋,给了他一个白眼,拖着快笑场的明远走了,扔下一句:“赶紧收拾,爱走不走。”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