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暴风雨
    轰隆隆隆——

    紫色的电蛇在乌云中翻滚,就是一瞬间的功夫,感觉晴天白云,碧澄澈天空便是已经变得黑沉沉一片。

    宁清秋还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意识流练剑方式里面不可自拔,这段赶路的日子里面,她几乎是整个痴迷进去了。

    这样的练剑方式,极为小巧玲珑,不像是真的用炼心剑练剑,那必然是需要场地施展的,所以这套独家修炼方式,倒是非常的适合她。

    只要是在识海中进行模拟,然后便是以指为剑,在身体前方或者是周围一个手臂的距离划出的圆弧里面肆意挥洒,修炼剑式。

    别说,进步飞快。

    不只是剑法,甚至是那神妙的只可意会不可言说的剑意都是一点一滴的增长。

    这样的事要是传出去,十个剑修九个都是不信的。

    要知道,古往今来如此多的剑修,练剑炼心,都是有规律可循,只有这个剑意无形无质,只能是靠自己摸索。

    一个师傅或者是功法,可以教你练成绝世剑法,但是没有办法帮你凝练独一无二的剑意。

    对于剑修来说,只有自己领悟出来的剑意,会伴随一生,其他的人的剑意,最多也是借鉴,也许可以让你尽快的拥有自己的剑意,但是未来的成长,始终是要靠自己。

    而宁清秋这个,虽然说不是什么开创什么派别成就宗师的修炼方式,但是至少对于她自己的剑意增长有所作用,这样的好事,说出去所有的剑修都是要红了眼睛。

    每个剑修,都是需要找到一条专门属于自己的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而很多人,一生都是找不到,或者是走错了路,回头已经晚了,但是宁清秋幸运的是,她一路走来,虽然是懵懵懂懂,但是从来没有偏离自己的前方。

    这样的每天都可以感受到的微小的进步,对于一个修士而言,是不可自拔的享受。

    难怪世人都说是修仙好啊。

    不只是有强悍的实力、漫长的寿命,还可以看到这世间最美好的风景,寻找到人生的真谛。

    不像是普通人,浮浮沉沉几十年,便是一生。

    宁清秋觉得,自己这次穿越,虽然是不可抗力,但是能够走上修仙之路,见识此生未曾预料的风景,却也是万般幸运了。

    所以——

    她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天色突变,一看就是要狂风暴雨的节奏啊。

    明远不得不出声提醒道:“清秋。”

    宁清秋后知后觉的抬起头,眼中还带着一点兴奋痴迷的茫然,明远无奈,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专注,所以在剑道一途,她才会如此的进境神速吧?

    她的剑意,三天以前,便是小成了,而且,非常的稳固,不是暴击,而是平常水准。

    这样的成就,值得骄傲,放到整个九州,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不只是苦练,在路上遇到的三次荒兽群,还有六次修士打劫,以及和三队人马争夺灵草仙药的时候,都是宁清秋一个人扛着剑上的。

    明远和韩越就是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在后面摇旗呐喊。

    作为啦啦队......

    倒不是两个大男人脸皮厚得非要靠着女人在前面打生打死,主要是宁清秋她言令禁止他们出手啊。

    这位开启了战斗模式啊。

    明远和韩越敢反驳吗?

    自然是只能听之任之。

    至于说路上遇到的修士或者是对手围观了全程的,纷纷表示,宁姑娘果然是天资绝伦战斗力爆表,就是跟在身边的两个男人未面试太无用了一些,竟然还堕落到需要女人保护。

    实在是修仙界的耻辱!

    这段日子,他们可算是受尽了鄙夷啊。

    明远还好,他这个人向来是淡漠,来九州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其他的人看法碍不着他什么。

    只是——

    韩越就苦逼了,作为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也算是一路风光了几十年的修炼天才,怎么说也是个金丹修士,竟然是沦落到了如今的地步,竟然是成了宁清秋专属的厨子,他的丹田真火竟然不是拿来对付敌人而是用来烤鱼烤肉煮粥的......

    这简直是个悲伤地故事。

    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啊。

    但是也只能是认了。

    谁让他打不过宁清秋啊。

    其实要说韩越的战斗力和宁清秋还是不相上下的,虽然说宁清秋胜在根基雄厚灵气绵延度惊人,剑意更是霸道,但是韩越也不是吃素的,他作为在济州都是有名的天才修士,自然是不会弱。

    他的一手剑法,华丽快速,轻灵至极,另辟蹊径走出了属于自己的剑道风格。

    剑意也是十分的缥缈,实在是让人啧啧称奇。

    一手剑法用出,倒是有了几分凌云之味,该说不愧是凌云宗的弟子吗?

    只是说这么多,都是没有用,韩越觉着最近和宁清秋对练的时候,越发的力不从心有些难以发挥的感觉。

    不是因为他变弱了,而是宁清秋更强了。

    他虽然是在这样的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受到了压力所以进步飞快,可是宁清秋那速度,完全是御剑飞行啊。

    他一个靠腿跑的,实在是赶不上......

    最近快被折腾得奄奄一息,体力上还好,主要是精神上受了重大打击,感觉人生一片灰暗,什么天才......他原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修士啊。

    真是——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结果今日竟然是遇到了天气突变,这就意味着,今日的对练,应该是告吹了。

    如此气象,必然是暴风雨将至,宁清秋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至于非要赶着落雨练剑吧?

    她练的又不是落雨剑......

    韩越眨巴一双眼,十分诚恳的听着明远和宁清秋的对话。

    “看样子快下雨了,我刚才已经是放出了一只蜂鸟查探了一下,前方十里处,有着一个小镇,今日我们便是去那里住上一晚吧。”

    赶路一段时日,虽然说他们物品带得十分的齐全,又因为实力强大,日子过得很舒服,但是人毕竟是群居动物,他们才不过金丹期,一般来说只有元婴期的大修士开始,因为寿命无比漫长就会常常闭关,因为该看的该经历的都是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所以便是只有求道才会让他们觉得满足、宁静、享受和快乐。

    而宁清秋他们这个年纪,还是年少之时,在老一辈的修士眼里,那就是毛孩子,就得可劲儿的在外面蹦跶,不然的话,哪里有足够的经验阅历修炼到更高的境界?

    游历九州,仗剑天下,还是要体验一番各地的风土人情。

    再说了,还可以打探一下最新的消息。

    说实话,七夜进阶化神也有大半个月了,这么些时间,即便是九州大陆广袤无垠,但是这个消息可是重磅级,或者是核弹级别?

    反正该知道的都是知道了,整个大陆,即便是最最偏远的地方,应该都是收到了这个消息。

    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如何定论?天机阁的那些神叨叨的修士,又到底是有没有挖出什么猛料来?

    宁清秋挺感兴趣的。

    “那好,我们加快脚程,就去那个小镇!”

    “驾——”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