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客栈:棺材铺
    人家都是这么说了,宁清秋只要不是情商为负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是简单的说一下来历了。

    她笑眯眯的点头,一派推心置腹。

    “好啊,梅......长微,我是宁清秋,这位是明远,这是韩越。”她一边介绍,一边指了指身边的两个男人,他们都是微微点头,韩越还抱拳行了个礼。

    “偶然路过此地,还能够遇到你这样的热心人,当真是让人感激。”

    宁清秋说得情真意切,心里却是暗暗升起了防备。

    梅长微和几人打了招呼,却是没有多言,只是带着他们进入了小镇,小镇的金铜门上有着两个厚重的虎头门把圆环,但是梅长微并没有抬手去开门,拍了拍小毛驴青青......

    咳咳,每次联想到这名字,宁清秋就是浑身不太舒坦。

    干什么要和她的名字重合一个字啊?

    小毛驴叫了一声,有点不耐烦的样子,然后便是走上去,用脑袋微微一顶,便是推开了两扇厚重的门。

    宁清秋陡然一惊,和明远对视一眼,提醒对方暗中小心。

    看样子,这头青青小毛驴不简单啊,这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毛驴,不然的话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推动如此厚重的大门。

    这都快比得上以力量著称的荒兽啊,比如说熊或者是狮豹之类的种族。

    莫非是什么变异品种?

    梅长微像是注意到了几人的注视,便是解释道:“青青的父母来历不凡,虽然说母亲只是普通的毛驴,但是它的父亲,乃是携带着龙族血脉的亚龙种族,所以它自小便是力大无穷......”

    宁清秋他们一脸的恍然大悟,外带上还有一丝诡异。

    梅长微自然是不会知道他们在想着什么。

    主要是联想到了之前才离开的东海龙庭的那群人,原来这青青和他们还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啊......

    宁清秋被自己这发散思维给震撼到了,小心肝都是颤抖了一下。

    咳咳咳,还好和东海龙庭的人分道扬镳了,不然的话,要是一起遇到了梅长微和青青,这事情还不好说了。

    怎么想,到时候碰面的场景都是万分的诡异。

    门在他们的身后重重的合上。

    黑夜寂静,没有一丝声音,除了狂风呼啸,雷雨做声。

    宁清秋他们也是沉默下来,灯光照在梅长微的脸上,明明暗暗,有着黑发的遮挡,更是看不清她的神色。

    宁清秋有些奇怪——

    梅长微即便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小毛驴,所以才会被雨淋湿,但是她也是一个金丹修士,为什么不自己烘干头发,非要这么**的狼狈不堪?

    她心提了起来,眼神示意了一下明远。

    他微微颔首,什么也没说,但是宁清秋放了心,他们的默契,早就是有的。

    韩越看着他们的眉眼官司,一点儿没明白,但是他知道言多必失,即便是觉着目前梅长微和这个小镇都是古古怪怪的,也是什么都没说。

    俗话说得好,不变应万变,静观其变才是面对未知的最佳方案之一。

    说到底,他们在小镇外已经是感应出来这里不对劲,但是无所谓,艺高人胆大,而且修士总是对于这些古怪之事有些探索的兴趣,所以便是跟着梅长微进来了。

    有什么后果,他们都是可以承担。

    明远知道宁清秋的性格,所以也没有硬着头皮拦着她。

    七夜虽然不在,但是他明远也不是个摆设,自然是会保护她共进退。

    再说了,宁清秋本就是金丹修士,还是个攻伐战斗极为厉害的剑修,不经历一些事,怎么磨炼自己?

    这个小镇再古怪,也是不可能比起诛魔谷诡异吧?

    那个地方他们去不得要等七夜,这小镇总是可以探上一探的。

    但是宁清秋到不单单是为了冒险才进来的,她有预感,这小镇里面很可能会有关于他们要找的东西的线索。

    要去诛魔谷,但是诛魔谷位于幽州境内,要是想要找到什么相关的线索,也必然是在这个地方。

    他们行走的路线,和当初那些冒险者队伍一样的,这小镇再走不远,应该就是清沙源,那是一片水泽之地,地面湿软,没有太多强悍的荒兽盘旋,照理来说,就是之后路线最安全最好过的地方之一了。

    但是——

    照韩越所言,那本笔记里面压根没有记载关于这个小镇的相关记录。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个,就是当时的冒险者队伍经过的时候,压根就是没有这个小镇,要不然,就是对于当时的那些修士而言,这个小镇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东西。

    两种可能性,都是值得他们走这一遭的。

    要是无事便好,要是有什么意外状况,说不定他们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反正后手已经是留下,宁清秋也是心里有底不怕了。

    梅长微带着他们走过几条小道,七拐八拐的,便是走到了目的地。

    宁清秋一路上心思越发深沉,要知道,一个小镇只有一家客栈并不算是奇怪,就像是梅长微说的,外来者少,旅客不多,那么开得再多的客栈,没有客源,那也是白搭。

    但是——

    一家客栈不是该开在小镇比较中心的地带吗?至少也应该在大路附近,怎么像是拐到了哪个弄堂里面?

    宁清秋默默地观察周围。

    夜色虽晚,风雨交加,但是这个小镇照理来说,修士应该不少,为何到处都是安安静静?宛若鬼蜮一般......

    梅长微转头笑道:“到了,这就是你们今晚要住的客栈,我去叫一下老板,他这里酿的酒,那可是小镇一绝,常人就是想喝也是喝不到的,只是......你们有没有带着足够的灵石?这里的住宿费和酒水食物可都是不便宜。”

    没有人回答她。

    宁清秋几人都是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小店,梅长微说是客栈的地方。

    这是个两层小楼,看得出来,占地位置不算太小,但是层楼也太低,一般来说,客栈不是至少都要修个好几层?

    看起来外观也是有些陈旧破败,但是这些都是不要紧,关键是——

    那块牌匾上的字,他们没有看错的话,好像是写的......

    ——写的棺材铺?!

    你逗我玩儿呢!

    要不是脾气好,而且还摸不清形势,宁清秋觉着自己这会儿已然是爆发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