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幽冥鬼胎,活死人沉棺
    梅长微叹了一口气,却是并不意外的样子。

    实际上,每一个第一次到这里来的修士,都是会问出这个问题的,若是没有问,那就一定是他们并没有在此留宿而是在直接看到客栈的名字的时候,便是离开了。

    当然,闹事的也有,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恶作剧或者是某个阴谋的一部分,不然好好的客栈哪里有叫做棺材铺的,甚至是这里的住宿都不是房间,而是真正的棺材。

    每一个棺材,就是这家客栈的一个房间。

    这是那些离开的人,若是没有离开小镇,便是都已经是死了。

    梅长微垂下头,眼帘轻合,盖住了所有的深沉的神色。

    “你们不问,我也是要说的,若是真的不问,那反而是我要担心了。”

    梅长微先是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暖了暖胃,然后纤细的手指便是不停的在白色的骨瓷茶杯上面打着转,一圈儿一圈儿的绕着。

    便是解释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小孩,是他的母亲的遗腹子,诞生在棺材之中,被封印在地底下,从出生的那一刻便是未曾见过天日。”

    宁清秋眉一挑,来了兴致。

    “那个小孩乃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诞生的阴胎,又是出生于死人腹中,那个埋葬之地恰好又是极阴之地,位于北邙山,所以那孩子得天独厚,从胎儿状态便是开始修炼,等到两百年后,他爬出棺材的时候,便已经是一位元婴大能了。”

    北邙山,乃是万鬼幽冥之地,据说是和地狱最近的地方,位于阴阳交界之处。

    那里向来是孕育鬼王鬼修的乐土,对于活生生的人类修士而言,自然是绝对禁地。

    在那里诞生的阴胎,可想而知,是多么恐怖。

    所以梅长微这话一说完,宁清秋他们便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话都是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们要是还是吧猜不出来她说的是谁的话,那未免也太过无知。

    风云第七,号称是幽冥鬼胎的恐怖修士,沉棺。

    据说他踩在了阴阳两道的中间,修的不是鬼修功法,而是阴阳道的道法,是唯一一个可以自由出入冥界和人间的修士。

    某种程度而言,比起其他的所有的风云修士都要恐怖,当然,他也不算是活人了,所以幽冥鬼胎沉棺还有一个称号,叫做活死人。

    “莫非这家棺材铺,就是那位活死人开的?”

    梅长微微微一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在说沉棺。

    她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但是人家也确实是没有说错。

    韩越觉着自己背后有点发寒。

    正常修士看到沉棺,胆气就是要先弱上三分。

    这家伙来历诡异,功法骇人,反正怎么看都是不合群啊。

    据说他出了北邙山,便是一路畅通无阻,没有任何修士是他一合之敌,在他的手下成为冤魂的修士,不知凡几。

    但是好在他有一个优点——

    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且只会找罪魁祸首,对于无辜群众向来是不会采取连坐的手段。

    这就比起苏红衣那种类型的好多了,他要是发起火来,有一个杀一个,哪里管你后悔不后悔,无辜不无辜?

    真的杀红了眼,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判断?

    但是沉棺不一样,他独来独往,向来是缥缈行程,神行无踪,他身带阴气、鬼气、幽冥气、死气,总之是讨厌人群,一向是往这偏僻孤寂出走,没人能够想到,他回到了这幽州,还定居这个小镇,开了一家棺材铺——哦不,客栈。

    这么说来,他们要是住在这里,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啊?

    沉棺开的客栈,别人想碰面都是遇不到,但是真的要住在这个棺材铺,该不会第二天起来就发现自己是个真的死人了吧?

    可以说这是个选择困难的问题。

    只是......如今都是走进来,故事都是听完了,他们即便是要走,多半也是走不掉了的吧?

    这个时候宁清秋心里有点苦啊,早知道就是不充英雄了,七夜走了他们就该老实一点啊,这下子倒好,即便是他们几个可以以一敌十,也是抗不过风云第七的元婴修士啊。

    这下惨了,只希望人家只是个老老实实开店的老板吧。

    “你们放心,只要是给得起足够的灵石,这里的棺材随便挑,睡一晚起来,明日便是可以上路......咳咳咳,出镇出镇,别担心,沉棺老板很好的,这可不是黑店。”梅长微一边说着一边看到面前三张生无可恋慷慨赴死的脸,便是立马发现自己这话有点语病。

    只是......不至于吧......

    她觉得沉棺老板很好啊,虽然说冷冰冰的,不苟言笑,对于他们小镇上的其他人也是没有什么热情,但是他真的不是个坏人。

    即便是有着那么强大的力量。

    梅长微不喜欢尊称他为上人,她只是喜欢喊他老板。

    这样好像距离就是没有那么遥远了,所以她特别热衷于给沉棺找客人。

    每一次,都是她带着客人来住宿,不然的话,即便是有人来到小镇,哪里又会有人找到这个棺材铺来住宿呢?

    第一个客人,就是梅长微带来的。

    小镇上其他相熟的人,都开玩笑,说是梅长微就是棺材铺的编外小二,专门在外面招揽客人......

    梅长微只是笑笑,什么也不说,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她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小镇,或者说其他的小镇居民基本上都是无法离开这里的,他们会永生永世的被禁锢在这里,为曾经的罪孽赎罪。

    即便是梅长微并不知道他们的错,到底是什么,岁月漫长,很多年前的记忆,她早就忘了。

    沉棺不是这里的人,他是主动跑到这里来的,他没有受到诅咒,自然是可以离开这里,就像是其他偶尔过路的旅客一样。

    但是他选择留下来,甚至是开了一家客栈。

    这些修士可以在这里住宿,不会被小镇的诅咒侵蚀,第二天可以顺利的离开,不然的话,只要是有人动了邪念,没有沉棺的结界守护,便是可以让无辜的修士旅客代替自己成为赎罪者,他们便是可以获得解脱。

    梅长微就是这样被留下来的人之一。

    但是她没有被怨恨充斥于心,她不想拖无辜的人下水。

    她不知道沉棺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也没有人可以强迫他留下,但是她希望沉棺可以一直住在这个小镇,住在她家旁边,永远永远不要离开。

    所以,她才会这么积极的在他开店之后,帮他去找客人住宿,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需不需要。

    但是沉棺从来没有拒绝过不是吗?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