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九阴玄尸宗的符咒绘制秘法
    这个无名小镇的夜,非常的安静。

    宁清秋躺在棺材里,倒是没有自己一开始想象的那么可怕恶心。

    其实也就是相当一个比较特殊的床罢了。

    这个世界,人可以长生不老呼风唤雨,草木动物都是可以修炼成妖,汲取日月精华,包括法器这样的死物都是可以诞生出灵智和生命,那么这么多的光怪陆离的事情都是发生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那么现在她本身就是属于不科学的存在之一了,好像如今睡个棺材——

    那还真的是不算什么事吧?

    一开始只是瞠目结舌的是好好一个客栈为什么非得要叫做棺材铺,这个诡异感才是最不好接受的。

    但是知道了这家店的老板竟然是沉棺之后,一切便是顺理成章了。

    也许在那个男人眼里心里,棺材本就是家吧,那么作为住房,自然是理所应当。

    只是......

    这么想想,这个男人某种方面来看,还挺可怜的啊。

    没有亲朋好友,诞生之初,就象征生母的死亡,或者是,生下他之前,他的母亲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么一说,却是有着无尽的悲凉。

    他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个懵懂婴儿的时候,便是在那种地底无尽幽深处,安安静静的生长着修炼着,没有任何人的正常生活,即便是一旦修炼有成出来便是威名赫赫名震天下的元婴修士又如何?

    不过是寂寞和孤独,悲哀的命运累积出来的成功。

    一脚踩在人间,一脚已经是踏入幽冥,人不人,鬼不鬼,不生不死,无欲无求。

    这样的人生,光是想一想,就是不寒而栗,宁清秋默默的抖了抖,觉着自己已经是足够幸运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拖到了这个世界,但是她还有梦想,有着好朋友,甚至是还有了一个恋人未满的心动对象,还有什么好想不通的?

    也许——

    光是学会理解这个正常的人世间,都是需要漫长的时光吧?

    宁清秋这么想着,也是问了出来。

    明远微微愕然,便是耐性解释道:“据说他刚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凡人女子,那女子将他带了回去教他人世常识,但是凡人不过几十年寿命,他一个元婴修士,不老不死,还有着超出常人的力量,自然是被当做了妖怪......”

    “后来呢?”

    宁清秋十分感兴趣的追问。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说那个女子最后还是死了,沉棺自己便是离开凡人世界。在修仙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成名的一战,是一人杀光了整个九阴玄尸宗,那可是一个有名的邪修门派,擅长炼尸驱使还有符箓咒法这一方面......”

    “等等,我看着棺材上面的纹路,怎么有点九阴玄尸宗的风格?难不成是被化用过来的?也对,既然是沉棺灭了整个九阴玄尸宗,那么所有的典籍和传承都是他的战利品,他有这样的绘制风格,倒是并不奇怪。”

    明远并没有避着他们,这喃喃自语的话,倒是被宁清秋和韩越听了进去。

    韩越当即便是精神一震:“怎么?看出什么端倪来了?莫不是这个地方有着那什么九阴玄尸宗埋着的宝藏?所以沉棺才会在这里待着,就是为了取得宝藏?”

    他也算是脑洞大开了。

    “你能不能不要想什么宝藏?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宝藏给你遇上?”宁清秋看到他这财迷样就是糟心,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她感兴趣的是一张白纸的沉棺遇到了一个凡人女子生活的各种情况,韩越感兴趣的——

    喏,宝藏。

    这还有什么好交流的?

    明远对于沉棺的凡人生活也是一笔带过。

    不过想想都是知道这必然不是什么美好的长久的事,凡人生命短暂,且十分的愚昧,若是沉棺是个真正的正常的修炼者还好,世人会把他当做是神仙看。

    关键是这人是个阴胎,在幽冥之地自给自足的长大,对这世间多半是一无所知,要是被凡人看到他的异样之处,很容易的就是把这个人当做是妖怪或者是邪恶的那一类型的魔修。

    而只要是沉棺稍微压抑不住自己的力量,作为一个彪悍恐怖的元婴修士,也许只要是露出那么一点点死气,就可以让很大范围内的凡人地带寸草不生。

    就算是最开始捡着他回去的那个凡人女子,只要是和他待上一段时间,生命力也会被消耗殆尽的。

    从遇到沉棺的那一刻,她的生命,就已经是开始倒计时了。

    半人半鬼的沉棺,也许除了真正的实力可以和他比肩的修士,真的只是适合一个人孤单的活着。

    当然,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是可以熟练地掌控自己的力量了,就像是刚才,坐在那里,她也只是感应到了冰冷的气息,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不过总的还算是天下苍生的幸运,沉棺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大杀器,竟然是被一个凡人女子捡走,不然的话,以他当时堪称是单纯无知的心性性格,要是被什么野心家捡到或者是被某些心怀恶念的修士带走,那么要不就是危及自身被人利用,要不就是生灵涂炭。

    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是无比糟糕。

    明远对于韩越这话很是无奈:“我看了一下,虽然不是全然一致,但是这确确实实就是九阴玄尸宗那一派的符咒绘制的风格,沉棺学得还是有板有眼的,可惜应该是自己摸索没有人指导,学了个半吊子,但是他好歹也是元婴中的绝世高手,所以绘制出来的符咒看着虽然丑,但是效果还是合格产品。”

    合格产品这个词,当然是和宁清秋学的。

    她听着便是会心一笑。

    韩越十分惊叹。

    “你连九阴玄尸宗的独门秘法都是懂?果然厉害。”

    话语中充满了四个字,不明觉厉吧。

    宁清秋失笑。

    再这么下去,韩越都快成了明远的脑残粉了。

    “只是看得明白,要我来绘制,自然是不可能,每一家每一派的绘制秘法都是有着核心加密的,即便是外人模仿,若是没有核心口诀,就是看着成品一百年,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可不能说懂,那就是不懂装懂了。”

    宁清秋了悟,说白了就是那些评论家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但是不一定都是可以完成作品嘛。

    就像是音乐评论家不一定会创作音乐,更不一定会演奏,但是光是明远可以看明白,韩越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只是看了一眼,完全看不懂是什么玩意儿,完全鬼画符嘛。

    哈哈,棺材里面鬼画符,也还是很贴切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