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其他的客人
    韩越和宁清秋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但是却知道明远这话确实没有说错。

    若不是这个小镇有着什么隐秘,沉棺怎么会吃饱了撑的待在这么个小破地方?

    只是......

    幽州如今当真是风雨飘扬,群英聚首啊,多少高手都是出现在了这里?

    宁清秋总有一种大事将要发生的感觉。

    只希望他们可以一路顺利吧。

    ......

    第二日天刚破晓,宁清秋他们几个便是掀开棺材板一跃而出。

    要不是头顶上太阳当空,白日堂皇,这满院子一小半的棺材掀开,都是足够吓人,还让人以为大白天的就是集体诈尸了呢。

    宁清秋也是打量着周围的人,虽然加起来不超过双掌之数,但还是比起她以为的只有他们三个客人的情况好上许多。

    明远轻声说道:“走吧,我们去前屋。”

    宁清秋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他们观察别人,别人也是在打量他们。

    没想到,这个小镇竟然还是有着不少的外来者?

    就是不知道这些人对于这个小镇又是知道多少。

    他们是偶然进来,这些人又是抱着何种目的而来?

    宁清秋一边暗暗思量,一边淡然从容地和明远朝着前厅而去,其他的人应该是抱着一样的想法,都是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后屋,或者说后院。

    毕竟这个后屋做得奇怪,是把顶上全部拆了,这白天仔细的看去,就知道棺材铺外面看起来不大,实则里面是别有洞天,呈现的是圆环包围形状,只是他们后屋是中空的,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庭院。

    明远推测,是沉棺为了让所有的棺材法器更好的吸收关于小镇可能存在的那种负面攻击或者是诡异气息。

    要说这个棺材阻挡的也确实是万无一失,他们在棺材里面愣是没有听到外面的半点儿动静。

    要说这样的小镇,沉默诡异、安静神秘,怎么说在宁清秋的想象里面,昨晚上都是应该发生点什么,就这么平平静静过了,甚至是连一声惨叫或者是任何人会产生的动静都是没有,风平浪静到了诡异的程度。

    有的时候,太过正常反而是最大的古怪。

    韩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自从进了这个小镇,他就收了吊儿郎当废话连篇的活泛性子,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沉稳。

    默默地缀在了两人的后面。

    前屋也就是这家店铺的前厅,如今白日已到,墙上的油灯尽数熄灭。

    外面的阳光大亮,却不知道为何没有办法透进这间屋子里面一样,店内有一种静谧的深幽感。

    不过倒是不至于让人瘆得慌。

    而且在场的人,个个都是修士,宁清秋晃眼看过去,在场的就是没有金丹期以下的修士,而且有两个人她都是有点看不透。

    不过宁清秋并不在乎这些,虽然是提高了警惕,但是也不是说她就弱了。

    只是说她的眼力还是不够高,修士有着太多的办法可以遮掩自己的修为气息,但是看不透并不代表打不过。

    这点儿自信她还是有的,虽然说不是在金丹期这个阶段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宁清秋也有倚仗剑法成为金丹期里面数得着的修士。

    她这么思考着,却是全然不知道在场几乎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是被她或者是说他们一行三人给吸引了。

    三个金丹修士抱团,这样的小团体在这个店铺,已经是最强悍的势力了,其他的除了有三个阴郁着脸沉默寡言的修士凑在一起应该是一队人马,其他的要不就是一个人单枪匹马,要不就是两个人结伴而行。

    再说了,宁清秋他们确实是太过年轻。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必然是劲敌——当然,这是怀着别的目的来到小镇的修士的看法。

    其他的人,就是一种谨慎的观望态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没人愿意给自己找麻烦。

    宁清秋他们自然是不可能仗着人多去和别人冲突的,能够住得起棺材铺的,可都不是简单人物,想想这里的住宿价格就知道这里的人,一个都不简单。

    他们三个随便找了一张小桌子便是坐下。

    韩越偷偷摸摸的在众人身上溜了一圈,没有敢用精神力刺探,对于修士来说,除非是面对着比自己修为低的修士才会使用精神力居高临下的查看,没有几个人会没有眼色的去试探同阶的修士,那就是非常挑衅的行为,只要是做出这样的举动,遇到脾气稍微差一点的,那就是不死不休。

    于是他只是简单的观察了一下在座的人,人人都是沉默的,各自找着桌子坐下来,没有人交流,静谧得诡异。

    或者是——

    他们这样的传音入秘。

    毕竟现在形势不明,就是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知道沉棺的身份?

    要知道,宁清秋他们来的时候才是撞上了梅长微,这些人进入小镇的时候可是没有那么一个热情洋溢的免费“小二”招待。

    不过看他们都是住了一晚的客人,不论是清不清楚沉棺的底细,但是可以给出一人一晚两千极品灵石的天价,至少心里都是有着自己的思量,也不会在这个店里面闹事。

    韩越即便是传音,也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完全是被周围的诡异气氛给影响了。

    “......我说没想到棺材铺里面竟然还住了这么些人啊?只是......一个二个也太有钱了吧,竟然都是住得起这样的天价客栈?”

    他语气有点酸溜溜的。

    明远磕了磕茶杯,若有所思:“所以说,这个小镇的秘密,也许比起我们想象的要更加的有趣,我倒是想要继续留下来看一看沉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还有这些人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

    只是......

    他有点迟疑的看向了宁清秋,到底是知道沉棺这样的大人物都是跑到了这里搞什么防御法器,气息同化,甚至是昨晚他研究了一夜今日又是看了看整个棺材铺所有的棺材摆放的布局,心里隐约有了个猜想,正是因为这个猜想,让他有些退却,想要裹足不前。

    这应该是一个煞阵,这样的煞阵可以做杀阵可以用来封印,甚至是可以用来炼化出某些邪恶之物,用处极广,他现在都是猜不出来沉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可是隐隐觉得是一个巨大的局,而他们这样的偶然误入之人,如果真的被牵涉进来,真的是最后可以顺利的脱身离开吗?

    明远只觉得头疼。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