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红绳缠丝络,珠玉美人
    不知道是因为带头效应还是如何,在宁清秋开口说要留下来之后,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打算要走。

    看来所有的人,都是要留下来看热闹了。

    宁清秋心想,梅长微显然是不愿意他们留下来的,刚才的表情变化虽然不过是一瞬间,但是她也是注意到了。

    但是梅长微只是再三暗示,绝不会明说。

    不论是什么,宁清秋都是记了她的这份心。

    只是......

    梅长微也不能保证他们必然是安然无恙的可以走出这个地方吧?虽然说可以离开,但是鬼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劲的事儿发生。

    宁清秋虽然是不想怀疑梅长微,但是也不至于毫无保留的信任。

    还不如就是留在小镇,在事件中心,暴风漩涡的涡眼,才可以第一时间观察到事态的变化。

    虽然说要冒的风险比较大。

    但是宁清秋显然是一个宁愿冒险,也不愿灰溜溜的离开的人。

    修士其实都是多疑的,除了那种少数的可以生死相托之人,哪里有人会轻易的信任旁人?

    而且,梅长微对于自己这一行人真的是过于热情。

    要说她对于其他的修士,远远没有表现得和宁清秋他们这么自来熟一般。

    要是换成个男人,宁清秋说不定还要自恋一下,看是不是自己的超绝美貌和人格魅力把人家给折服了,让人一见倾心了......

    换成个女的,还是个心有所属的女人,那么这件事值得推敲的地方,那就有点多了。

    梅长微态度这么古怪,她要宁清秋他们走,宁清秋反而是要留下来看一看。

    再说了,他们三个人里面,除了韩越是真的想要临阵脱逃以外,宁清秋看明远好奇心也是挺旺盛的。

    至少对于那个棺材法器还有沉棺捣鼓出来的那个看起来像是煞阵的东西,明远都是非常的有兴趣的。

    而他很少有感兴趣的东西。

    宁清秋一想,少数服从多数,还是留下来比较好,再说了,目前住在棺材铺里面的几个人,其他的人不清楚,那三个阴郁冰冷的穿着一身袖口有着血色丝线绣成的图案的黑衣修士,看起来如出一辙和棺材铺气质特别搭调也就算了,主要是他们的眼神看起来......

    没有他们这样的满心疑虑,看起来便是冷漠深沉,宁清秋直觉他们应该是比起自己这样偶然进来的人知道的内幕要多。

    说不定就是冲着小镇来的。

    没看到刚才梅长微说起了今晚小镇一年一度的庆祝的时候,那几个人虽然是神色未变,但是眼神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虽然是一触即收,但是必然是对于这个所谓的“庆祝”有兴趣。

    宁清秋抿唇一笑:“那就劳烦长微你招待了,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是只有靠你帮忙了。对了,小镇的庆祝是否有什么讲究或者是忌讳?我们初来乍到,什么都是不懂,还要靠长微你指点一下了。”

    她说得俏皮。

    梅长微顿了顿,便是拿出了几条红色的络子,上面有着几颗小巧的玉珠点缀,看起来有点精致可爱。

    “要说什么忌讳倒是没有,只是小镇的居民虽然是热情,但是清秋你们毕竟是外来人士,最好还是不要去人家家里住宿或者是接受什么礼物,最好是看了热闹早点回客栈,不要在外面逗留,他们一般都是不会到老板这里来的。”

    然后她将几条络子一一分给了宁清秋他们。

    “这是我自己编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功用,就是编着玩儿,只是这个红绳是小镇庆祝节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要带的,相当于是习俗,大家即便是不喜欢,也是入乡随俗一把好了。主要是小镇上虽然说多数居民还是欢迎远方来客,但是有一部分人对于外来者观感不好,你们带上这个,他们就知道你们是我们这里的好朋友,便是不会惹出什么矛盾了。”

    宁清秋接过,第一时间就是探出一丝灵气在红绳里面转了一圈,包括几个玉珠都是转了一圈。

    毫无发现。

    就像是凡人世界里面那些小姑娘编的络子,没有任何特殊的东西,只是应该是在灵气充足的地方孕养了一段时日,看起来那些玉珠格外的晶莹玉润。

    她嘴角翘了翘,简单利落的扣在了手腕上。

    “那好,多谢你了。”

    韩越当即便是想要阻止她,但是却是晚了一步,心里有些着急,宁清秋这是怎么回事儿?平日里也不是这么傻白甜啊。

    不管梅长微到底是好是坏,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是拿着人家的东西就是这么不防备的给扣上了啊!

    这要是有人做了什么手脚,那后悔都是来不及啊。

    手都升到了半空,宁清秋已经是带好了那条红绳络子,梅长微淡淡的看他一眼,表情似笑非笑。

    “韩公子不喜欢?”

    她作势要收回。

    真的是好心当成是驴肝肺。

    不识好歹。

    那就罢了,她这络子还并不是什么轻易可以做好的。

    看着简单,其实还是费了她一番心血。

    要不是......

    她才不会把这些东西给他们。

    看来老板说的果然是没错,宁清秋他们,确实是不会主动地离开小镇。

    她能做的,也就这样了。

    至于说后续如何发展,没有人可以预测,而她也不会再做多余的事。

    他们自己不走,那么之后无论是有什么后果,便是自己承担吧。

    要说愧疚......梅长微自认对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已然是仁至义尽,每个人都是为自己选择的人生负责,她帮不了太多。

    梅长微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背叛沉棺的。

    即便是他从来不曾要求她做什么。

    梅长微想,有的爱,就是这样什么也不求的无怨无悔的守候,只要是看着他,便已经是满足,再多的,她不会求。

    因为越美好的东西,越是容易破灭。

    这样就很好。

    宁清秋冷冷的瞪了韩越一眼:“这可是好东西,我们来到了这里便是要遵守这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可能会被当成是异类,我们是来做客的,不是来结仇的。你不要就给别人,有的是人等着要。”

    韩越了悟,便是接过来讪笑道:“清秋和梅姑娘,两位消消气,是我韩越不识好歹了,这东西我可是要留着,以后还是要留着当做是传家宝呐!”

    宁清秋和梅长微看着韩越这么逗趣耍宝,都是没忍住笑了。

    两张如花似玉的小脸挨得很近,相映成辉,倒是更加的衬托两人的美貌。

    只是宁清秋气质偏清冷,如山泉雪月,但是五官却是精致妍丽,如娇嫩花蕊,一旦绽放美不胜收。

    眉目本来是娇柔娴静,却因为修炼剑道有成,所以锋锐之气尽显,格外的夺人眼球。

    有些矛盾,却又是格外的和谐。

    而梅长微,却是相较而言寡淡些许,但是一双媚眼却是妖娆无双带着诱惑,乃是盛开的鲜艳花朵。

    如此美人,即便是在棺材铺这样的环境里面,也是耀耀生辉。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