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美人泪,红颜醉
    梅长微拿起酒杯,微微一晃。

    抬眼,媚眼如丝。

    还未饮酒,便像是已经醉了。

    “清秋,我敬的酒,你喝还是不喝?”

    声音娇柔,带笑。

    宁清秋不紧不慢的拿起了酒杯,轻轻地嗅了一口,有着香甜的气息。

    光是看便能看出,这不是什么烈酒。

    倒像是果酒。

    颜色也很美。

    像是拘满了漫天云烟霞色到了这白玉杯中。

    真的不像是沉棺这样的阴沉冰冷的人酿出来的酒。

    没顾得上韩越在一边都快做表情把自己给整个扭曲的脸,她微微仰着脖颈,一饮而尽。

    白皙修长的脖子,弧度优美。

    吞咽的动作,都是美妙的。

    红唇潋滟,大概是因为刚刚沾染了这葡萄美酒一般,所以色泽鲜艳。

    她微微挑唇,露出一个笑容。

    “好酒。”

    这让她想起了以前。

    和宁妍一起坐在她小院子的屋檐上,看着漫天月色繁星似景,她们共饮一壶梨花酒,在那年少时刻,许下了璀璨诺言。

    如今,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

    金丹期,虽然是修仙路上一个长远看来不足为奇的阶段,但是她始终是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

    她的朋友,如今又是怎么样了呢?

    宁清秋之前联系上了林惊风和花英,也拜托了他们,却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是没有消息传递回来。

    她有的时候,都是禁不住要胡思乱想。

    后来想一想,没有消息,那就是好消息。

    她其实并不算是嗜酒。

    喝得,但是喝不了太多。

    对于烈酒,更是只能浅尝辄止。

    都说是仗剑天下,畅饮烈酒,她宁清秋,也是做到了一大半,最多就是偷梁换柱把烈酒换做了清酒。

    她微微抿唇,笑得更深。

    眼波潋滟,宛若秋水。

    凌乱了人心。

    完全不复平日清冷自若。

    已然是有点醉了。

    这酒喝来不烈,但是后劲儿还是挺足。

    梅长微都还没来得及多提醒一句,这丫头便是一口饮尽。

    这事儿......

    顶着韩越有些担心夹杂责怪的目光,梅长微没办法,只好两手一摊,失笑道:“我哪里知道她这么着急,我都是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抿,她倒好,一口闷。”

    说着,梅长微也有些郁闷。

    韩越额角有点抽疼。

    只是问道:“晚上能够清醒吧?”

    梅长微翻了一个白眼:“我这是后劲儿稍微有点大的果酒!”

    她咬了重音,这果子酿的酒,最多酒精浓度稍微高一点,又不是什么烧刀子一日醉神仙饮,哪里会晕倒晚上去?

    宁清秋也就是只喝了这么一杯而已。

    “放心吧,她现在清醒着,这酒就是有点上头而已,她应该是没怎么醉......”

    宁清秋转了转眼,盯着梅长微很认真的说道:“这酒,真的......挺好。”

    歪了歪头:“你怎么有两个头啊?”

    有点好奇宝宝的样子。

    梅长微噤声了,后半句怎么也是说不出来了,韩越也是嘴角抽搐。

    这果然是醉了吧。

    平日宁清秋可没有这么......傻白弱的样子。

    不过,看着她和平日不同的一面,还是有点特别。

    只是韩越可不敢表现出格嘲笑她,谁知道宁清秋醉了之后会不会记事啊,要是忘了还好,要是记得秋后算账,韩越觉着自己的脖子凉凉的。

    梅长微非常一本正经的回答到:“因为人本来就是有两个头啊。”

    “啊?”

    宁清秋有点疑惑,纤细玉指点了点韩越。

    “那你......怎么只有一个脑袋?”

    她这时花时不花的,看韩越的时候眼神清明了些。

    韩越傻眼了。

    然后......

    他赶紧的晃了晃自己的头,左右左右,一边晃一边苦逼的说:“没那,我也有两个头来着......”

    宁清秋成功的被安抚了。

    包括梅长微在内,都是愣了。

    其他的注视这一桌的修士,也都是不忍直视的移开了眼。

    怎么感觉跟这种人待得近了,自己都是会被拖低智商?

    其实韩越自己也是不知道怎么会这么蠢,但是自己卖的蠢萌跪着也要走完。

    他苦着一张脸,一直晃,因为宁清秋就是看着他的头晃来晃去非常的津津有味。

    明远从后院出来,怀着找到了新线索和思路的感慨,正想要找自己的小伙伴分享一下喜悦,就是目睹了韩越这个傻逼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宁清秋大马金刀的坐在原位,手里拿着一个白玉酒杯,十分专注的看着韩越卖蠢。

    韩越已经是生不如死了,他不敢停啊,他一不动,宁清秋就冷冷的看他一眼,于是......

    所以看到明远出来的时候,他觉着这人已经是全身闪耀着光环了,看起来就是天使啊,就是他的救世主。

    明远迟疑了一秒,还是默默地坐了过去。

    算了,大家都是明眼人,即便是知道韩越是个蠢货,也是不会把他同流合污的。

    韩越觉着自己金丹修士的体力都是快耗尽了,简直是眼前发黑身体发软啊。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犯傻成百年蠢。

    古人诚不我欺。

    宁清秋没有招呼明远,她脸颊带着红晕,拉着梅长微在那里说话,明远先是闻到了酒味,就知道她喝了酒,只是不知道亮多少。

    他听了听,除了有点语无伦次颠来倒去的,其实不该说的,她一个字都是没有说。

    所以,她这到底是醉还是清醒啊?

    于是明远也是十分纵容,没有说什么。

    看到宁清秋视线偏移了,明远琢磨了一下,在韩越的方位释放了一个简单的幻术,然后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

    “晃得我头晕,可以停了。”

    韩越顿住了,死死地盯着那个小型的幻术,宁清秋醉了,自然是没有看出什么差别,看到自己的拨浪鼓还在摇,于是继续和好朋友梅长微说着话。

    只是时不时的朝着这边盯一眼。

    韩越心里苦啊,他怎么就是没想到啊。

    幻术,这是多么简单的答案啊。

    宁清秋醉了,看不出来幻术和真实差别,他何苦为难自己?

    于是就从这一刻起,韩越坚定了要把幻术一途发扬光大,自己虽然是主修剑法,但是也可以有一两门辅助法术嘛,这幻剑道的种子,便是今时今日种下的。只是他自己都是不知道。

    明远抚了抚自己的袖口问道:“你怎么不让她少喝点?”

    宁清秋已经是消停了下来,自己闭着眼,看起来在休息。

    梅长微一脸打趣的看着韩越,当然,韩越觉得对方是在嘲笑他,就是这个罪魁祸首,为什么要让宁清秋碰酒!

    他幽怨的说:“她就喝了一杯,我哪里劝得住?梅姑娘,你为什么只让她喝你的酒,这酒......我不能喝?”

    梅长微点点头:“你还真的不能喝,这酒是老板采集阴属材料用特质手法练成,唤作美人泪,又称红颜醉,女人喝了滋阴养颜,男人嘛,阳气太盛,喝了有害无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