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到底是谁在找死?
    黑暗领域虽然没有修士一样的智慧,但是基本的危机意识还是有的。

    它判断出眼前的两个“蝼蚁”的实力与它预料的不一样,在黑暗生物还有无间罡煞都是没有取得效果的时候,没奈何,只有把还在虚弱期没有完全补足精力的看守者全部唤醒。

    一定要留下这两个人类修士。

    特别是宁清秋身上的气息,十分的吸引它,吃了她,大补,相比起地面上的那些修士提供的阴暗气息,对它更有用。

    虽然说质变引起量变,但是有质量的时候何必追求什么数量?

    宁清秋总觉得暗地里有一双贪婪的眼睛死死盯着她,背脊发寒,手下的剑越发的凌厉。

    黑暗生物潮水一般的退去,它们的实力低微,但是数量极多,给修士带来的压力向来极大,但是遇到明远的阵法,简直是跟个“乌龟壳”似的,对抗吸力都是十分的艰难了,还要面对着无坚不摧的炼心剑,怎一个苦字了得?

    所以它们收效甚微,反而是损失巨大,只能是暂且退场。

    看守者们一言不发,和宁清秋他们短兵交接。

    形势一度岌岌可危。

    明远终于结完了手印,快速后退,一把抓住了宁清秋。

    她的反应也非常的快,赶紧的把自己金缕天纱衣的精神链接带到了明远的身上,对方彻底的放开识海,毫不阻挡的接受。

    很快,两个人被一个金色的光圈彻底的包围住。

    ——不要以为金缕天纱衣看起来是一件衣服,它就只能是给予穿戴它的那个人保护,这样怎么号称防御至宝?

    它的守护范围,根据使用者力量的极限,可以扩张。

    与此同时,整个吞天阵爆炸了。

    原理很简单,虽然吞天阵因为饕餮尸骨为根基,所以有了部分吞天噬地的能力,但是归根到底,远远比不上饕餮本身的被上天宠爱的天赋神通。

    只能算是一个山寨版。

    吸收了那么多的无间罡煞,还有抵挡了海量的黑暗气息的侵蚀,吞天阵已经是岌岌可危,以明远的水平,都是快要控制不了。

    于是他反其道而行之。

    直接引爆了吞天阵的节点。

    既然已经是要到极限爆炸了,他不如借势而为,为它的终结加上一把火,直接爆了它,给这些看守者一下狠的。

    宁清秋虽然不知道明远具体干了什么,但是两个人之前的表现已经是说明了,不拼命不行,所以明远来到她的身边,宁清秋第一时间就是把人拉进了防御圈。

    事实证明,他们做得没错。

    看守者毫无阻挡的迎接了来自于吞天阵的爆发,无间罡煞黑暗气息这些力量,对于他们来说显然熟悉而亲近,但是当对方气势汹汹扑过来的时候,显然是不会和他们谈交情的。

    这个爆炸,不知道相当于多少tnt加大量的集体爆炸,威势可谓是惊天动地,宁清秋毫不怀疑的认为,这个威力绝对是比得上某些元婴高手全力一击。

    所以看守者可谓是伤亡惨重。

    他们的确察觉到了危险,但是危险来得太快,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再说了,这块地方虽然广阔,但是到底是密闭空间,爆炸余波来回冲进,可谓是把看守者们炸得欲仙欲死。

    宁清秋和明远被金缕天纱衣保护着,待在金色光圈里面看戏,也是看得很爽。

    但是显然,这个时候,显然还不是可以放松的时候。

    看守者们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无尽的剑光锋锐纵横,所向披靡,看守者本就是受创严重,面对着这无尽锋芒,也是狠狠吃了一个大亏。

    一当面,就当场陨落两人。

    之前在爆炸中侥幸捡的命,这么快便是没了。

    看守者头领气得双眉倒竖,冷喝道:“该死的两个小畜生,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话语倒是气势十足,就是表面上看起来——略有点惨淡。

    一身黑衣已经是烂布条一般,走出去都是会被人当做是乞丐装,面上也有些披头散发了。

    乃是刚才爆炸造成的。

    他擅长斗法,并不擅长防御,所以一不小心,便是在明远手上吃了个大亏,甚至是内脏都是隐隐作疼,要不是爆炸一开始的时候他见机退得快,这会儿说不定已然是受了内伤。

    他乃是元婴修士,虽然是听着那人的命令看守黑暗领域,但是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些金丹看守者,可都是他的人,竟然被两个金丹初期的闯入这里的修士给坑成了如此模样,让他情何以堪?

    老脸都是丢尽了。

    不管他们是谁,都必须死!

    并且无主的黑暗领域的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若是被外界知道了......不知道多少元婴高手会兴起争夺之心,到时候必然是个大大的麻烦,他更是不能交差。

    元婴修士含怒出手,可谓是雷霆万钧,若是换做普通金丹修士,说不得已经是坐着等死没有丝毫的胆气了,但是宁清秋和明远却是斗志昂扬。

    他们可不怕他,元婴修士,又有何惧?

    看守者头领作为元婴级别的修士,动起来多快?

    不过是一个眨眼都是没有的时间,他已经是来到了宁清秋他们面前,看着那层淡薄的金光,他的眼睛里面已然浮现了贪婪和冷笑。

    黑暗领域他看着眼馋,但是知道远远不是自己可以收取的,而且背后之人掌握他的生死命脉,他不敢有半点儿反叛之心。

    可是眼前的两个金丹修士不同,不过是金丹期,既然能够搞出这么多的幺蛾子,让他都是灰头土脸,在丢脸的同时,他还是对于两人起了必杀之心,当然,对于死在自己手下的人,他自然有权利接收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是他的战利品。

    比如说......这个防御法器。

    既然可以抵挡住刚才那爆炸的威力,足够元婴修士都是眼馋的宝贝了。

    他势在必得!

    近了,更近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察觉不好。

    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面对一个元婴修士的攻击,眼前的金丹女修竟然是撤掉了防护罩。

    他傻眼了。

    这女人,疯了?

    宁清秋眼里带着笑,看着那致命的攻击越来越近,仿佛下一刻那被真气包裹的手掌,就会扼住她的喉咙。

    杏眼璀璨,微微带笑。

    看守者头领只能看到她微微动了动唇,那嘴形好像是两个字——

    “再见。”

    无尽黑暗中,一抹璀璨森寒的刀光骤然亮起。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