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灵通默默地跟在七夜的身侧。

    心中是无尽的敬仰,和畏惧。

    他不单单是惧怕七夜的高高在上的身份,还有这个人本身的恐怖实力,以及他喜怒无常的性格。

    特别是这一次返程,他有幸与七夜同行,但是灵通心里是大大的捏了一把汗的。

    最开始的时候,对于这位少主,他向来是偶尔听到片言只语的传说,都是管中窥豹,看到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灵通已经是有了高山仰止的心态。

    后来在百花城遇见的时候,他十分震惊,因为自己的身负的特殊任务在身,倒是没有鞍前马后的跟着七夜,但是后来偶然在万湖大草原那里接受过他的一次任命,还有就是如今回悬空山述职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这位少主回山,而悬空山也是到了日月神宗附近,所以灵通便是和七夜同行这么一段时间。

    对他来说,这是一次机会。

    把握住了,便是平步青云。

    他知道七夜天纵其才,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位爷这么快便是成功进阶了化神,他卡在元婴期多少年?都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达到这样的地步,因为只有真正的面临这个天堑,走到这一步的元婴大圆满的巅峰修士,才会明白这有多么多么的艰难。

    在九州大地,在灵气大潮汐灾变之后的末法时代,这进阶化神的难度,简直是堪比地狱模式。

    这么一千多年来,七夜是第一个成功的修士,关键是——他还这么年轻。

    灵通越是深想下去,越是胆战心惊,那点儿关于自己是元婴大修士,少主再厉害如今也是自己一个水准这样的小心思已经是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再不敢想。

    他头垂得更低,小声的汇报道:“少主,悬空山已经是使用了空间跃迁,直接到了日月神宗的东南方向附近的半空中,随时可以和神宗一起,共同举办您的进阶大典......”

    灵通也是有着很重要的工作的,那就是充当山门和七夜之间的沟通桥梁。

    七夜的天资无双和他的脾气性格一样出名,特立独行到了极点,说得难听点,这个男人目下无尘。

    这是他源自骨子和灵魂的骄傲,没有人觉得这样的傲慢不对,所有的人都是觉得理所当然。

    若是他没那么骄傲,也就不是七夜了。

    所以悬空山的众多修士,对于自家未来的少主,其实还是听陌生的,也有点惴惴不安。

    相比较而言,七夜在日月神宗呆的时间远远地超过了悬空山,但是因为七夜家族一脉从来都是掌控悬空山,这里相当于是他的自留地,所以顺理成章的便是拥护他的势力。

    如今的处境就有些微妙了,在所有的人齐心协力的都是要让七夜上台,轰轰烈烈的让他的威名传遍九州的时候,内部的竞争也是微妙的。

    像是平静湖水下面的波流暗涌。

    七夜自然是门儿清,但是他绝口不提,聪明的合格的上位者,自然不会真正的让自己手下的所有势力都是铁板一块,他只要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让他们保持良性的竞争,才是最适合的做法。

    所以七夜冷眼看着这些人斗法,再说了,无论这些人怎么闹,说到底,翻不出天,对他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所以对于灵通带着试探性的问题,七夜的选择是不表态。

    不论日月神宗还是悬空山,在广邀天下豪杰众多势力来参加七夜的进阶大典,让这位如日中天的未来掌舵悬空山和日月神宗的领袖轰轰烈烈浓墨重彩的登场的时候,都是想要争一争这个首席心腹的位置的。

    这对于以后瓜分利益可是决定性的根本性的作用。

    第一点,就是看七夜到底是在自家悬空山举办典礼,还是尊师重道,在日月神宗举办他的化神典礼。

    “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不该问的,就不要问。”

    “对了,这一次,邀请的客人,有没有济州青云宗?”

    七夜先是冷冷淡淡的说了前一句话,把灵通吓得冷汗都是出来了,后面却是转念一问,倒是提及了风马牛不相及的青云宗。

    灵通先看了看他的表情,不像是要追究的样子,把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又是摁了回去,然后便是有点奇怪,怎么好端端的,倒是提起了青云宗?

    作为六阶宗门,青云宗虽然不是什么首屈一指的大势力,甚至是连一些隐世世家都是吧比不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青云宗就是个弱者了,每一个六阶宗门,至少都是要达到隐性的评判进阶的标准,所以青云宗也是有资格参与这次的大典。

    越多的人,越多的势力,才会让这次七夜的化神大典轰轰烈烈,人尽皆知。

    灵通正要回话,就见七夜脸色猛然一变,猝然回头看向了西北方向的天际线。

    他愣了愣,看着七夜瞬间沉冷下来的脸色,顿时便是舌头打结什么都是不敢说了。

    七夜向来高深莫测,即便是喜怒无常,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淡漠的,不屑的,傲慢的看着这个世间,哪里有这么情绪化的时刻?

    这是怎么了?魔族入侵了?还是中土大唐的空间屏障壁垒打开了?

    灵通百思不得其解。

    七夜感觉到了,自己的刀意被激发了。

    这说明了宁清秋遇到了不可抗力的危险。

    不是致命危机,她身上的刀意不会被激发。

    ——好在只有一次。

    这说明了她已然是成功的脱离了危险,不然的话,七夜这个时候说不定会放天下人的鸽子。

    这大典什么时候举办都行,宁清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他分得清孰轻孰重。

    只是——

    七夜喃喃的念叨:“到底是谁......”

    然后他的狭长黑眸里面,便是充盈暴涨的杀机。

    森冷无比。

    等到之后他有时间抽出手来,必然要让那个胆敢出手的触犯他的逆鳞的东西,付出代价!

    不论是人是鬼!

    七夜沉沉的看着人的时候,灵通腿都是有点发软,这眼神真的是太吓人了。

    到底是哪位不要命惹到了这位杀神煞星?

    自求多福吧......

    “我们走吧。”

    他大步迈着,灵通觉得七夜的步伐都是透出了凛冽杀机,心中暗忖不知道多少人要倒了大霉,只是少主心情不好,只求悬空山上的人都是有点眼色,不要踩地雷撞在枪口上——

    至于说日月神宗的人......哈哈哈,死道友不死贫道嘛......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