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是第一个,却绝不是最后一个
    场中形势突变。

    本来是看守者一方稳超胜券,看守者头领出手对付两个闯进禁地的金丹修士,已经是牛刀杀鸡,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

    事实却是和预想的结果南辕北辙截然相反。

    看守者队伍几乎是被吓傻了。

    但是他们却不是什么杂牌军,他们可是训练有素专门用来守卫黑暗领域的修士。

    专业一点说,这就是高精尖队伍,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随便胡乱的拼凑一下的监狱看守者。

    他们的战斗力,不容置疑。

    他们的对于幕后指使者的忠诚,更是日月可鉴。

    ——虽然不知道这份忠诚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幕后黑手显然对于这一队人马信任有加。

    不然也不会让他们成为看守黑暗领域和这个小镇的一道最稳固的防御屏障。

    他们可不是弱者,即便是知道宁清秋这么一下杀了最强大的看守者头领,也是没有给这些“视死如归”的看守者造成恐慌。

    即便是死亡,也必须要留下这两个闯入者。

    黑暗领域已然是走向了最后的成熟,既定目标即将完成,只等着它的主人前来进行融合接收,为这个漫长的布局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这个时候,任何不和谐的音符,都是要被清洗掉的。

    因为他们拼一把,不一定会死,因为他们比起宁清秋和明远两个金丹初期的修士修为实力高得多......虽然元婴期的看守者头领也死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还有着这样的攻击,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这么快便是逃跑了吧?

    只要是有点野心和能力的人,若是有了把他们所有的人都是留在这里的实力和手段,那么谁会放过眼前的黑暗领域?

    一个成熟的,还没有主人的领域,只要是个修炼者,懂得它的价值,就没有人会放弃这样的惊天利益,这比起什么遗迹还有宝藏都是要直接得多。

    所以这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们打不过看守黑暗领域的看守者们。

    刀意化形很厉害,这里没有任何人是那么一道淡薄刀光的一合之敌,触着就伤,挨着就亡。

    可是这并不是宁清秋这么一个金丹修士自身的力量,这来源于外物。

    当然,外界的力量也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可是她既然要跑,只能说没有后续手段了。

    能杀元婴,却不一定对付得了他们这些金丹修士了,说来可笑,但是确实是如此。

    看守者们哪里知道,七夜留下的刀意又岂止只有那么一道?

    若是真的只有那么一击之力,七夜感应到了自己的刀意被触动,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举办什么进阶典礼?早就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救援了。

    说来造成这样的判断失误,不能说是看守者考虑不周,实在是这两个人不太爱走寻常路。

    宁清秋和明远对于黑暗领域确实是不感兴趣,这样的外界催生物,怎么比得上自己领悟来得好?

    不知道怎么,这样的野望,说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会说他们好高骛远想得太美,但是宁清秋和明远都是一样的对自己有信心。

    她已经是觉得不虚此行分外满足了。

    通天草、剑心灵液、还有饕餮胃囊,哪一样不是好东西?再说了,还有丫丫和她都是渴望已久的三神药之一的不老根也是到手,这一次满载而归,哪里还需要心心念念别人的东西?

    那个黑暗领域的核心,已经是有了一位预计元婴大圆满的修士的灵魂印记,即便是他们要收服,也必须先抹除那丝精神波动,这虽然有点困哪,但不是办不到......但是这无疑是很浪费时间的行为,当然,最后的收获绝对是可以物超所值,可是——

    他们确实是对于这东西没兴趣,再说了,虽然已经和那个不知名的幕后主使者结了仇,半边脸都算是撕破了,但是那人想要找他们,那也是大海捞针,所以两人凛然不惧,可若是带着黑暗领域走......

    那就是真的不死不休了,还会给敌人提供他们的目标所在地,在抹除这一抹灵魂印记精神波动之前,他们都要面临着一个可能——那就是一个元婴期的敌人,时刻都是可以定位他们所在的位置。

    即便这样的推演天机,也是要对方付出代价。

    但是宁清秋可以确信,若是她苦心孤诣呕心沥血造就的可以帮助自己称霸元婴甚至是帮助突破化神的准备的胜利果实被半路杀出来的人夺走了,她也是有杀人的心。

    看守者们朝着两人发动了攻击,在身后紧追不舍,黑暗领域也是耀武扬威,几乎是暴跳如雷的将黑暗气息加载在了看守者身上,让他们的攻击更加的凶猛凌厉。

    可惜,这个时候宁清秋又是重新撑起了金缕天纱衣的保护光圈,这么好用的法器不拿来给敌人点颜色看看,还真的以为他们只能够被动挨打啊?

    只是这个时候宁清秋难免有那么点意气风发的感觉,毕竟是刚才才是手刃了一个元婴修士,即便是对方并没有足够看重她,出手的时候十分的轻视,也包括杀手锏来自于七夜的友情提供和她本身的力量没有多大的关系......即便是种种原因都是存在,也是抹杀不了一个事实。

    她杀了一个元婴修士。

    即便是这样的胜利不可复制......咳咳咳,当然,若是遇到危险,说不得七夜的刀意仍然好用,但是宁清秋并不打算就这么一直依赖。

    剑修最相信的,还是手中的剑,不会背叛,永不离弃。

    剑——这是必定可以和剑修携手一生的朋友。

    宁清秋渴望着,有一天,可以以自己的力量,对付元婴修士,而不是这样靠着七夜的“保护”才能安全。

    看守者头领,是她杀的第一个元婴,但是她可以保证,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两人很快便是冲破了头顶虚无般的岩石洞顶,进入了一片黑暗空间,类似于一个长长的隧道。

    “果然没猜错——”明远道,“这里是白玉柱内部,我们只要是一直往上飞,摆脱后面那些烦人的苍蝇,便是可以顺利的离开这里了。”

    看守者们要是听到了她的评价,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