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荣耀和灵魂
    金缕天纱衣的防御能力十分出众。

    若不是宁清秋刚才主动地撤掉,即便是看守者头领那样的元婴修士,一时半刻也是攻不破她的防护的。

    但是她迎难而上诱敌深入,也不过是仗着七夜的刀意有着必杀的威能罢了。

    若是不这样解决掉那个元婴修士,他们这一次还多半是插翅难逃。

    倒不是因为其他,关键是实力的差距真的太大了,金丹和元婴,那就是天地差距,就算是有金丹修士可以斩杀元婴,不说多么的天纵奇才,也是要天时地利人和的。

    在黑暗领域里面,宁清秋和明远都是没有任何的把握,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有着主场优势,还有着黑暗领域的属性加成,外加十几个金丹修士在一边虎视眈眈......

    所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只能怪那个元婴修士太倒霉,宁清秋想,死在一个化神修士的刀意下面,也不算是太死不瞑目......吧?

    她还有着闲心东想西想,明远倒是一门心思带着她想要尽快飞出去。

    白玉柱也是一件非凡的法器,现在看来,应该是专门用来盛放黑暗核心培养黑暗领域的地方。

    也是一件特殊的法器了。

    里面的内部空间十分巨大,融入了部分空间法则,应该是那个幕后的元婴修士自己利用掌握的空间法则进行了祭炼,看得出来,也是下了血本。

    不过想想也是可以理解,黑暗领域这可是好东西,这个上古魔龙的眼睛也是来之不易,包括这个催生黑暗领域的祭坛和方法,也应该是上古秘传,不然的话,哪里可能因为魔龙一族精通黑暗法则,所以随随便便一枚魔龙的眼睛就是可以诞生黑暗领域?

    这也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

    若是魔龙体内的黑暗力量强大到了这样的程度,它便是早就称霸云荒了,哪里还有人族的什么事儿?

    咳咳,说远了,回到现在,宁清秋和明远知道自己坏了人家的好事,便是立刻闪人,后面十几个看守者急追不舍,不过明远利用了特殊的遁法,乃是当世顶尖的身法法门,一时半会儿,后面的人也是追不上。

    不过攻击却是不会停下,种种狠辣凶猛的招式,不停歇的朝着两个人身上招呼,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被金缕天纱衣全部拦住了。

    看守者们如今也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要是不追,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意味着背叛了背后的主人,他们体内可是有着禁制存在,只要是下禁制的那个人一个念头,他们定然是生不如死,所以半点儿违逆的心思都是没有。

    追是肯定要追的,但是追到什么程度,那就有得谈了。

    他们不能随便踏出白玉柱,这里是封印小镇的地方,黑暗领域核心的栖身之所,乃是中心地带。

    看守者自然是不可以随便离开,再说了,这里的消息还是要尽快传递出去,不然的话,看守者头领死了,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守护这里,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他们这些小虾米必死无疑,现在要是抓住宁清秋他们,好歹还是可以将功赎罪,有挽回的余地。

    但是——

    虽然是推测宁清秋没有了之前的可以一击灭杀元婴修士的强悍底牌所以才会杀了人就跑,想想也是,这样的恐怖威能哪里可以无限制?

    他们倒是不清楚,限制是有的,但是料理他们几个倒是绰绰有余。

    宁清秋是舍不得。

    这么厉害的保命的东西,用在金丹修士身上,无疑是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

    忒浪费了。

    再说了,刀意化形,七夜必然是有感应的,他匆匆离去,必然是大事,她不想给他添太多的麻烦。

    一次就足够了。

    ——若不是这个时候即便是拼命也是抵不过一个元婴修士,甚至是还会悲惨的陷入包围圈,到时候一拖再拖,要是那个鬼幕后主使者出现了的话,那就死定了。

    宁清秋并不想认证七夜的刀意能不能轻松解决一个融合黑暗领域的元婴修士......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可以指挥若定,来自于外物,到底是没有那种安全感啊。

    看守者们的攻击到底是没有奏效,只能是看着两个人距离他们越来越远,更是心里吃惊,把宁清秋他们当做是圣地出来的大宗们的有背景的弟子。

    不然的话,哪里来的那么厉害的杀招,哪里有这么快的遁法?

    不论他们怎么想,宁清秋他们已经是逼近上方顶端了,一片带着星光的黑,徐徐无无飘飘渺渺,那是虚幻真实之间交界的空间。

    “是异空间屏障。”

    明远沉声说道。

    白玉柱是中空法器,看着上方空无一物,但是他们之前也是穿越了空间屏障才到了内里的空间,所以要出去,必然是要打破空间屏障,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比起打破空间这样的难度,宁清秋就觉着,她还是回去面对元婴修士和金丹围攻来得好一点。

    所以她的面色难看。

    “尸鬼死了。若是他还在,我们才有可能找到出去的路......”

    她很是懊恼。

    说真的,这个时候说是杀了尸鬼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带着他们进来,顺着路他们才进来的轻松,本来的打算是沿着原路返回,她甚至是瞒着尸鬼下了牵机引,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情势所迫,他们反而是一路冲到了这里——

    面对着前面已经是无路的结局。

    关键是两个金丹修士,即便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加在一起想要打破空间屏障......那也是白日做梦。

    甭想着七夜的刀意那么厉害,破开一个空间也是小意思这种念头。

    那可是被动出击,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宁清秋的人身安全,不受宁清秋主动驱使的......她即便是被赋予了这样的驱动权力,控制刀意也是极为麻烦,就像是孱弱的小孩子想要挥舞关公的青龙偃月刀一样,心有余力不足罢了。

    而且不可能什么时候都是想着依靠七夜留下来的后手,不然不要说七夜会担心她出了什么大事跑回来,就是她自己,大概从此以后也是没有脸再说自己是个一往无前宁折不弯的剑修了。

    ——那才是丢了修士荣耀,剑修灵魂!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