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破障与离开
    现在该怎么办?

    前有路障,后有追兵,关键是黑暗领域还“吃”她之心不死,在整个白玉柱里面,宁清秋都是能够感受到那股吞噬**。

    她心里暗骂,该死的黑暗领域,你说你一个死物,又不是饕餮,干什么总是想着吃人?

    她看起来就那么像是唐僧肉?

    宁清秋想起明远说的她身居太阴力量,所以被黑暗领域视为美食和补药,心里便是觉得哭笑不得。

    敢情自己还是异界版的唐僧肉啊?

    真是......

    身后看守者冷冷喝到:“闯入者,你们出不去的,若是投降,还有可能留住性命,不然的话,我们就会让你陨落在此,为黑暗领域献祭你们那卑微的生命!”

    话语阴冷,带着森森寒意。

    这个时候,他们倒是安心了。

    贪生怕死,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若是像头领一样,堂堂元婴,随便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方大鳄,却是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一个金丹小修士的秘密武器之下,那不是死不瞑目?

    太委屈。

    看守者们追上来看着两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样子,这才放了心,若是真的有能力对付他们,就不会跑,而且还是跑不出去,若是还有刚才那样可以一招击杀元婴的威能,这个时候用来破除屏障也不过是眨眼功夫。

    宁清秋听到他们这么喊话,面色便是一冷。

    “道不同不相为谋,说什么废话,要打就来!”

    而后便是转身背对着明远说道:“我来挡住他们,你抓紧时间看看有没有办法破开屏障,当时尸鬼既然是找到了一处裂缝间隙带着我们进来,那么说不定这里也是有着出口......”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每一次尸鬼都是原路返回,根本就是没有来到黑暗领域和看守者所在的核心地带,不过这个说法完全是破灭了他们顺利出逃的希望,所以宁清秋压根没有提起。

    因为根本不希望后者会发生。

    但是不说不代表明远不清楚。

    他脸色微微凝重,点头道:“我尽力。”

    说完便是闭上了眼,运算起了周天星辰紫薇斗数。

    时间紧迫,需要抓紧,一分一秒,都是不能浪费的。

    宁清秋刚才出了力,这个时候就换他来。

    对于她一个人能不能抵挡十数个金丹看守者,明远半点儿不担心。

    首先因为金缕天纱衣的防护力量,这些金丹修士没有办法破防,只能是干看着两个人躲在乌龟壳里面没有办法。

    然后先天便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再加上宁清秋的剑法凌厉非凡,有了剑意加成,攻击力已经加强到了一个比较可怕的程度,不说是可以把这些金丹修士全部留下,但是阻挡他们御敌于外,却是没有什么难处的。

    炼心剑光芒清寒,点点星光却是带着杀人般的锋锐。

    看守者们十分恼怒,一拥而上,却是不得近身,对于那个金色光圈,更是深恶痛绝。

    宁清秋手中剑法越发的轻灵优雅,却是无比的杀气纵横,普通修士,在她的手上几乎是走不过一个回合——即便是在对方的修为比起她的还要高上一两个小境界的时候,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她这是打出了快感。

    剑不常用,必然是要生锈的。

    锋芒,来自于战斗。

    这就是剑修存在的意义。

    她的眼眸越发的晶亮,无尽的感悟心头涌动,宁清秋有了一种明悟,这一次出去之后,少则三五天,多不过一两月,她必然是要进阶金丹中期——即便是只凭借她自己的力量。

    若是还有通天草和剑心灵液的帮助......说不定金丹后期也是可以展望一下了。

    前途一片光明啊......

    她越想心里越是开心,这样的肉眼可见无比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的实力那么一节一节的增加,怎么不让人心神动摇?

    至少她宁清秋还做不到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

    任何一个修士,对于实力的追求,都是永无止境的。

    力量,可以让修士获得一切。

    宁清秋和十几个金丹修士打得风生水起,毕竟是因为金缕天纱衣的保护,所以她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可以让明远在她的背后推演,而自己尽展所学便可。

    还可以把自己的剑招和领悟更加的融会贯通。

    这样的机会,几乎是可遇不可求。

    也亏得看守者们不知道她心中想法,不然的话,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越打越开心兴奋的把他们当做是练手对象的奇葩,必然是要气得七窍生烟。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十分惊怒了。

    明明修为个个都是比起对方高了一大截,但是打起来怎么就是这么憋屈?

    这还是围殴和群攻?莫不是情势颠倒了过来吧......

    看守者神情古怪,黑暗领域也仿佛是怒了,加大了黑暗之气的输出,一边是慢慢消磨金缕天纱衣的护身光圈,一边是给了看守者们更加强大的光环加持。

    让他们的实力更进一步。

    此消彼长,宁清秋也是渐渐的吃力起来,她又不是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绝世高手,打得如今的程度,已经是足以自傲了,这些看守者可不是什么弱手,在金丹修士里面,也算是除了天骄之外最顶尖的那一批人,他们的实力经验十分的丰富。

    若不是宁清秋强悍的真气和剑修的凌厉攻伐,她早就败了,哪里还能和人打得势均力敌并且还占着上风?

    明远的额头已经是隐隐浮现汗渍。

    这推演之法,可不是轻松的。

    消耗的精神力和魂念,可是十分厉害,就算是明远也是十分吃力。

    好容易才找到一条小小的缝隙。

    他睁开眼:“找到了,你再坚持一会儿,我很快就是可以打通带你出去......”

    宁清秋劈出几剑,笑道:“好。”

    还好找到了,两个人也是可以松口气。

    虽然不是那种可以直接通过的缝隙,但是有了裂缝加上外力进行扩大,对于他们来说,就不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他们的运气还是没有坏到底。

    明远开始不断地攻击那一道肉眼根本就是看不见的裂缝,看守者们这个时候也是急了,不断地加大攻击,宁清秋压力倍增,但是还是咬着牙撑着。

    只要是过了这一段,他们便是可以顺利离开。

    至于说那个幕后主使者是人是鬼,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此一去,山高水长,天青海阔,多半是永无见面之日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