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韩越见到他们的时候,几乎是喜极而泣。

    不过也可以理解一下他的激动,毕竟承受压力有点大。

    虽然觉得宁清秋还有明远就此把他“抛弃”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万一呢?

    这个小镇古怪得紧,这里面的水有多深,韩越至今不清楚,这里的秘密也是一个秘,他确实是对于这些挺好奇的,但是当某些隐秘会涉及生命安全的时候,韩越便是会敬而远之。

    在修士的世界里,这样的明哲保身知难而退并不是懦弱的表现,就连宁清秋和明远对于这里虽然是非常的感兴趣,但是要不是身上有着诸多底牌,也是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的。

    不说别的,要不是有着明远高深的阵法造诣还有推演之法,要不是宁清秋剑道修为高绝,可以以一当十抵挡诸多金丹期看守者进攻,要不是她身上还有着七夜留给她的金缕天纱衣还有刀意护体,他们今晚上多半就是要折在黑暗领域中了。

    所以啊,不论是冒险与否,都还是要考虑自身的方方面面的因素,量力而行啊。

    宁清秋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具体的情况也没有跟韩越多说,对方也是个聪明人,并不多问。

    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他最想的,就是赶快离开这里,不单单是为了自身保障,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就已经是欠下了许多的外债了,这棺材住宿费实在是太高,他就快要破产了。要是继续住两天......呵呵哒,还不如自杀来得干脆。

    要不干脆便是装傻算了?看明远财大气粗好像是不怎么在乎这么点钱的样子啊......

    韩越哭唧唧的待在棺材里面开始打着小算盘算着自己要怎么偿还,并且已经是打定主意,明日一早,就是拖,也要把两个人带走。

    不能继续放任他们的好奇心了,再说,蓬莱入口才是他们最好的去处,想探险?想揭秘?

    必须诛魔谷才是最佳选择啊!

    明远在给宁清秋传音:“......我之前也不确定,直到沉棺要你手中的饕餮胃囊,我才清楚了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难怪,我之前看着这个棺材布阵走向很是熟悉。”

    “这乃是一个极限法阵,转阴为阳,他这是想要夺天地造化,逆天改命,想要进行死者复活之事!当真是胆大包天!”

    此话一出,可谓是石破天惊。

    棺材铺内的众多棺材,聚集阴煞之气,相当于是掠夺了一部分属于黑暗领域的材料,相当于虎口夺食了,这么一看,沉棺的图谋必定是小不了。

    而且,他更加高明。

    这一点,宁清秋早就知道。不然堂堂风云前十的大高手,隐居于此,难道是厌倦了修士腥风血雨的生涯,想要归隐?开玩笑呢吧!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沉棺竟然是要行此逆天之举,即便是修士,对于生死也是无比敬畏,这可是天地之间最高深莫测常人难以企及的大道规则,沉棺竟然敢插手,这不论结果,光是这样的大魄力,已经是惊世骇俗不容轻视了。

    黑暗领域的培养,必定是花了幕后之人一番心血,不知道做了多少准备才是布下这么大的一个局,囊括了小镇中所有的修士,乃是大手笔,而沉棺这样的行为,相当于在人家辛辛苦苦累积资源的时候,利用九阴玄尸宗的秘法,布下奇阵,在半路上攫取抢夺了属于黑暗领域的一部分养料......

    就是明远,也是不得不赞叹。

    宁清秋听他这么说,便是知道明远已经是对于沉棺此人,推崇备至。

    他的来历可不简单,大唐修士,底蕴放在那儿,而且明远出生世家,本就是不凡,自己也是个天资绝世的天才,对于风云榜上的那些修士,他们依然是佩服的赞叹的,却不一定是高山仰止。

    因为确信自己可以走到那一步,不过是或早或晚罢了。

    并不会失去进取之心。

    他们,可以走到和沉棺一个水平线上。

    不论是明远还是宁清秋,都是有着这个自信。

    明远来自于天生,后者来自于后天培养。

    所以两个人面对沉棺的时候不卑不亢,多了许多的底气。要是和平常的修士一般,敬仰权威,惧怕高阶修士,那么宁清秋面对着元婴修士还有黑暗领域的时候早就跑路了,哪里敢思忖自己手中到底是有着多少的底牌,并且和明远一起完成了今晚的出行?

    面对着超过自己的强大对手——诸如尸鬼,两个人思考的不是怎么跑路怎么输得好看一点,而是怎么赢。

    从根本上来说,便是超过了许多修士,他们的立足点和长远眼光,已经是不同了。

    而且,就在现在,两个人已经是或是被动或是主动的掺和进去了属于高阶元婴修士的谋篇布局。

    倒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因为修为过低,在这样的时刻,非常危险,就像是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不然的话,一不小心便是会遇到不好解决的棘手局面;另一方面,富贵险中求,平平淡淡虽好,但是对于修士而言,只有在生死恐怖危险境地中,才能突破极限,取得更高更快的进步。

    当然,这样的进步方式,只适用于天才。

    而且是活着的天才。

    修士界有一句话,那就是死了的天才就不是天才,任你天资绝世悟性无双福源深厚,但是一不小心中途陨落,那么就是一切成空。

    说一千道一万,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笑得最好的。

    宁清秋对此深信不疑。

    人人都是在进步,不可能因为你的意愿,人家就会停下脚步,所以只有不断地努力,尽快的成长,才可能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留下属于自己的传说。

    她想要成为浓墨重彩,不想要成为一闪而逝的流星,更不是虚幻的彩虹。

    像七夜曾经说过,要这芸芸众生,皆为他俯首!

    所以有了他的霸刀。

    这么一想,刀道一途,他已经是山登绝顶己身为峰了,后来者,也就只有那个天刀藏锋有点看头,只是宁清秋没有见过这人,刀道孰强孰弱,不予置评。

    只一点,七夜的修为进步,已经是走在了众人的前头,那位天刀要是短时间内追赶不上,这天下第一刀的名头,想必即便是七夜想要摘下,也是摘不下了。

    因为除他之外,没有人再有资格佩戴这王冠,也承载不了这样的重量。

    宁清秋见此,并未灰心丧气,反而是有了一个仰望的目标,她心中便是陡然升起了豪情壮志,总有一天,她也要做到这样的程度。

    她的剑,不会比任何人弱,只要她不停下探寻剑道的脚步,便是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这个过程可能会漫长,而且必定是充满着艰辛,但是只要是有勇气,那么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