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最梦寐以求的东西
    就在这样的思考和明悟中,宁清秋晋升金丹中期,毫无波澜,堪称是如履平地。

    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修士。

    人家苦苦寻觅一个突破的契机,蹉跎无数年,经历了无数的艰险,险死还生,有可能才会前进这么一步,但是她呢,简直是玩笑游戏一般,显得无比的轻松写意。

    而明远也是不遑多让,经过了对于棺材铺这一法阵的理解,结合自身所学,加上之前经历了白玉柱中布置了属于自己的四象开天阵——也就是吞天阵之后,他的阵法造诣再上一个台阶,并且也是轻松突破金丹中期,和宁清秋的突破几乎是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的晋级了。

    两个人的表现都很是平淡,在白日来临的时候,掀开棺材板的第一时间,身上的气势便是宣告了自己成为金丹中期修士的消息。

    韩越在一边都是看傻了眼。

    的确,金丹修士虽然算得上修士中的高手,但是在整个金字塔构造层级中,并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高手大能,他们最多也就是中坚力量,在门派世家还有整个云荒九州的地位,就是那种支撑房屋构架的横梁。

    比起练气筑基这样的基石一样的地位更高,却还远远称不上定海神针一样的存在。

    特别是金丹中期的修士,放在金丹级别以上,可以说没什么起眼的。

    但是宁清秋和明远不一样啊,不说他们的纯粹的战斗力,光是和他们的年龄结合起来,便是无限放大了这个消息的恐怖。

    韩越简直是目瞪口呆,外加心里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心酸。

    原来这才是天才啊,本来以为自己就算是天才了,现在才发现,自己就是一普通人啊,宁清秋和明远简直是太牲口了,生出来就是为了打击别人的自信心的。

    他们昨晚上到底是做了什么啊,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韩越还以为这个小镇虽然诡异,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却没想到他们收获忒大,竟然一晚上直接突破了一个小境界?!

    韩越心里各种咆哮,但是面对着宁清秋和明远只有苦笑了:“看到你们,我才觉着自己前半辈子,都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

    他还号称是门派中的未来之星呢,结果在他们同样年纪的时候,自己还在练气大圆满还是筑基初期打转来着吧......这一对比,就是显得无比的心塞。

    最好的办法,就是换个参照对象,这样一看,人生还是有奔头的。

    其他的同住棺材铺的修士也是个个震惊,不过也就那么一两个人过来简单的攀谈了几句,大多数人就是看过就算,不论是怎么样,即便是再天才,大家现在都是一个水平线上,同为金丹,即便是心中翻江倒海,也是不会表现得太丢份儿的。

    而且,大家都是不熟,交浅言深,何必上赶着?以后还说不定有没有相见之日呢。

    只是话这么说,但是所有的人心里都是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眼前的美貌少女和温雅青年,只要是不死,云荒九州未来,必然是有着他们的一席之地!

    其他的人都是匆匆离开,宁清秋他们也是打算告辞。

    ——告辞的对象自然只有梅长微,沉棺那里和他们显然不是一个级别,宁清秋可不觉得自己卖了饕餮胃囊给对方,人家就要对他们另眼相看了。

    很显然,黑暗领域的幕后之人和沉棺应该是认识的,只是他们有什么联系就不好说了,宁清秋只是猜测,沉棺想要复活的人,十有**是个凡人,若是复活修士的话......她只想说不要做梦,洗洗睡吧。

    毕竟凡人**凡胎,若是想要复活,只要是有足够的力量钻一钻法则漏洞,从九幽寻找散落魂魄,或者是事先做好了准备,手里已经是有了死去之人的魂魄并且用秘法或者是材料保存起来,这样的话,只要是满足了一定的条件,倒是真的可以复活。

    某种程度来说,和丫丫的重塑**有着异曲同之妙,只是丫丫乃是剑灵一族,魂魄状态不能说是死了,只是用另一种方式活着,她不单是有魂魄,还有着媲美修士的实力,只要是有了**,便是可以完美的融合。

    而复活,乃是禁忌。

    凡人还好说,若是修士复活,需要的材料乃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大多数的宝物都是绝迹了,远古上古的时候还是有点可能,如今的末法时代,即便是重新养精蓄锐进入了蓬勃发展期,修士黄金时代降临,但是很多的东西还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并且化神修士都是轻易不敢触碰这个领域,更不要说沉棺还是个元婴修士,即便是他可以在风云榜位列前十,几乎是云荒世界无数元婴里面最厉害的十个人之一也是不行的。

    只能是剑走偏锋,而且除了复活的对象是凡人这个可能,其他不做他想。

    并且要不是沉棺号称是行走阴阳两界,活死人一样的存在,对于复活这件事更是没有把握,如今看来,倒是有了两分可能。

    明远说了,饕餮胃囊多半是要代替棺材法阵的阵眼宝物存在的东西,它本身含有饕餮吞噬天地的恐怖神通,这么看来,捕捉各种天地之间负面阴煞之气的速度,会大大的增加......

    这想必也是沉棺留在此地的原因。

    至于说被复活的对象......宁清秋觉着,这位想要复活的人,多半是那一位曾经带他接触世界的凡人女子。

    除了这个女人,宁清秋想不到第二个人。

    最重要的是,在沉棺死气沉沉的眼中,只有在寻求饕餮胃囊的时候才起了波澜,甚至是让宁清秋看到了绚烂的光彩,只有那么一刻,但是也足够让她动摇。

    沉棺,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宁清秋一直知道,但是昨晚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被人们称之为活死人的恐怖修士,这个不知道是半人半鬼还是不人不鬼的家伙,也是一个有情的人。

    当然,这些隐秘,想必沉棺不会告诉他们,宁清秋只是猜测一二,倒是也不强求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每一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故事。

    宁清秋只是觉得,梅长微可惜了,这位的痴恋,多半是不得善终。

    只是这个话题,即便是关系再亲密,也是不好提,而宁清秋和梅长微的关系,远远没有到那个程度。

    只是简单的辞别一番,宁清秋他们便是告辞离开,并没有去通知可能在白玉柱中的东海龙庭修士关于沉棺的告诫——因为知道说了他们也不会听。

    她只是和梅长微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也许过不了多久,你便是可以获得梦寐以求的东西。”

    ——那就是,自由。

    只是也许,在梅长微的心里,她梦寐以求的,并非挣脱牢笼枷锁的只有,不过是那个人,可以看她一眼。

    这样,便是足够。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