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阴云,魔族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身后的惊世之战,他们一路疾行,经过沙漠,越过沼泽,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座城市。

    差点没有热泪盈眶。

    一路上那可是餐风露宿,就连她这个不怎么讲究生活品质的人都是有点受不了了,毕竟储物法器的空间有限,而且一般都是被修士拿来装好东西了,哪里有空间留给日常用品?

    即便是有着清洁术啊除尘术什么的,但是还是没有人类聚集的地方给他们带来的那种舒适感觉。

    明远是个贵公子,以前也是不讲究这些,跟着宁清秋,倒是学了一点“凡人习俗”。

    所以看到眼前高高大大的城墙,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没有直接赶到诛魔谷和冥河忘川那边,拐了个弯到这个诛魔谷附近最近的一个城市冥城休憩,顺便等等七夜。

    主心骨没到,他们还真的是没有多少底气前往诛魔谷。

    那里面的危险,真的是可谓步步惊心,宁清秋和明远这么胆大的,韩越这么贪心的,都是不敢轻易的越雷池一步。

    唉......只能是遥遥望着宝山了。

    不过嘛,该是他们的,终究是他们的,蓬莱入口要是真的在,也不会这个时候长着脚跑了嘛!

    宁清秋他们顺利的进入了冥城,这可不像是凡间的城市,进入的话还需要什么路引啊什么的,修士的城市,随便进就行。

    而且,他们也是脱离大众有一段时间了,这个时候不单是补充物资,还需要探听一下最新的讯息。

    “听说了嘛,在济州的武道峰会据说要提前开始......”

    “怎么会?不是还有个**年嘛?这武道峰会的时间是有惯例的,怎么会突然变动?”

    听的人摆明了不信,觉得是这个说话的人胡吹的。

    那人恼了,说道:“你还不信了?我可是刚从济州那片儿回来,听说是因为济州有魔道之人踪影显迹,武道峰会的提起召开,就是为了广聚天下英豪于济州,势必要将魔影彻底驱逐!”

    此人说着就是热血沸腾,拍着桌子噼里啪啦咣当作响,像是恨不得自己也是上手去战上一场,从此便是风靡九州名扬天下一般。

    宁清秋却是被牵引起了兴趣。

    这件事倒是有迹可循。

    之前也是听说了,青云宗被魔道卧底侵入,就连五峰大比这样的宗门盛会都是惨淡收场,可谓是在天下修士面前丢尽了脸面,但是济州其他的宗门也是没有时间来嘲笑对方,因为魔修在济州开始蠢蠢欲动,这样的势头必须要扼杀,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要是魔修还好,魔道六脉虽然总体来说还算安分,但是真的是要脑抽起来,还是有部分兴风作浪的修士,但是闹不出什么太大的风浪,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被镇压,但是这次他们背后站着的是魔族呢?

    就连边凛都是传言堕入魔道,宁清秋不觉得这样的猜测是空穴来风。

    不然的话,魔修单单是凭借自己,哪里有什么资本诱骗一个正道的天骄堕落?他们那点儿家底,还不够自己折腾。

    更没有本事,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赶去触青云宗这样一个六阶宗门的霉头,难不成魔修的高层都是疯了不成?

    这样只会让所有的正道宗门联合起来,对付那些不甘平淡的魔修们。

    再说了,魔道六脉,向来不是什么同气连枝的合作对象,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感觉是有的,所以魔道号称六脉,但是他们私底下的争斗同样不会少,有机会给对方来一刀,想来没有人会介意。

    归根到底,这个云荒世界九州大陆,那是正道修士的天下,还有一部分被邪修鬼修魂修还有就是其他各种各样的荒兽妖族占领,魔道六脉,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些魔修虽然不算是泯灭人性也是差不多了,不过是被压制着不准使用太过分的手段修炼,不然的话,整个云荒多半是怨声载道民不聊生的,这些魔修,可是魔族留下来的种子,由不得人们不忌惮防备。

    这乃是天下大势。

    宁清秋觉着,指不定就有哪个魔道宗门脑抽了,和魔族勾连起来,想要颠覆这云荒九州的正统也说不一定。

    特别是无生道,他们的野心勃勃,从来没有掩饰过。

    只是......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盯着,所以宁清秋从来不杞人忧天,但是现在她不得不多想了。

    明远看着宁清秋若有所思的样子,便是问道:“怎么了?难不成,你想要回济州?”

    她的宗门在济州,还是这段时间风口浪尖上的青云宗,若是说宁清秋有所担忧,明远并不觉得奇怪——即便是她好像对于自己的宗门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一样。

    虽然这一点,他有些无法理解。

    像是明远自己,不论是对于明家还是说黑白学宫,他都是感情深厚浓烈的,对于他来说,和其他的修士一样,将自己的家族和宗门当成是了归属,危险来临,就算是付出生命也是不会皱一下眉头。

    当然,这要看宗门世家和修士的关系,虽然大多数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有的人和自己宗门世家关系说不定堪比世仇,比如说一些被驱逐的对象,比如说自己叛逃的修士,种种情况,不一而足。

    也有一部分,和宁清秋一样,和宗门世家感情淡薄,但是这样的情况都是少数,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世家宗门的荣耀等同于自身,屈辱亦然。

    听了明远的问话,知道对方关心自己,宁清秋沉吟了一下,只是说道:“宗门能人辈出高手云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倒是没必要忧心忡忡,只是......七夜这么急匆匆回去,我在想是不是这次的事件真的是有关魔族......”

    她眉目间有了一团阴云。

    不只是宁清秋,任何一个云荒九州的修士,听到这句话想到这个可能性都是要大皱眉头的。

    这意味着,开战时间,也许不远了,或许是十年,或许是百年,或早或晚,魔族的入侵,可能都是会降临的。

    ——如果这次的青云叛徒事件真的是没有众人想的那么简单,而是最坏的一种可能性的话......

    就连韩越这样的大大咧咧貌似粗神经的男人,都是叹了一口气。

    云荒兴亡,于修士而言,人人有责。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