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魔族算计,阴云重重
    冥城外,一行车队沉默无声的走着。

    但是这一行人身着黑衣,身怀不菲灵力真气,个个都是筑基期以上的好手,特别是金丹修士,都是有着十数位之多,如此队伍,当真是无人敢于撄其锋。

    领头的人带着大兜帽,气势暗沉而阴翳,他的衣服和跟随者不同,镶有金色锦带边,看起来便是多了几分华丽高贵。

    旁边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便是低声开口询问:“少主,我们即将抵达冥城,不知道是否要通知黄泉魔宗的那些人赶过来迎接?”

    另一个守卫一边的修士立马就是嗤笑一声:“我说你这是没事干了提起黄泉魔宗的那些兔崽子?他们除了当软蛋怂着还能干什么?之前在青云宗的大事我们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结果这些只知道当缩头乌龟的人,就连后续扫尾工作都是做不好害得我们只能是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坏了少主的大事......”

    打头的人做了个手势,这人本来是气势汹汹的数落着,便是立刻收了声音,看得出来此人在他们的队伍里面的权威和威慑力都不可小觑。

    他微微抬头,看来看前方不远处的高耸城墙,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英俊的五官冰冷肃穆,就像是无情的雕刻的没有人性的石像。

    “有嚼舌根的功夫,不如多为我做点事。青云宗的人是找不到我们的,但是不要忘了,我们的敌人可不只是他们。目前说来,整个九州都是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也就只有这魔修云集的地方,才能暂时的供我们隐匿一段时间,都给我收敛点,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的待着,要是给我惹出了任何麻烦引来那些所谓的替天行道的‘正义之士’的注意,我就扒了他的皮。”

    说话的人,非常的年轻。

    光看外表,没有人能够想到上述如此狠绝冰冷的话,就是出自此人之口,还把旁边两个同为金丹的修士训得连头都是抬不起来。

    关键是没有人把他的话当做是玩笑。

    若是宁清秋在这里的话,必然是要大吃一惊。

    来者是万万预料不到的。

    ——正是传说中叛逃青云宗,和她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边凛!

    这个青云叛徒,人族内奸。

    跟着他的人,则来自于无生道。

    魔族在云荒九州气息太显眼,他们在还不能大军压境的时候,不会冒险派出族内的人,不然的话,到了人族的大本营必然是十死无生。

    不要看魔族暴虐便以为他们都是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以为魔族只会动手暴力没有计谋的人都是死了。

    ——他们不是不会,只是很多时候都是不屑于使用手段。

    在攻克云荒有着万全把握之前,魔族也是知道先用魔气侵蚀世界,把客场变作他们的主场,在损害敌人的同时壮大自身,魔气充足的地方,魔族可以发挥百分之一百甚至是超常的战斗力,而其他种族在魔气环境中只会是各种负面效果加身,具体情况因种族而异。

    边凛便是他们选中的在人族中的一颗钉子,这个时候叛逃青云弄得这么轰轰烈烈的,其实也不是魔族的本意,他们更想的,还是把一个听魔族话的“人类”安插在更重要的位置,那么到时候一旦是魔族和人族开战,这样潜伏多年的深得人类高层信任的天骄,一个大宗门的杰出弟子甚至是未来的掌门候选人......这样的间谍可能在战争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只要不是白痴都是可以料想一二。

    但是因为一些意外情况的发生,他们也是不得不这么做。

    暂时魔族还不能到达九州,困于封印,就是需要边凛这样的人,帮助他们在九州设立祭坛,暂时性的打开一个空间隧道,然后便是可以运送一部分的魔族到达九州。

    只要是魔族越来越多的来到九州,这样的祭坛多出几个,那么魔族君临云荒的计划便是可以得到更快地施行。

    总的来说,对于魔族和人族来说,都是缺少时间,人族急着把边凛还有无生道这样的叛徒清除,而魔族就是还需要这些棋子打开通道,至于说之后利用完了就扔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无生魔最近是销声匿迹,主要是有着太上乘龙应极道这样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头顶,是个人都是要躲着装孙子的。

    即便是再想要搅风搅雨的,都是要审时度势的。

    头头不在,但是底下的人也不会闲着,既然都是为魔族做事,那么必然是在无生魔暂时不能出山的时候,找一个足够实力地位的人引领他们,而边凛这个被魔族选中的代表,自然就是不二人选了。

    云荒九州的修士的怀疑没有出错,边凛已经是彻底的堕魔,还不是单单的成为魔修,而是被半同化成为了一个半人半魔般的存在。

    相对而言,在反人类的同盟里面,边凛的位置就是比较特殊了,所以无生道的人对他的追捧还有口称少主便是可以理解了。

    这可是他们间接性的抱住魔族大腿的最佳办法,自然是要对边凛卑躬屈膝了,不然的话,即便是反叛了人族,以后云荒成为魔族的第二个世界,他们这些人也是讨不了好的,但是若是紧跟着边凛走,说不得还可以多活一段时间,其中的弯弯道道,魔修们也不是傻子,不管是心理怎么想的,面上对着边凛自然是要乖巧听话,当最最恭顺的狗。

    边凛来冥城,自然不是随便游玩,他有着自己的目的,至于说巧合到宁清秋他们同在一个城市,就真的是只能当做是天注定的缘分了。

    虽然不知道这缘分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但是终归是“故人”即将“重逢”了。

    哒哒的蹄声响起,长长的车队逶迤着朝向冥城。

    ......

    “我说这是什么话?我们都是临门一脚了,你突然说要掉头回去槟城那一片儿?”

    韩越表示自己可能是认识了一个假的宁清秋,要不然就是修炼太久太认真以致头脑发昏,所以一不小心听错了她的话。

    明远倒是没怎么惊讶,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饶有兴致般的:“理由?”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